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鎖籌碼

台長有三種最不欣賞的愛情遊戲,第一項就是把愛情當股票玩,大搞「鎖籌碼」手法的遊戲。有些人喜歡擺高姿態,老是認為多對人家好一點,自己的身價就低一點,所以不願意為對方多想一點、對人家好一點、或是多說一句我愛你,好像永遠要表達「老娘不差你一個」、「老子隨時都可能拍拍屁股走人」的形象,才能夠讓對方跟烏龜一樣低頭緊緊跟在身邊,動輒得咎、戒慎恐懼、永不分離。在台長心中,愛情就該是你儂我儂,你對我好一分,我就對你好十分,你被感動了又對我好一百分,小女子我銘感五內,感恩之情如滔滔江水潮湧不絕,回報你一千分,這樣愛來愛去、有來有往,才會越愛越多,越愛越快樂。如果每次付出都要考慮「這會讓我籌碼流失多少」,容我不客氣說一句:這不是很神經病嗎?

二、配種豬

第二項讓我作嘔的愛情遊戲,就是配種豬。就如同我在酒國女英雄新聞台(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illyqueen/)的留言,我跟人聊到他們交往的對象、或是可能交往的對象,最怕聽到「條列式分析法」,分析對方的房子、車子、銀子、工作、父母、祖宗八代、身高、體重、三圍、長相、膚質、潛在遺產、體貼度...像在挑種豬交配一樣!影集「六人行」(Friends)裡面,Ross曾經接受Chandler的餿主意,把Rachel跟別的女人做比較,還詳列了一張比較清單,但是在列另外那女人的優缺點時,Ross突然用他感性的神情與語調,說了一句:「She's not Rachel...」That's the point! See? 在台長心中,能夠拒絕某人當男女朋友的理由,頂多只有「他不是XXX」、「他不會是我心靈伴侶」等等,而不會是「他沒有拉風的車子」、「她只有A罩杯」云云。

如果愛一個人是因為他的種種條件,萬一有一天,那些因素消失了,難道就不愛對方了?金錢與地位不會永遠不變,美貌也總有一天會消逝,昨日搶手的黃金單身漢,也許今天就負債跑路了。有人說,以種種外在「條件」來尋覓伴侶,是為了安全感,但是台長不懂的是,既然這些條件都可能一夕間改變,那麼依這些條件選伴侶,豈不是該更沒有安全感?找個交心的好伴還安全得多呢!至少人到了一定年紀,出社會工作後,價值觀、思考、個性已經比較確定了,這反而不太會改變。至於其他外在條件會怎麼變,反正兩人在同一條船上,一起解決就是了。正因為我是個極端需要安全感的人,所以我不要用瞬息萬變的外在條件選伴侶。

更何況,我不是種豬。每回遇到跟我羅列諸位追求者外在條件,告訴我她猶豫不決、難以挑選的朋友,我都有衝動想告訴她,「來,跟我念一遍──我-不-是-種-豬,我-是-人!」

三、找忠犬

第三種讓我受不了的,則是「找忠犬」。有些女人只是想找隻乖乖的哈巴狗;有些男人只是想找個聽話的婢女。甚至還可以牽著那隻哈巴狗炫耀,逢人就說「你看我男友多聽話,我要他開跑車來接我上夜店,他就乖乖來接我;凌晨三點我寂寞想找人聊天,打電話叫醒他也沒關係;我想要Cartier的三環戒,他二話不說就買給我了;叫他不准加班要來陪我,他也不敢哼一口氣...」這種態度跟「配種豬」的境界有所不同,比較接近「添購配件」,但是噁心的程度不惶多讓。

有些女人會輕蔑地說「哼,找個男人還不如找條狗比較好!」但是台長要說,如果她本來就是以找狗的條件在找男人,那請她還是去找隻狗吧,本來天下就是該讓人與狗做自己該做的事,大家適得其所才能世界大同,叫男友做狗做的事情簡直人畜共憤!叫男人做狗的事,又嫌男人不夠像狗,豈不緣木求魚?



以上就是台長看了就想作嘔的三種遊戲。最後,我不祝大家找到條件最好的王子公主,而祝大家能尋覓到真正的soulmate。

註:我沒有性別歧視的意思,以上的「男」都可置換為「女」,反之亦然,同性戀異性戀雙性戀皆適用。現在為了符合政治正確原則,文章的但書都得寫一大落,唉。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