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介紹的「蠢蛋白人 - Stupid White Men」中有一段話:You can choose between two political parties that sound alike, vote alike, and are funded alike by the same exact wealthy donors.

這不只是個荒謬好笑的對比而已,它是個很嚴重的問題:人民沒有選擇了。除了擁抱雷根與柴契爾以降的新右派以外,根本別無他法。

柯林頓是民主黨,但不曉得是哪一門子的民主黨,他支持的商業、自由貿易、競爭力…那一套說詞,完完全全就是共和黨那一派,完完全全跟雷根的新自由主義一樣。但是認真研究起來,現在美國企業壟斷、社會不公的狀況,有許多根本是雷根時代的遺毒,他的減稅方案以及對企業的保護措施,培育出許多企業怪獸。(即使雷根當政時,一切看來都很美好。)

英國也是,布萊爾據說是工黨,但是,他是工黨嗎?他走的也完全是柴契爾那一套,新自由主義型態的資本主義,而且完全不顧任何副作用。

我不覺得凱因斯那種完全就業、福利國家的大夢可行,他太夢幻了。但我也不認為擁抱雷根與柴契爾的所謂自由放任主義,對這世界又有什麼好處。

然而,美國與英國,同樣都出現「沒有選擇」的狀況。不論人民怎麼選,都是同一種主義,同一種理念。雖然本文第一段擷取"Stupid White Men"的那段原文,只是很輕鬆嘲諷的將此情形帶過,但這些都是很嚴重的問題。如果只單純用GDP去衡量一切,那麼,完全自由的資本主義似乎是一切的答案,簡直太完美了,採行的國家都開開心心地看著成長率自爽不已。但是,背後隱藏著許多社會成本,例如企業壟斷、資源分配不公、環境污染、社會公義蕩然無存等等影響,會使我們到最後變得完全不自由,因為我們的命運會由資源最多的那些怪獸決定。我們再想想 這樣是好事嗎?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