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我做過「財富管理顧問」這種鳥工作,聽起來很好聽,不過實際上就是賣基金。

當時聽了很多客戶的抱怨、以及同為財富管理顧問的同事講的真實事跡,讓我真實感受到有一大群可憐的投資人,被狠狠地坑殺剝皮,還有那種讓退休的老杯杯拿退休金買進兩百萬景順科技,到前年底只剩六十萬的,天啊,什麼樣的「財富管理顧問」會讓一個年歲已高的老杯杯拿退休金買波動劇烈的科技型基金呢?

尤其在2000年3月被騙進來大筆買進科技類基金的投資人,其故事更是賺人熱淚,絕對不輸給「一個台灣兩個世界」。但是仔細研究2000年進入「底深不知處」的空頭後,基金公司提供的「推銷用研究報告」,就會發現它永遠一定有「長期投資價值已經浮現」這句話,所以Nasdaq四千點也是買點,三千點也是買點,總之管你的,只要我有手續費管理費管銷費就都是買點,所以空頭時,每星期都寫「長期投資價值已經浮現」;多頭時,隨便亂寫也會有一堆投資人來買。

對於買到歷史高峰的投資人,申購後的第一星期,投顧會跟你說,目前是短期盤整,準備浮額洗淨繼續上衝。
第二星期,投顧會跟你說,目前只是對於先前熱潮的小幅修正,基本面仍未看壞,待適當修正蓄積力量,之後上衝力道更強。
第一個月後,投顧會說此次修正幅度較大,是難得的進場機會,應低檔加碼,不但降低成本,也可以撿到便宜貨。
第二個月後,此次因為總體經濟的因素,回檔時間較長,但最壞的時間已經過去,建議低檔介入攤平成本。
第三個月,「您現在贖回就是贖在最低點,千萬不要贖回!」
第六個月,「equity market是屬於長線投資,不能因短期震盪破壞長線佈局!」
第一年,「老實說您現在贖回也沒幾個錢。」

其實我知道,以長期來說,對,不用太過在乎「挑選時點」這個問題。但這世界很難說,沒事當然別做太沒把握的決定,當一個"趨勢"還沒有確定的時候,為什麼一定要死命地叫投資人現在趕快衝進來?後面還有多深的底?交易就是"riding the trend"嘛,你也可以說,哇,聯發科現在好便宜好便宜,兩年前七百多塊的股票現在才兩百六十幾塊,太便宜了快買進快買進。但是這個產業的趨勢是什麼?它未來有向上的機會嗎?向上的訊號出現了嗎?我們當然不求賣在最高買在最低,但至少要買在相對的低點,要確定有向上的跡象出現,再進場,錯過最開始的起漲點也沒關係,重點是賺錢。

但是在賣基金的世界,沒有人去管什麼相不相對的,反正格老子的老娘本月缺業績,而且賣這支賣到冠軍的sales可以去義大利玩,所以你趕快給我買進來就是了。所以,永遠都是低點,永遠都好便宜。「你看你之前買的時候,Nasdaq在五千點耶!現在才三千點耶!這麼低,還能跌到哪去?實在太便宜了,不買好可惜啊!」唉。

更何況,基金業根本就是一團看不清的烏雲,台灣的基金業亂搞本來就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作帳、作價、養小鬼、債券型基金經理人都在靠收margin過活;就連金融業最蓬勃的偉大美國,他們的基金業也是疑雲重重,場外交易、圖利大客戶等等屢見不鮮,連Janus這麼知名、這麼龐大、排名這麼前面的基金公司,都照樣黑幕重重。小散戶進去買,通常只是在幫有錢人抬轎罷了。

其實如果未來這個產業被搞死,我一定不驚訝。

以下附上幾則新聞。




【海外視點】美國共同基金業沈屙需猛藥治理
http://funds.homeway.com.cn/detail.aspx?lm=88&id=496068
【2003.11.03 13:27】中國經營報 /王峰

編者按:美國爆發的共同基金醜聞,在國內外基金的運作中都普遍存在,只不過限於市場環境的不同,內幕交易的形式和內容有所差別。一般投資者對於基金運作中的某些弊端知之甚少,或者陷入基金公司及其代銷機構的積極促銷勸誘,或者在資訊不對稱的情形中不斷遭受和忍受虧損。因此,以理性與冷靜來面對理財投資,不但利己,更有利於基金行業的健康生存。

