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有人跟我說,如果我要發表自己的意見,沒有問題。但是問題出在我「表達的方式」。

他覺得我表達的方式太激烈,一副「我就是這樣想,怎樣?」的態勢,他說,「這樣叫大家怎麼接受你的想法呢?」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們未來可能要watch幾個major的數字,才能confirm這個trend是不是upward。」

「你真的會說中文嗎?」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Mar 6, 2004
擷取自「噢,海洋!」一文:

我對成就的價值觀已經完全變卦,看到生活沒什麼品質的成功人士,我就想笑。我想像有人坐在位於信義之星的客廳裡,問自己為什麼還是不快樂。這簡直是瘋狂,犯不著辛苦賺到幾百億來「不快樂」吧。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標題:大家記住了,繼周守訓恆等式後又一驚人數學定理!
作者:雞雞人
(台長Lizzy云:感覺得出來雞雞人今天上班真的很悶)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言:在我心中,布波族(Bobos)與波希米亞精神(Bohemianism)或是前衛精神(avant-gardism),根本一點關係都沒有。硬要攀關係,頂多只有消費關係吧。

關於左圖"The Disappearing Bohemian",有興趣的人可點那個連結參考文章。

================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pr 21, 2001
日子是用來活的、不是用來趕的。
我寧願像法國人一樣慢吞吞吃飯什麼的。
我寧願把不想面對的事都丟到最後一刻。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Jan 15, 2001
關於音樂,我有太多的半途而廢。

聽著Joni Mitchell就不免想到我那把塵封的吉他,很想撥幾個弦,不過發現第六弦根本已經不能聽了,大概是濕氣吧。過幾天到功學社買個新弦。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蘿蔔頭
(台長Lizzy的前言:我很認同蘿蔔頭的這篇最新力作。最近我如果不小心看到別人彈鋼琴的時候,已經不會像以前那樣想大哭一場了,我終於可以微笑欣賞演奏者的琴藝,也可以微笑接受我這輩子都沒辦法彈那麼好。跟蘿蔔頭一樣,我也覺得自己很幸福,已經擁有太多。這世界上許多人都過著比我差很多的日子,我實在沒有資格抱怨自己的人生啊!想辦法幫忙其他人都來不及了!總之,知足常樂囉。)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雞雞人
(台長Lizzy的前言:雞雞人是台長的好友,也是才華洋溢的怪胎,看他的文章,會讓人有類似老殘遊記的「三萬六千個毛孔,像吃了人參果,無一個毛孔不暢快」那種感受。天哪我把他文章講得跟瀉藥一樣,不過,這是我至高的稱讚!在這天殺的假來假去的世界裡,矯情做作又沒營養、教人看了就便秘的文字實在太多了,一劑真心實意、馬上見效的瀉藥,才是珍寶啊。)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Virtual Nightmare(中譯:未來任務)

情節: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警告]:不要在重感冒時聽Arab Strap這個樂團的音樂。
[處方]:如果真的在重感冒時聽了Arab Strap,那有個很白痴的處方,即Alanis Morissette的那首Precious Illusions。

有次重感冒,卻又不巧放了Arab Strap的” The Week Never Starts Round Here”專輯,天啊簡直是自殺行為,尤其聽到”Wasting”那首,男主唱用他絕望的聲音低吟” Fuck love, fight love, fuck love, fight. Fuck love and chuck love 'til tomorrow night.”感覺身邊的事物一件一件消失,對每件事的感言漸漸只剩下「好吧」「也該是時候了」,皮笑肉不笑久了之後,連哭都哭不出來,死在Arab Strap的哀傷裡。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高中時代,我看完西蒙波娃的「第二性」,升大學那年,看完畢恆達教授的「找尋空間的女人」,還有其他女性主義相關著作。我曾經可以說是...思想相當激進的女權主義者(自以為啦),並且對於社會給「女性」的期待與要求,感到恐懼,甚至轉成敵意,開始討厭符合傳統女人形象的事情,覺得女人好倒楣,要兼顧一切,還要忍受各種要求,「為什麼男人都不用煩惱這些!」

當時的我還完全停留在為自己想的階段,覺得「我」好可憐,「我」要煩惱、犧牲那麼多,「我」、「我」...都是「我」。但是後來仔細想想,雖然女人有傳統的框架限制,但男人照樣有。從小就被教成要堅強、不能哭,要拼事業,要負擔家計,要供給妻兒最好的一切,要有擔當、有男子氣魄,要這要那...其實現代男女的哀怨程度可謂不相上下,嚴格說來並沒有哪種性別特別可憐,真正可憐的應該是變性人吧。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鎖籌碼

台長有三種最不欣賞的愛情遊戲,第一項就是把愛情當股票玩,大搞「鎖籌碼」手法的遊戲。有些人喜歡擺高姿態,老是認為多對人家好一點,自己的身價就低一點,所以不願意為對方多想一點、對人家好一點、或是多說一句我愛你,好像永遠要表達「老娘不差你一個」、「老子隨時都可能拍拍屁股走人」的形象,才能夠讓對方跟烏龜一樣低頭緊緊跟在身邊,動輒得咎、戒慎恐懼、永不分離。在台長心中,愛情就該是你儂我儂,你對我好一分,我就對你好十分,你被感動了又對我好一百分,小女子我銘感五內,感恩之情如滔滔江水潮湧不絕,回報你一千分,這樣愛來愛去、有來有往,才會越愛越多,越愛越快樂。如果每次付出都要考慮「這會讓我籌碼流失多少」,容我不客氣說一句:這不是很神經病嗎?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註:這是去年秋天的舊文)

我從小時候就很喜歡吃家附近的一攤紅豆餅,那攤子在台北縣立文化中心旁邊,到了下午總是聚集著一堆人排隊要買。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ting寫歌,最神奇的一點,就是可以把對社會議題的關照,與感情這個主軸配合地完美無缺。他不隱瞞、不假裝沒看到世界的醜惡,卻仍在他歌詞裡找得到一線希望;再醜惡、再令人沒信心的世界,也都有一絲明亮...

如同「If I Ever Lose My Faith in You」歌詞中寫的,
"I never saw no miracle of science that didn't go from a blessing to a curse."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