作者:蘿蔔頭

"今天我們把宏達電的評等調升為買進,主要理由是宏達電專注的研發資源投注在成長快速的微軟手持式行動裝置,技術能力遙遙領先對手,在未來12-18個月我們看不到任何的潛在威脅..."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

先來看一則新聞:

**********
2005.10.12  工商時報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某天與我摯友談到了世界上億萬個摸摸頭小故事的其中一個:MBA與海邊老人。大家都聽過吧,什麼一個MBA莫名其妙跑到海邊,看到老人拿釣竿釣魚,建議他應該雇用人工使用漁船等等,可以釣更多魚賺更多錢,然後就可以在海邊買個木屋悠閒釣魚。然後老人說什麼「我現在不正在過這種生活嗎?」我不太記得詳細內容,但是跟上述情節八九不離十啦。吾友說了一句,這是個「何不食肉麋」的故事。哈哈,是啊!以前的我很可能吃這套,現在的我可不。君不見多少事業有成的忙碌人士,看到這樣的故事深受感動,眼神散發出三歲小孩獨有的閃耀童真,直說他人生的夢想就是好好跟三五好友坐下來喝杯飲料看看夕陽笑談人生,而不是汲汲營營衝鋒陷陣,忙得不知道自己是誰。

不過,為什麼沒有任何一位事業有成的忙碌人士,會去真正實行那麼簡單的夢想呢?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


作者:蘿蔔頭

在紐約第51街與Lexington大道交叉口的地鐵站,有一個穿的短褲白襯衫的中國老伯,靠在月台上演奏音樂維生。他吹著一個銀色的類似薩克斯風的樂器,但演奏出的音樂完全沒有爵士樂給人歡樂的感覺。聲音有點像二胡,又有點像笛子。我早上去搭車時他在,晚上回家時他還在。我有一次聽過他吹梁祝,那種在異鄉悽涼的感覺,聽的我眼淚都快掉出來。當別人手上提著大包小包血拼歸來,他還在為一個quarter(1/4美元銅板)或一張一美元的鈔票而奮鬥。當我最後一天回到51街,想要從旁邊偷偷照張相當作附圖,他一看到就連忙搖搖手叫我不要照。我看到這樣又更難過了。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

今天想寫的,是百老匯音樂劇「夥伴們」(Company)。(原本想寫”RENT”,但是有太多可以寫,我現在沒力氣生長篇大論,所以,改天吧。)

這齣劇的場景發生在紐約,一開始的背景就是男主角Robert的生日宴會,會上他的五對已婚朋友用各種暱稱叫他,Bobby, Bobby baby, Robbi, Robert darling…每個都想引起他的注意,殷勤地幫忙吹蠟燭、叫他許願,然而Robert只說自己沒什麼特別的願望。接著Robert分別到這五對夫妻家裡聊天,但他眼中只看到婚姻中的悲慘面。在其後的”Sorry-Grateful”曲中,Robert問這些已婚男士們後不後悔,先生們跟Robert說,兩人關係有甜有苦,「You're sorry-grateful, Regretful-happy. Why look for answers when none occur?」,然而Robert只願意看到他想看的東西,也就是悲慘的那一面,讓他繼續有理由逃避,繼續當個不願承諾任何事情的人。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文探討之電影簡介:

「致命的吸引力」(Fatal Attraction),1987年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等待」最難就在於保持信心。因為在等,所以不確定,不曉得老天能不能安排個特別的轉折,讓你就此脫離厭惡的一切;疑無路之後,到底有無柳暗花明的可能。

現在我很了解信仰者的心態了。有時候,相信老天有個神聖藍圖,日子真的會容易點。如果老天其實沒在做事,只是天天喝下午茶打板球,放我們自生自滅,一切就變得難多了...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012-devics.jpg
(寫於2004年2月15日)(沒錯,我又沒靈感了,需要拿舊作充數了。)

The Devics是來自洛杉磯的樂團,女主唱Sara Lov的聲音慘白冷冽而絕望,她也是主要的創作者;而團員Dustin O'Halloran幾乎包辦專輯” the Stars at Saint Andrea”中的所有樂器,偶爾也創作與獻唱。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首先澄清一下,本篇不準備寫書評,我實在沒有程度為村上春樹的書寫書評。基本上這是感想文,內容一定不公允,也觸不到村上的作品真正有價值的地方,我承認自己水準不高,不懂得怎麼欣賞他的作品,所以各位書迷也請別生氣。真的只是一篇感想文,看過就算了。

想寫這篇的原因也沒別的,只是長久以來,我一直難以忍受看村上的作品,此篇想試著描述看他的書到底讓我產生哪種感覺。平心而論,他的敘述很直接、誠實,我相信對男性讀者而言,他對心理的描述必然非常精準地點出平常說不出個所以然的潛意識。村上春樹是個觀察入微的作家,我也承認他的作品有其偉大之處,只是仍讓我看不下去。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

我害怕改變。不是害怕科技日新月異、來不及學習,害怕被時代淘汰之類的。而是怕一些簡單事情的改變。

害怕以前每天經過都會轉彎的路口,現在走過那兒不用轉彎了;害怕以前在某個角落絕對會看到的店面,有天悄悄不見了;害怕以前深深記著的一個片段,不知不覺中再也憶不起;害怕以往幾點幾分都會出現的某地點,以後突然不需要在那時出現了。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九○年代末期至今,委內瑞拉、巴西、阿根廷、智利、巴拉圭的選舉,全由左翼政府勝出,預計明年舉行大選的墨西哥、秘魯、尼加拉瓜也會加入左翼行列,這股浪潮將對世界局勢造成不小衝擊。

文/南方朔 op-ed@new7.com.tw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你相不相信,一些心地不錯、為人善良的人,遇到某些人就是會變得很邪惡。他可能也感覺得到,自己對對方太過分了,甚至有罪惡、虧欠的感覺,但就是忍不下來。

*** ***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

看了我嘴賤摯友的大作之後,我也深感無奈。我有什麼特別的?

每個人都說他無法被分類、不能被定義,你也是、我也是、他也是。有誰會說「啊,我跟那些穿著入時、髮型新穎、喜歡去夜店喝酒跳舞的東區辣妹沒什麼兩樣」?我保守估計有四成的東區辣妹,會強調她是村上春樹的書迷,迷失於挪威的森林,沉溺於冷酷異境,期待在國境之南、太陽之西找到值得珍惜的事物來終結她的孤寂。有三成會說她熱愛旅行,喜歡異國風情,想要逃避被束縛的宿命。再有六成的辣妹,會說她手機通訊錄好友幾百名,語音信箱塞滿訊息,但是找不到一個懂她的人與她分享心情。我不能再押韻了,最近已經被嘴賤摯友嘲笑說,越來越像王X華了。噢!我不能被分類,尤其不能被分到王X華那一類。離題了。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MSN最新版本,具有顯示電腦正在播放什麼音樂的功能,上回我跟嘴賤摯友聊天時,他說「會不會有人在電腦上播什麼前衛小眾搖滾,然後關靜音,家裡音響大聲放著王X凌的哈你?」

我則回答:「要是哪天我在聽小甜甜布蘭妮,我會誠實地讓大家知道的。」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http://www.ting-wen.com/Aptitude/Aptitude.asp

人在:一,無聊;二,無方向;三,放連假;這種時候,就會想做些心理測驗、適性測驗,來讓自己更困擾。所以即使我已經有「放射狀」的職涯規劃,仍在努力讓我的人生更可以胡思亂想一點,找些奇奇怪怪的測驗,希望它告訴我「其實你還可以做OOXXOOXX」。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