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蘿蔔頭
(台長Lizzy的前言:我很認同蘿蔔頭的這篇最新力作。最近我如果不小心看到別人彈鋼琴的時候,已經不會像以前那樣想大哭一場了,我終於可以微笑欣賞演奏者的琴藝,也可以微笑接受我這輩子都沒辦法彈那麼好。跟蘿蔔頭一樣,我也覺得自己很幸福,已經擁有太多。這世界上許多人都過著比我差很多的日子,我實在沒有資格抱怨自己的人生啊!想辦法幫忙其他人都來不及了!總之,知足常樂囉。)



其實我聽Jazz的樂齡很短,大約從2002年初開始的吧。那時候在台東當兵,跟著一位上尉學長的腳步聽起來的。第一張接觸到的專輯是Keith Jarrett的「The Koln Concert」德國科隆演唱會,所以這張專輯對我來說意義重大。爵士樂其實是個非常有趣而且不需要嚴肅回饋的玩意兒。同一首標準曲目被不同的樂手演奏或演唱往往變成一首新歌似的。不需要到處比較不同版本的差異,也不需要很細緻的耳朵才能算是「聽的懂」。每個人在同一首曲子中都可以聽到自己想要的感覺,都可以發現自己感動的部分,所以對於像我這種懶人來說還真是相當適合。

星期天在八里左岸公園的音樂節,請到在紐約爵士樂界活躍的一些樂手來演出。那晚涼風徐徐,大家坐在舞台前的草地上欣賞最開頭的Piano/Drums/Bass的三重奏,接下來加入Vocal及Saxophone/Trumpet/Guitar的六重奏,讓我真正有種家中CD裡的音樂跳出來在舞台上表演給你看的那種感覺。以前也曾去過台北的一些爵士pub,但總覺得台北玩爵士的樂團太注重技巧與速度的較量,彷彿把Jazz當作搖滾樂來處理,非常吵,幾乎沒有慢下來的時刻。可是那天在八里,一開始的三重奏以鋼琴為即興的主角,貝斯跟鼓負責節奏組的部分。低沉的Bass加上輕柔的Drums,搭配上狂放不羈但悅耳不已的鋼琴聲,這才是我最喜歡的組合啊!舞台上Drums跟Bass眼神都一直望著鋼琴,在叮叮鼕鼕的鋼琴聲中樂於當個不起眼但是無比重要的小配角,隨著鋼琴即興的演出隨時調整自己的步伐,實在是太讚了!後來加入的Saxophone/Trumpet/Guitar組就比較偏向飆技巧,當然也是很出色,六重奏的默契也不賴,可惜對我來說就是少了那麼一點簡單的感覺。

另外我也發現了一件驚人的事情。在主辦單位準備的簡介上,我看到了很多成長背景與我相似,可是卻有辦法在繁忙的工作/課業之餘玩爵士樂的能人,例如:

「邱建二,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機械工程碩士……專職小號演奏家、音樂創作者、演出製作人……為國內最活躍的爵士小號手。」

「陳正榮,畢業於清華大學電機工程研究所碩士,主修固態電子與半導體工程。畢業後於偉詮電子公司擔任IC設計工程師,目前於台大商學研究所碩士班進修中……現為底細爵士樂團長號手,台大交響樂團長號手。」

「張坤德,交大應用數學系畢業……目前擔任變形蟲爵士樂團團長與薩克斯風手。」

這些人也許他們在爵士樂的造詣跟國外的樂手比還有一段距離,可是如果來比學歷的話一定狠狠狂勝!走上爵士樂恐怕是一條不歸路。收入不穩定,每天要花很多時間練習,買樂器聽CD組團都要錢,在台灣也看不到什麼輝煌的未來。是什麼樣的原因說服他們拋棄傲人的學歷,家人與社會的高度期許,義無反顧的走上這條路呢?相信很多人都對於無法兼顧自己的理想與現實的考量而挫折氣餒,選擇了一條相對安全穩當,不用自己承擔責任,不需勇氣披荊斬棘的一條路。我也是。很多時候常常問自己:「如果我沒有走上這條路(以我的例子是,如果我沒有考上好學校然後進了金融業),我現在會是過著怎樣的人生?」在看完「海上鋼琴師(The Legend of 1900)」和「忘了我是誰(The Majestic)」這兩部電影之後,我也曾經很衝動的想去學爵士鋼琴,想在我指缝間能流洩出讓人婆娑起舞的音符。可是我知道我只是三分鐘熱度。我沒有辦法拋棄我現在所擁有的一切,我還是需要這個社會給我穩定的收入,以及對高學歷的「菁英」應該有的期待;我羨慕可以在高級辦公室/豪華廁所內工作/解放的感覺,我無法忍受在街頭賣藝籌措生活開支的掙扎。我相信如果哪天我真的跑去學鋼琴,我真正的朋友在驚訝之餘,一定會說「讚!佩服!有勇氣!」可惜我的家人,我家人的家人,還有家人的朋友同事,朋友的朋友,同事的同事……就會開始勸阻我為什麼要放棄大好前程,可以唸好學校有好工作賺大錢為什麼還不滿意?還好我不是大學聯考狀元,不然過了幾十年後還要被八卦財經雜誌拿出來鞭屍一番,好個「一個台灣,兩種狀元」哪……-__-

電影「扭轉奇蹟(The Family Man)」裡,Nicolas Cage從華爾街頂尖的i-banker、紐約的黃金單身漢,一覺醒來卻發現躺在New Jersey的破爛房子內,自己也變成兩個孩子的爸。在一次與老婆到以前在華爾街常去的高級餐廳慶祝結婚紀念日時,他說他以前是一個對任何事都很確定的人,沒有遲疑,也沒有後悔。可是現在他對任何事都不確定了,常常在懷疑這樣的人生到底是不是他想要的。他以為以前光鮮亮麗、高薪多金的生活是他人生的目標,但經過劇烈的角色轉換後,才慢慢了解到平凡單純但是幸福的人生才是最重要的。我不可能知道我現在這條路到底是不是我想要的,我永遠在疑惑著。可是其實仔細想想,我也已經夠幸福的了。衣食無缺,生活雖有近憂但無遠慮,工作不上但也不很下,賺錢不多但是也不少,假日還有時間還有體力去聽個音樂節。既然已經選擇了這條路,就專專心心的走下去,不要遲疑,也不要後悔。因為「如果我沒有走上這條路,我現在會是過著怎樣的人生?」這個題目你永遠不會知道答案,既然沒有毅力也沒有勇氣扮演兩種角色或甚至轉換到另一種角色,那就開開心心的在舞台下當個觀眾也不賴。畢竟台下沒有觀眾,台上哪可能有演員呢?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