近日,《華爾街日報》連續追蹤報道美國四大共同基金管理集團所涉及的不法交易。披露基金黑幕的始作俑者來自大名鼎鼎的紐約州司法部長埃略特·斯皮策。斯皮策曾調查券商以研究報告誤導投資者,而迫使花旗、美林等大型金融機構支付鉅額罰金。

今年9月初,斯皮策公開指出,對一起涉及共同基金的非法交易行爲的調查顯示,一家對沖基金通過與幾大共同基金進行非法交易而牟取高額利潤。這將是美國共同基金行業數十年來面臨的最爲嚴厲的調查之一,它很可能動搖人們對共同基金保持公平對待個人投資者的印象。

監管機構重拳出擊投資者“抛棄”作弊者

截止到今年7月份,美國共同基金業的資産規模高達6.87萬億美元,9500萬美國人都將它作爲理財的主要工具,其中包括子女上大學的開銷和自己退休後的生活保障。

美國證券監管機構通過對共同基金內幕交易問題的深入調查,傑納斯資本集團、美國銀行等四家主要的問題基金從業者被曝光,並爲過去的違規交易而付出代價。根據Lipper的有關統計,上述幾家公司管理的基金招致鉅額贖回。僅僅在9月份一個月的時間裏,投資者紛紛棄之而去,總共近25%的基金份額被淨贖回,基金資産總規模減少近79億美元。

業內人士指出,這種淨贖回的趨勢仍將延續。同時,在未來幾個月時間裏,那些希望投資共同基金的人們也不會關注這幾隻基金,而是將它們扔在垃圾堆裏,並立即轉向那些比較“乾淨”的基金管理公司。

四家公司在被投資者抛棄的同時,也面臨來自監管機構的嚴厲懲罰,涉及基金行業最大醜聞的賠償金額甚至可能會對該行業造成長期沈重打擊。

盤後交易:最令人吃驚的內幕交易

實際上,斯皮策在今年早些時候已開始對共同基金的交易操作進行調查,並迅速將焦點集中在“盤後交易”和“市場擇時交易”方面。這些做法都利用了共同基金每天只設定一次價格的情況來牟利。

其中,“盤後交易”是最令人吃驚的問題,因爲這種交易方式完全非法。美國共同基金買賣在日間進行,但其淨值要在當天股市收盤以後才能計算出來,即每天下午4點之後。如果共同基金投資組合中個股在4點後的一段時間內發佈某種重大消息,其對基金淨值的影響理論上會在次日顯現,並常常會導致基金淨值發生躍變。通過“盤後交易”方式,個別交易商在當日4點之後仍可以繼續買賣基金份額,而且執行價格依然是當日收盤價,這樣在明確掌握基金淨值變動趨勢之後,就能夠於次日獲得無風險收益。

舉例來說,如果一位投資者持有1000份某共同基金,下午4點基金以淨值100美元/份收盤。4點之後,基金重倉個股英代爾公司發佈盈利預警,該基金第二天淨值預計會至少下跌兩個百分點。一般的投資者將無法以100美元/份解脫,而進行“盤後交易”的對沖基金則可於當日以100美元/份賣空,次日再用低價買回,從而穩獲收益。

相反,如果英代爾發佈樂觀的盈利預告,對沖基金照樣可以享有內部人優勢。對於普通投資者而言,如果在4點之後下單,將會按次日收盤價爲准進行交易,根本無法借助獲得能夠影響股價走勢的重大盤後消息而獲利。

耶魯管理學院的一份對盤後交易的研究表明,與使用長期購買和持有投資策略的人們比較,進行“盤後交易”的投機者平均每年可多獲得30%的收益,而且投資風險至少會降低50%。同時,堅持長期投資策略的人們就會蒙受利益損失,因爲盤後交易者會領先分享到基金淨值躍變的好處,否則,這種收益會完全被使用購買和持有投資策略的人們所分享。

