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害怕改變。不是害怕科技日新月異、來不及學習,害怕被時代淘汰之類的。而是怕一些簡單事情的改變。

害怕以前每天經過都會轉彎的路口,現在走過那兒不用轉彎了;害怕以前在某個角落絕對會看到的店面,有天悄悄不見了;害怕以前深深記著的一個片段,不知不覺中再也憶不起;害怕以往幾點幾分都會出現的某地點,以後突然不需要在那時出現了。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九○年代末期至今,委內瑞拉、巴西、阿根廷、智利、巴拉圭的選舉,全由左翼政府勝出,預計明年舉行大選的墨西哥、秘魯、尼加拉瓜也會加入左翼行列,這股浪潮將對世界局勢造成不小衝擊。

文/南方朔 op-ed@new7.com.tw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你相不相信,一些心地不錯、為人善良的人,遇到某些人就是會變得很邪惡。他可能也感覺得到,自己對對方太過分了,甚至有罪惡、虧欠的感覺,但就是忍不下來。

*** ***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

看了我嘴賤摯友的大作之後,我也深感無奈。我有什麼特別的?

每個人都說他無法被分類、不能被定義,你也是、我也是、他也是。有誰會說「啊,我跟那些穿著入時、髮型新穎、喜歡去夜店喝酒跳舞的東區辣妹沒什麼兩樣」?我保守估計有四成的東區辣妹,會強調她是村上春樹的書迷,迷失於挪威的森林,沉溺於冷酷異境,期待在國境之南、太陽之西找到值得珍惜的事物來終結她的孤寂。有三成會說她熱愛旅行,喜歡異國風情,想要逃避被束縛的宿命。再有六成的辣妹,會說她手機通訊錄好友幾百名,語音信箱塞滿訊息,但是找不到一個懂她的人與她分享心情。我不能再押韻了,最近已經被嘴賤摯友嘲笑說,越來越像王X華了。噢!我不能被分類,尤其不能被分到王X華那一類。離題了。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MSN最新版本,具有顯示電腦正在播放什麼音樂的功能,上回我跟嘴賤摯友聊天時,他說「會不會有人在電腦上播什麼前衛小眾搖滾,然後關靜音,家裡音響大聲放著王X凌的哈你?」

我則回答:「要是哪天我在聽小甜甜布蘭妮,我會誠實地讓大家知道的。」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http://www.ting-wen.com/Aptitude/Aptitude.asp

人在:一,無聊;二,無方向;三,放連假;這種時候,就會想做些心理測驗、適性測驗,來讓自己更困擾。所以即使我已經有「放射狀」的職涯規劃,仍在努力讓我的人生更可以胡思亂想一點,找些奇奇怪怪的測驗,希望它告訴我「其實你還可以做OOXXOOXX」。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這兩集實在非常讚,請大家耐心看完我拙劣的劇情簡介,是朋友的就給我看哪!)

常看歐美影集的人一定知道,以前台灣有個頻道叫「TV TIME」,播出許多膾炙人口的情境喜劇,包括「外星人報到」(Third Rock from the Sun)、「艾倫愛說笑」(Ellen)、「我愛蘇珊寶寶」(Suddenly Susan)、「麻辣上班族」(Just Shoot Me)…等等。當時「為你瘋狂」(Mad About You)也在此頻道上映,我每集都不會錯過。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

遠距離戀愛,我到目前都沒嘗試過,原本對它有點半信半疑,但是最近陸續聽到的例子,真正讓我覺得,「只要有心,真愛無敵」呀!

可能是因為老了吧,好啦不能說老,應該說,經驗比較多了,我開始真正相信緣分。就像Wayfarer先前提的那本小說「Persuasion」,男女主角竟然繞了十年還是發現該跟對方在一起。正因為適合的人難以尋覓,好不容易有緣分遇上了就要努力珍惜,不管對方到了天涯海角,都要好好把握。我想這就是那些遠距戀愛者能堅持下去的信念吧。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篇文章可以做為上篇文章「一個投資分析師的告白──華爾街牛肉場」的補充資料。

文章來源是華爾街日報,它建議大家購買分析師評為賣出的股票。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無意中在書店裡翻到一本書「一個投資分析師的告白──華爾街牛肉場」(Wall Street Meat),翻了幾頁就無法放手了。這裡來談談我的心得吧。

這本書作者是之前Morgan Stanley的半導體產業分析師Andy Kessler,當然是談了許多分析師的生活與產業秘辛,但是我覺得書中最大的重點,就是金融體系的共犯結構。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Nick Hornby的小說"High Fidelity"﹝失戀排行榜﹞,第18~19頁:

*** ***
What came first, the music or the misery? Did I listen to music because I was miserable? Or was I miserable because I listen to music? Do all those records turn you into a melancholy person?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看「麻辣女王」(Miss Congeniality)時,最觸動我的一點是,我曾經很像劇中的主角Gracie Hart。到現在我仍有一部分觀念很像片中一開始的她,只是程度沒那麼嚴重。

國小、國中的時候,我很討厭整理頭髮、儀容等等的,覺得那根本沒有意義,所以常常連頭髮都不怎麼梳,就出門上學了。而且那時我很討厭那些一下課就梳頭髮、照鏡子、講話三八的女生,一看到男生就不得了,眼神發亮、聲音發浪,我覺得那些女生真是要命地噁心,然而男生好像很吃那一套。我咧,我的書包裡會放小刀,但不會放梳子。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背景:電視節目「今天不讀書」
主題:小說大會診---登陸火星要帶的小說
人物:陳先生與伊小姐(糟,她姓伊,簡直很難隱瞞她是誰)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好萊塢重案組」(Hollywood Homicide)這部片,票房也不好,影評也很差,幾乎被大家說得不堪入目。不過我卻覺得,這是Harrison Ford近年來最好看的動作片。

因為,他終於不是一個平板人物。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對不起,台長覺得自己老了,所以忍不住想延續上一篇文章,倡導「老人好!老人是個寶!」的敬老活動,以達未雨綢繆之效。

很多領域都有這種「老人是寶」的現象,尤其文化藝術界。例如歌手,早期的Whitney Houston唱起歌來像殺豬一樣,我們都知道她天生歌喉很好、肺活量也很大,但是聽她「吼完」那些澎湃情歌之後,很難讓人對歌曲本身有什麼感動;後來她遇上小孩出生、老公外遇、自己又變成個毒蟲之後,很奇怪,她唱起歌變得很感人,即使嗓子因為長期抽煙與吸毒而沒法回復年輕時的清亮,但是她的情緒卻深刻表現在歌裡,使得聽眾更能對歌曲產生共鳴,當然,我不是說因為她變成了毒蟲所以唱得那麼有感覺,而是她人生經歷不同了,唱起歌來有感情與回憶,而不是只想讓世人知道自己的歌喉是多麼完美。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