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8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原本我以為,只有少數人格扭曲的人﹝例如我﹞會特別愛看自己厭惡的文章或部落格,邊看邊讚嘆這個作者竟可以幼稚/裝童真/假道學/說教/陳腔濫調/強說愁到那種地步。有時忙裡偷閒,我會在書店翻看無弱拳、無蛋如、亡蚊滑的書,臉上帶著笑容,感謝他們為我的人生增添樂趣。

不過最近卻慢慢發現,不少人跟我的嗜好類似,有時會看雜誌裡自以為是的專欄作家大放厥詞、有時會到作者心智年齡似乎永遠停在十七歲的部落格流連忘返,然後在心裡狠狠把這些人笑一遍。原來大家都是很嗜血的。﹝不禁教我擔心,來我部落格看的讀者有多少比例是因為厭惡我的文章,呃。﹞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Tori Amos有一首「A Sorta Fairytale」,裡面有句歌詞:”…till you lost me in the rear view…”,我非常愛這句歌詞帶來的惆悵。

前幾天回家看到高中同學轉寄的一封信,與婚姻有關,裡面寫了段:
「夫妻如果沒有共同的理想、抱負,其中一方就會像《良駒》一樣,很痛苦地和《一般牛》擠在同一柵欄中吃食;而《美麗的鳳凰》,也會很委屈地和《普通雞》一樣,被關在同一籠中餵食。」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各位讀者看到標題出現什麼戲子婊子時,請放心,我不準備改走無蛋如/無弱拳路線,寫什麼都會男女的感情世界圈圈叉叉,我的生活快樂單純到沒法無病呻吟。岔題一下,最近看到「刻劃都會男女的感情世界」這種句子都會想笑。「都會男女」,嗯。那鄉下男女的感情世界是怎樣,騎在牛背上打情罵俏嗎?總之,愛情故事背景或許不同,也許在都會,也許在鄉下,也許在烏魯木齊,但故事內容總是差不多的啦。說到烏魯木齊,別以為那邊算鄉下唷,人家是個擁有七區一縣、居住兩百萬人的首府,所以也許下回我來無病呻吟一段烏魯木齊的都會戀曲好了。

言歸正傳。我說的戲子,指的是公司;婊子指的是員工。在我心中,公司與雇員的關係就應該是「戲子無情,婊子無意」。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我最愛的名著中,雖也有少數是以中文寫成,但大多仍是以英文為原文,因此從國中時代為了找尋「傲慢與偏見」的原文,尋遍台北各書店的那時起,我對英文就有好感,即使那位讓我心靈受創的導師是英文老師,也無法擊退我喜愛英文的心。不過,當我理解現實社會中,給予「英文好」的人多麼高的評價時,我又開始憤憤不平了。

常在本網頁客串的蘿蔔頭,幾年前曾寫過一篇文章:「天上掉下來的聲音」,當時看得我非常感動,大意是說:大提琴手David Darling來台灣東部與布農族的族人合作音樂,然而彼此語言不通,那些布農族小孩都希望自己能說英語,跟David Darling對談。然而David Darling想到的是,他好希望自己會說布農族的語言,如此一來,除了以音樂溝通以外,還可以真正以他們的語言,更深層體驗布農族文化。這種想法特別的地方在於,通常當兩邊語言不通的時候,大家想到的是「那就用英文溝通吧」,很少人會想到「噢,那我們想辦法用蓋爾語/毛利語/卑南語溝通吧」。蘿蔔頭也提到,曾經目睹某個電話會議場合,一家本土公司與兩家外商公司三方通話,其實與會者都是兩岸三地華人,中文能力即使參差不齊,但至少都能表達,然而那場會議卻以英語進行,會中唯一英語講得很吃力的,就是那家本土公司的代表,但是其他兩家外商其實是要請這家本土公司幫忙的。所以這場會議為何以英語進行呢?大家都是懂華語的華人,為什麼不讓那位英文較差的人好過點?尤其狀況是那兩家外商有求於人呢。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猶記得Sony Ericsson剛推出W系列手機時,我對他們的審美觀簡直佩服到五體投地:「能夠作出這麼醜的手機,也是要付出許多決心與毅力的呢。」﹝像不像日本人說話的語氣?﹞那種橘與白的搭配,簡直像是為了讓使用者搭配紅白夾腳拖鞋而設計的。沒想到這款手機似乎賣得非常好,讓我完全傻眼,不過也不會太難接受啦,畢竟SHE也是非常紅的啊。

當時,在我心裡,Sony Ericsson的形象已被W系列破壞殆盡。然而前陣子作報告的時候,看到了K800i的照片,我一看就不得了,馬上決定要買!實在太漂亮了!黑色的造型以及銀灰色的"cyber shot"字樣,背面的黑色霧面處理,實在非常吸引人。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