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p 24 Fri 2004 00:06
  • 出口

離開第一個工作之前,有次去新加坡出差,在機場看到一個標示牌:「Way Out」。這麼平凡的一句話,卻讓我衝動地想哭。美式英文的「Exit」還無法讓我有那麼大的感動,然而英式英文的「Way Out」卻像是對我心口猛地敲了一下。我想要找到讓我掙脫的路,不想在這迷宮裡打轉。可以安慰自己「oh, it's ok, you're a right girl in a wrong place.」卻不禁思考,「Maybe you are essentially a "right girl". But, be honest, are you the right girl for HERE? If you know it's a wrong place, why are you still here? Do you think you deserve to be unhappy? Are you such a masochist?」

*** *** *** *** ***

Tori Amos的歌曲"Spring Haze"裡,有一段非常感動我:

and i found out where my edge is
and it bleeds into where you resist
and my only way out is to go


沒錯,「It bleeds into where i resist.」

對在非洲餓肚子的貧困人民而言,生活是一種掙扎,一舉一動純粹只為了活下去。而生長在富裕社會的我們,大多有得吃有得住,卻同樣在掙扎。每本商管書都告訴你,勞工是一種生產要素。你,生而為人,是一種生產要素。把你的工作時間、薪資、生產力,化成一堆數字,你就是這樣被評斷。如果你做著平凡簡單的工作,領著微薄的薪水,平日不加班,五點一到就衝回去接小孩下課,你陪他讀書寫作業,教導他如何關心社會與人群,教他懂得愛與悲憫,讓他未來成為一個正直的好人,這些勞心勞力的事情,抱歉,以教科書的定義,對偉大的工商經濟沒有任何助益。

而當所謂的人類文明與科學越來越進步,社會需要的勞動力越來越少,企業只需要所謂的頂級人才。每個人都有嚴重焦慮。媒體告訴你,候鳥家庭成為常態,為了培養自己成為宏觀的國際級人才,你應該隨時準備好拋家棄子去遠方工作;你下了班應該學習各種「有用的」(對公司有用的)知識技能,提高自己的價值(不是生而為人的價值,而是給公司當工具使用的價值);公司大幅裁員之後股價飆漲,市場給予高度肯定,至於那些被影響的家庭,「活該,誰叫他們不爭氣,不努力提升自己的競爭力」。找不到工作的勞工叫做活該,福利支出叫做浪費,每個人開始懷疑自己的價值,懷疑自己對整個偉大的資本主義社會而言,到底算不算是個「有用的人」。試著掙脫的人,傷痕累累,信心漸失,陷入害怕別人眼光的桎梏,在生活上甚至也可能三餐不濟。

「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矜、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男有分,女有歸。貨惡其棄於地也,不必藏於己;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爲己。」我們靠著苦讀這些東西考上好學校,但從來不把這些內容當成一回事,只把它當成考試時要會的東西,從來沒有讀進心裡面。我們不再關心,社會是否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矜、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社會福利?哈!誰在意!我在意的是我的工作、我的前途、我的競爭力,其他人的死活於我如浮雲!

所以從早到晚工作十六小時的員工叫做好員工,從早到晚二十四小時照顧家人、關心街坊鄰居的人叫做吃軟飯。但是我要說的是,一個小學畢業,終其一生奉獻時間與精力給家人小孩、讓他們未來不會作姦犯科的媽媽;或是一個賣早餐時總笑臉迎人,給辛苦的上班族愉快心情的小攤販;或是無私奉獻做義工的人;或是個願意無償維護古蹟的人;或是拒買破壞環境的公司產品的消費者;甚至是個走在路上看到垃圾會撿起來丟到垃圾桶的人...等等,他們的作為都有價值,也許他沒賺到什麼薪水,沒能提升社會的什麼鬼生產毛額,但他們都是偉大的。比那些官商勾結、污染環境、賺冷血錢的財閥大亨還要偉大。如果我們只能接受一種價值觀,只能接受一種對「成功」的看法,如果我們不能真心尊重每一種人,那麼這算什麼文明與進步?

考上好學校、做到好工作、成為頂尖人才,這些全是靠自己努力而來的嗎?不。有些人先天遺傳到的能力就是沒那麼好,有些人的家庭狀況就是天天打打鬧鬧。各位認為自己好成功、怎麼看都是個優秀菁英的人,請好好想一想:如果上天沒有給你這樣聰明的腦袋、敏捷的反應、精闢的分析與理解力,請問你認為自己有沒有辦法純靠「努力」,就達到今天的境地?這世界上有很多人沒有你這種天生好運,那麼你是否認為其他人沒成就、沒工作,是一種「活該」?是他們不努力?是否還能認為自己所謂的成功,全部是因為自己的努力?在你坐擁高薪與大好未來的同時,你能否漠視其他人的處境?是否還能認為自己若繳大筆税拿去做社會福利,是一種不公平?

我不知道為什麼這世界上充滿著「認為這一切都是自己努力得來」的菁英,也不知道為什麼社會,包括我自己,能被單一價值觀洗腦得這麼徹底,並對於反抗這種價值觀,感到無比恐懼。我想,我們該找個出口,至少讓大家能盡量適得其所,而不需要害怕他人的眼光,也不需要為生活掙扎地如此痛苦。

We need a way out.
We need a world where humanity and compassion count for something.
Not just GDP and productivity.
Don't w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zzy 的頭像
Lizzy

Lizzy's Film Reviews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青
  • 無意中逛到這,看到這篇突然好感動.進步的迷思就是如此,伴隨價值觀的扭曲,最後
    大家越來越不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