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405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又重看了「紅磨坊」(Moulin Rouge)之後,很想重聽生平第一次讓我聽到西塔琴的專輯:Exotica(色情酒店)電影原聲帶。

那張專輯屬於高中時代,多年後再聽,我依然喜歡充滿異教神秘色彩的"Dilko Tamay Huay", "Pagan Song", "Snake Dance"等曲目,但除了這些風格詭譎的曲子以外,緩慢哀傷的鋼琴小品"Field"特別讓人感動。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某集的「慾望城市」(Sex & the City)裡面,Carrie因為不知道該選現在這個對她很好的男朋友,還是已婚、又帶著超級吸引她的特質的前任男友,所以問道,是否現代女子因為選擇太多,被寵壞了,反而無法選擇?

我想現代生活環境較好的人,都有類似的問題──選擇太多,以致無法選擇。我也是,對什麼都沒辦法選,面對太難選擇的岔路,有時真只想坐在地上哭,除非有人拉起我的手帶我走。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搞笑片「驚聲尖笑」(Scary Movie)裡面有一幕,一位男同學拿到的成績單上,蓋著紅紅的大字:DUMBASS。他們一夥還很高興,「至少裡面有個"A"!」

要是當初能拿到這一類的成績單,搞不好我可以快樂許多,也許對很多人來說都是如此。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許久前某個週六之後,寫下的文字。
那個週六晚上,我聽著自己錄的MD,想了很多事情。

晚上 10:07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很多人都看過電影「愛是您愛是我」(Love Actually)吧,片中有許多對關係錯綜複雜的情侶,其中我最喜歡的,就是Jamie與Aurelia這對戀人的故事。Jamie是英國作家,因為發現女友與弟弟上床,心碎之餘到法國某一別墅療傷,而葡萄牙女子Aurelia在那邊兼差負責打理房客Jamie的日常生活,而每天下午,Jamie也負責開車載Aurelia回她家。

這兩人語言根本不通,所以看電影時,我們身為全知的觀眾,可以聽到他們之間最真實的對話(因為對方聽不懂,所以可以說真話)。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記得高中時代某一堂英文課,作文題目的確切名稱我忘了,但是主題是關於「婚姻或事業」何者為重的選擇。記得當時老師還做了個調查,問班上同學如何抉擇,大部分同學都選「事業」,只有少部分選擇婚姻。

那時候的我還很驚訝地想,「怎麼會有人選擇婚姻?」,畢竟依照時代新女性的意識,好像女人相夫教子就是過時,應該要追求自己的事業,尤其都準備使用國家教育資源上大學、研究所了,如果之後選擇以婚姻、家庭,或是其他更「自我」的目標,豈不怪哉?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我那篇「海上鋼琴師」裡,一首最單純的愛,裡面有一段文字:「聽這首歌,眼中浮現的畫面,似乎是一對相戀的情侶,半夜坐在自家的溫暖沙發上相擁,前頭面對的是一扇落地窗,穿過明淨的玻璃,是一片沙灘、一片海洋、一片星空。他們不一定在說著綿綿情話,他們可能在互開玩笑、嘰嘰咯咯打鬧著,最後累了,就在彼此的懷抱中睡著,不知外面天光天黑。」

我以前一直不曉得上述的景緻,應該在哪裡找到,要到地中海沿岸?加拿大海邊?還是哪個人生地不熟的遠方?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東海岸邊,吾友K君問了一句,「如果人有翅膀...那會怎樣呢?」我回,「那...就會變成一隻鳥。」一旁的M女笑說「妳真的是魔羯座的耶!」哈哈,沒錯,我的確很實際,不過我常常是在壓抑自己作夢的一面,在冷酷城市待久了,常會由於害怕失望所以不敢作夢。小時候覺得自己什麼都可以做到,長大後發現限制式越來越多,原本夢可以圍得很大,加上那些限制式後,反而生活變成了非常擁擠的鳥籠,外面那片天空看的到卻飛不到。可是那些限制式到底哪來的呢?

前陣子買了本書,叫做「生活或生存」,原作者是德國人,內容批評了一些資本主義盛行後的詭異價值觀。我看到書名就想買了。我想,很多限制式大概都是現代社會價值觀作祟吧。很奇怪,我覺得光鮮亮麗、啜著一杯上百元咖啡的台北上班族,大多是在苦哈哈地求生存;而在台東穿著汗衫騎著摩托車閒晃的小老百姓,則是真正在生活。一種人的日子美在外表;另一種則美在內涵。我正在想辦法由前者走向後者。我一點都不願意做個躲在信義之星豪宅裡面,酗酒嗑藥、嚶嚶啜泣的有錢貴婦;什麼人前八面玲瓏、故做堅強,人後家庭不合、婚姻不幸的;我可不想做那樣的人。我只要很溫馨、平凡的小幸福,放假時一起去夜市吃個蚵仔煎、看個二輪片、逛逛書店、買點家用品,這不就很開心了嗎?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