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陳建年的「海洋」專輯,實在很難不跟著他搖頭晃腦。

現在的我,心境比過去幾個月來輕鬆得多。我只是在隨便撐撐,存點錢,哪天撐不下去,我隨時都準備放棄現在這種工作。基本上我很好養,買衣服的頻率是以一季至半年來計算的;自從壹咖啡出現,買的咖啡也很少超過35元;我隨時準備找個破地方住,買把便宜吉他解悶,真的怕缺錢就打打工,再閒一點就用cakewalk多寫點歌,沒事就坐著火車到處晃晃,看看海是什麼樣子。

我對成就的價值觀已經完全變卦,看到生活沒什麼品質的成功人士,我就想笑。我想像有人坐在位於信義之星的客廳裡,問自己為什麼還是不快樂。這簡直是瘋狂,犯不著辛苦賺到幾百億來「不快樂」吧。

「雲兒在天上飄
鳥兒在空中飛
魚兒在水裡游
依偎在碧海藍天
悠遊自在的我
好滿足此刻的擁有
ya-u...ho-hi-yan...」

四、五歲的時候,由於大姑姑住台東,所以曾去他們家玩,去海邊烤肉、在知本溪附近跟表姊摘牽牛花插在頭上。那海真是藍得可怕。大姑丈說,因為太平洋非常深,所以海的顏色也特別深藍。我不知道這是真是假,但是台東海邊那種藍色、那種陽光、那種天空、那種沙灘,一直烙印在心裡。

工作之後,我不時會興起在台東住一陣的念頭。

熟識我的人就知道,我也很想住嘈雜混亂、治安不良的紐約。

「妳怎麼能夠讓那麼多矛盾,同時在妳的腦袋裡和平相處呢?」

我不知道,但是我想住紐約,也想住台東。我想到處看、四處體驗生活。也許就像Baz Luhrmann的那首歌「Everybody's Free (To Wear SUNSCREEN)」裡的一句:

Live in New York City once, but leave before it makes you hard.
Live in Northern California once, but leave before it makes you soft.

只要不是卡在這裡,都好。

有人問我,「看妳的新聞台,實在無法與妳平日的生活連結,好像妳每天就是在看電影、聽音樂一樣。」

親愛的,因為我的生活在他方。

坐在辦公室裡,我時時都記得,我的生活在他方。當我跟著陳建年哼哼哈哈的時候,我在生活。

ya-u...ho-hi-yan...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