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麻辣女王」(Miss Congeniality)時,最觸動我的一點是,我曾經很像劇中的主角Gracie Hart。到現在我仍有一部分觀念很像片中一開始的她,只是程度沒那麼嚴重。

國小、國中的時候,我很討厭整理頭髮、儀容等等的,覺得那根本沒有意義,所以常常連頭髮都不怎麼梳,就出門上學了。而且那時我很討厭那些一下課就梳頭髮、照鏡子、講話三八的女生,一看到男生就不得了,眼神發亮、聲音發浪,我覺得那些女生真是要命地噁心,然而男生好像很吃那一套。我咧,我的書包裡會放小刀,但不會放梳子。

高中的時候我買了十五磅的啞鈴在家練,那時我很看不起拿點東西就嫌重、央求男生幫忙的女生,「這些人一被欺負就要找男生保護,真白痴!連十五磅都拿不動,被欺負的話該怪誰?」我心裡老是這麼想。

所以這樣的我,對於選美以及參選者,抱持的態度就如同Miss Congeniality中的Hart。我跟她一樣,曾經在看那些參選者發表得獎感言時,模仿她們的裝腔作勢、假意落淚等等行為,然後笑得前仆後仰。如果那時我會說英文,搞不好也如Hart一般,會在看著她們發表感言時,譏諷地說:'"If I only had a brain!" Ha-ha...'

不過那種最偏激的階段已經過了,我覺得「新中間路線」最好,這種中間路線不只是指外表,而是指一切。這是一種剛柔並濟,可以大膽地表達自己的想法,可以堅強勇敢,可以有能力保護自己,但並不表示得讓頭髮亂七八糟、穿著邋遢、不在乎外表,才能代表堅強,才能為自己的堅持與信念發言。但是也不要過度虛偽矯飾,每天弄得又美又假,將自己塑造得不像人而像女神,人前許個願就說「World peace」,人後又是只知縱情狂歡、釣凱子、凡事只想到自己。

但是...現在我看到真的很裝腔作勢的選美參賽者時...我還是會像以前一樣,在心裡大笑: "If I only had a brain!" 哈哈哈!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wayfarer
  • 「每天弄得又美又假,將自己塑造得不像人而像女神」,似乎意有所指
    (最近的話題人物?)
  • CC
  • 15磅..猛女~你用的啞鈴比我用的還重啊....
  • Lizzy
  • To wayfarer:
    哈哈,那句形容非常非常適用你說的某女,但是仔細想想,也不是只有她,還有很
    多人(尤其是名人)都是那副德行。

    To CC:
    所以我打保齡球都拿十磅的嘛!不過現在應該不行了...話說回來我好久沒打保齡
    球了。

    其實這篇是我以前亂寫的,但是前幾天跟朋友們聊天又扯到這部,並被他們歸類於
    「非常左派的電影」,我仔細想想還真有道理。既然提到本片,我才順手把這篇感
    想貼出來。
  • CC
  • 這很怪....我可以打十三磅的球,可我不會買十五磅的啞鈴來練啊:P 現
    在台灣還有沒倒的保齡球館嗎?
  • mumu
  • LOVE & PEACE! Ha-Ha!
  • mumu
  • 難怪我們國中會是朋友,我也會在書包裡放小刀(轉圈灑花瓣)~
  • 惡犬
  • 書包裡放小刀@口@
    大姊妳也太強悍了吧
  • 人都有過去嘛...哈哈

    Lizzy

    Lizzy 於 2010/03/01 11: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