市場擇時交易:國際型基金的灰色交易

與“盤後交易”比較,“市場擇時交易”則顯得有些相對灰色。因爲這是一種套利交易,是經驗豐富的交易商利用美國與其他國家和地區收市時間的不同而進行交易,一般在國際型基金裏比較常見。共同基金通常在美東時間下午4點確定價格,而海外市場卻多在此之前就早已收盤。如果美國市場在4點之前急速上揚,海外市場一般都會在次日隨之盤升。相關國際型基金的持有個股就會水漲船高,並推動基金淨值上揚。這樣,擅長擇時交易的投機者就會以事先以較低的價格購買一隻國際型基金,並在次日獲得基金淨值上漲收益。

對於投機者這樣短線炒作國際型基金,許多人已經早有耳聞。令人驚訝的是,某些共同基金不僅僅默許這種交易,而且與投機商如個別對沖基金等在利益共用的基礎上特意合作。顯然,這首先會使長線投資者遭受損失,因爲擇時投機者贖回基金份額時就能穩獲收益,但共同基金也會因爲資金外流而失去再投資機會。同時,共同基金爲此要付出更多的交易成本,因爲基金經理有時不得不出售股票來應對贖回所需要的現金,最終令其他長線投資者背負更多的交易代價。

長期以來,衆多業內人士致力於提高這個行業的透明度,以保護廣大投資者的合法利益。雖然共同基金一直被高度監管,但此次對沖基金與共同基金之間的內幕交易無疑令投資者深感疑慮,基金行業的誠信建設不免落入一紙空文的尷尬境地。



【海外視點】美國共同基金的“賄賂”推銷術
【2003.09.01 15:12】中國經營報 /王峰
http://funds.homeway.com.cn/detail.aspx?lm=88&id=451520

近日,全美證券交易商協會(NASD)計劃就美國共同基金銷售制定新的披露規則,旨在提醒投資者提防經紀商在推薦某些基金時可能獲得的獎勵性報酬。

基金公司與證券經紀商之間的這種灰色交易向來心照不宣,外界很難瞭解其中的隱秘手段。由於大量隱形獎勵的存在,代理銷售機構就可以借助理財顧問角色,變相兜售基金公司指定産品。投資者購買基金産品時很容易被叫賣的陷阱所迷惑,不僅喪失獨立的判斷能力,還經常因爲不知情而支付更多的購買費用。NASD計劃出臺的新法規,要求經紀商加強關於銷售激勵費用的資訊披露力度,希望以此改善基金銷售過程中的資訊嚴重不對稱現象。

灰色交易的幕後故事

截止到今年7月底,美國共同基金的資産總規模已經高達6.8萬億美元,共同基金本身也成爲人們重要的投資品種。過去美國基金産品基本上都是通過綜合經紀商銷售,20世紀70年代以來逐漸出現許多新的銷售渠道。現在,美國共同基金銷售基本上分爲兩種途徑:一是通過郵寄、電話或在基金公司的零售點直接銷售;二是通過經紀商、財務顧問、保險公司、商業銀行等代理銷售。根據對美國基金投資者的調查顯示,經紀商和基金公司是美國基金投資者認購基金的兩條主要渠道,其所占比例要高於獨立理財顧問、保險公司、商業銀行等渠道。

不同銷售方式的銷售費用也迥然不同。如果基金公司直接出售基金份額,不利用代理銷售經紀商或其他銷售網路,一般不會收取銷售費用,該類基金也被稱之爲“免傭基金”;與之相反,經由代理機構銷售的基金都會收取一定的費用,此類基金因而被稱之爲“收費基金”。顯然,只要經紀商或者註冊經紀人通過銷售這樣的共同基金,就可以獲得相應的銷售傭金。通常情況下,傭金費率爲5.75%。如果一位投資人花費1萬美元購買基金,實際上要支付575美元的中間費用,剩下9425美元才真正用在要買的基金産品上。目前,基金招募說明書都會披露上述所有的銷售費用資訊。

按照一般理解,投資者購買收費基金時,之所以支付5.75%的銷售費用,主要是希望獲得客觀、公正的專家理財建議,經紀商有責任在繁多的收費基金群體裏爲投資者挑選最好的投資品種。市場調查表明,許多投資者都樂於傾聽專家的投資建議,認爲自己的獨立判斷會承擔較多風險。這樣,投資者爲選擇到優質基金品種而情願支付專家諮詢顧問費,由此造就了市場上收費基金與免傭基金一併存在的現象。

