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2月25日,從香港飛往上海出差的旅程,只有我一個人(要去上海跟同事老闆會合)。因為班機延誤,所以在香港機場的Sky Window坐了一陣,享受一個人旅行的感覺,拿出筆記型電腦胡亂寫些東西。

後來終於等到登機,想到有兩個多小時的時間可以自閉,就先將心情調整成孤僻狀態。

我坐的是靠窗位,隔壁坐個金髮碧眼的外國男人,綁著個馬尾。

飛機起飛,海上島嶼伴著夕陽一片金黃,我看得呆了,旁邊傳來一聲"It's quite beautiful, isn't it?"

這個外國男人很健談,所以我一回話之後,交談就停不下來了,於是趕快把心情調整成群居動物狀態,與他攀談。

他是個德國人,不過他的英語很清楚,不會讓人聽不懂。他也住在台北,在遠企附近,工作地點在三重,是家德國公司。

他問我,如果自由選擇住在台北或上海,我會怎麼選。我說當然是台北,但這可能只是習慣使然。他說他也選台北,這是因為台北給人的感覺更放鬆。

我有點驚訝,因為我不清楚外國人對台北的感覺到底如何,只覺得除了傳教者以外,會來台北工作的外國人 大概都是不得已的吧。

他又提到未來我們的護照上會印"Taiwan",他認為這對我們很好。於是我問他,德國有很多人知道台灣嗎?知道兩岸間的關係與淵源嗎?他說講Taiwan 大家都知道,講Republic of China沒人知道。而兩岸的糾葛,知道的人越來越多,所以他說護照印"Taiwan"是好事,對我們的知名度與地位很有用。

這個多事的德國佬又問我支不支持獨立,我說,在沒有戰爭、中國當權者又很糟糕的前提下,當然希望獨立,不過考慮現實因素的話,就要看情形了。結果沒想到這老外也支持獨立,我心想他不需要關心這種事吧,我從來也不想管蘇格蘭、北愛、魁北克要不要獨立呀...還是我的世界觀仍然不夠大?

我說,目前大陸這麼不民主,以此時這種狀況接受統一實在做不到,頂多自欺欺人地「維持現狀」吧,不過德國人看這過程的眼光就不一樣了,他說,世事變化很快,他小時候也不覺得兩德會統一,結果沒想到長大沒多久就統一了。嗯,想想,也對,天知道未來是什麼樣子。世事多變化,同一團體/國族裡的人也有百百種,還是把心放寬,不要作任何一種基本教義派吧。

接著我們談到台灣產業外移的情形,(真好笑,要是跟一個台灣陌生人在飛機上聊天,應該不會聊到這麼嚴肅的話題,結果現在我竟跟一個德國人討論產業外移?)他的看法是,目前只是因為經濟衰退,若是能回溫,就不會移那麼快了,現在只是因為留在這兒死路一條,所以焦急地找出路。

我說我不敢那麼樂觀,因為我不知道下一波主流又賺錢的產業在哪裡,高科技能賺的越來越少,景氣循環越來越快,我知道政府在推生化科技、奈米技術等等,但我們的確能走在前端嗎?能成功嗎?這個德國人倒很有信心,他說,「Taiwan always can find a way out.」

後來又聊到樂透。他覺得我們台灣人很好玩,之前剛上路的時候,全民狂熱成那樣,甚至到了輿論認為要降溫的地步。我自己是認為,樂透給人希望,本身倒沒什麼很糟糕的影響,何況久了自然也會降溫,倒沒必要特意去廢止或是降溫。

我說我會幻想,如果自己中了頭獎,會做哪些自己想做的事情。德國佬則說出了一串很有道理的話,大意是:
「很有趣的是,妳要是仔細考慮中獎後可以做哪些哪些事情,最後會發現有些事妳現在就可以做了。」

唉,真有道理呀,可是我覺得好累,每天上班都累得跟狗一樣,再去做一堆自己真正想做的事,不是累壞了?

他同意,在工作的狀態下,我們做什麼事情(即使是興趣)都是考慮到「有沒有用」、「對未來有沒有好處」,而不是「因為我真的很想做」。

唉,所以,樂透還是要買的,呵。

但我還是不斷在想,自己是不是太膽小、太害怕了?也許,有些事情不用中樂透也能做?我不知道…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