實際操作中,經紀商經常從基金公司裏獲得大量灰色報酬,用來向客戶推介特定的基金品種。投資者只看到理財顧問邏輯清晰、論證充分的投資建議,卻沒有想到這些精美的言辭卻是物質獎勵的結果,其中蘊藏風險自然不言而喻,暫且稱之爲共同基金賄賂。正如某些唱片公司暗中與音樂節目主持人達成協定,專門播放特定的歌曲。表面上觀察似乎是市場中多數人的一種客觀選擇,實質上是個別人在操縱點播率,從而演繹出音樂排行榜上的風雲故事。

兩類隱性報酬

調查顯示,經紀人和經紀公司銷售共同基金時主要獲得的兩類隱性報酬:“貨架費”和超出銷售獎勵的額外補貼。第一類報酬就是一般意義上的銷售獎勵,類似于超級市場向廠商收取的上櫃費用。衆所周知,諸如像可口可樂等公司爲了獲得一個突出的商品陳列空間,通常會向大型超級連鎖店支付所謂的“貨架費”。證券經紀行業擁有相似的做法,基金公司若想獲得經紀商的特別推薦,其名稱出現在經紀商客戶可以購買的産品名單上,就必須支付足夠的費用,甚至不管經紀商當時是否在真正銷售該基金産品。

第二類報酬是在銷售獎勵費用之外的一種附加傭金,或者叫做額外補助。在超級市場,食品公司爲促銷某些特定種類或品牌商品而支付給超市管理人若干費用。依據相似的道理,經紀商常常會因銷售某些特定的基金品種而獲得額外補貼。與經紀商銷售的其他基金品種比較,這些支付過額外傭金的基金就有可能獲得更多的市場份額。與“貨架費”不同,基金公司支付額外傭金時採取更加隱蔽的做法,並非直接將現金塞入經紀人的口袋,而是在特定的經紀商那裏通過指定投資交易來完成。例如,基金公司通過經紀商做投資交易時,採用高於市場平均水平的交易傭金費率,産生紅包(softdollars)而悄悄完成額外傭金支付。

2003年7月11日,摩根士丹利透露,美國證券和交易委員會正對其共同基金銷售行爲進行調查。此前一天,Prudential證券公司因其基金銷售行爲遭到罰款。摩根士丹利涉嫌對經紀人及分支機搆的客戶經理以特別補貼,鼓勵他們將自有的共同基金出售給不知詳情的客戶。儘管摩根曾在一份報告中否認該公司基金銷售過程中的內部交易,但證交會的行動已經表明,某些經紀商爲推銷特定基金品種而將不擇手段。

無論是何種灰色報酬,一般的基金投資者都不可能瞭解,而往往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或者順從經紀商的推介選擇並不理想的基金品種,或者暗中分擔了額外的銷售費用,最終影響到自己的投資收益。例如,一些經紀商向投資者兜售大量所謂的B類基金股份,而不是一般的A類基金股份。B類基金股份不收取任何前端費用,基金銷售起來相對容易。但是,這類基金會收取更高的持續銷售費用,即大家熟知的12b-1費。如果投資者長期持有基金份額,那就要持續向經紀商交納12b-1費。所以,儘管那些堅持長期投資的大型投資者,購買A類股份的最後收益要更好一些,但經常會接受經紀商的誤導而改變選擇。

加強資訊披露,而非勒令禁止

NASD的舉措將曝光共同基金銷售過程中的灰色交易,並爲共同基金銷售制定新的資訊披露規則。根據新法規,NASD將讓基金投資者親自看到,或者至少讓人們開始意識到,基金公司會給予經紀商超出正常水平的傭金。

顯然,種種迹象顯示,NASD並沒有取消或者限制這些灰色費用的意圖,而只是希望讓投資者瞭解這些費用的存在。通過比較充分的資訊披露,提醒投資者某些經紀商推介基金時,並不能完全維護客戶利益,投資者需要多一份警覺,多一份自身的辨別力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