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蘿蔔頭

在紐約第51街與Lexington大道交叉口的地鐵站,有一個穿的短褲白襯衫的中國老伯,靠在月台上演奏音樂維生。他吹著一個銀色的類似薩克斯風的樂器,但演奏出的音樂完全沒有爵士樂給人歡樂的感覺。聲音有點像二胡,又有點像笛子。我早上去搭車時他在,晚上回家時他還在。我有一次聽過他吹梁祝,那種在異鄉悽涼的感覺,聽的我眼淚都快掉出來。當別人手上提著大包小包血拼歸來,他還在為一個quarter(1/4美元銅板)或一張一美元的鈔票而奮鬥。當我最後一天回到51街,想要從旁邊偷偷照張相當作附圖,他一看到就連忙搖搖手叫我不要照。我看到這樣又更難過了。

的確,紐約就是一個這樣慘忍又真實的世界。富者如Donald Trump有無數棟紐約的地產華廈,用自己的名字當作高價奢侈品的品牌,很多人還在為他的下一餐在哪裡而苦惱。當遊客們興高采烈的在第五大道血拼,一層之下的地鐵(紐約的地鐵車站沒有空調,一般地鐵站都是又悶又熱又臭又髒)就有這樣的故事上演。每次我看到這些靠賣藝維生的人,我不禁在想,他們的生活到底與我們有多大的差別?我知道不管我這個月工作做的好還是做的爛,月底一定會有薪水入帳。我清楚的知道我付出多少可以拿回多少,可以完全掌握與計畫自己的未來(如果想要有未來的話)。我的生活還算豐富,雖然工作很累,但是會接觸到不同的人,去不同的地方,做不一樣的事。我甚至可以想像我一個月後大概會是怎麼樣,半年後又大概會是怎麼樣,一年後又會是怎麼樣。

那個老伯勒?他不出來表演就沒飯吃,更慘的是,就是出來表演也不見的有飯吃。他日復一日在同一個月台表演,拿著同樣的小板凳,吹著同樣的樂器,會的曲子就那幾首。雖然身邊的人來來往往,他一個也不認識,只希望大哥大姐好心賞一張dollar bill讓他填飽肚子。他不知道他的未來在哪裡,也不知道如果不來表演樂器還有什麼辦法生存下來。

我沒有辦法知道那個老伯為什麼淪落至此,但只要想到如果我有一天也變成那樣,我可能第二天就想自殺了吧。我真的是個非常膽小又害怕不確定性的人。我必須要知道投資報酬率是多少,才敢把我的投資放下去(股票除外)。我的安全感來自於存款簿的數字, 如果數字太少會有嚴重的焦慮感。我的人生目標很簡單,就是賺錢與存錢。而且最好是賺現在的錢,不要賺以後的錢。(比如說唸了MBA以後薪水有多肥多肥之類的)。這個世界太動盪了,誰能保證明天的世界會跟今天的差不多?我對於那些靠自己本事賺大錢的人異常尊敬,不管他是靠高深的財務知識賺錢或是靠跳鋼管舞賺錢。很多人覺得我實際的過頭,但我還是認為人要有基本的溫飽才有本錢來談理想與未來。就算要去做革命家,也要自己是個有錢人或者是認識很多有錢人 (networking!!!) ,才能支付招兵買馬買武器買糧草的花費,不是嗎?

後記:在這邊還是要忍不住抱怨,紐約很多人的水準真的很低(就叫我racist吧,因為我覺得大部分是非白人的水準較低)。隨地吐痰丟垃圾就算了,在地鐵站裡常常會看到三五成群的黑人青少年,穿著過分誇張的服飾,以高十六度的嗓音在車廂內嘻鬧喧嘩,有人管他叫hip pop 還是饒舌,我只覺得如果美國有美客的話,大概就是那個樣子吧……



********
Lizzy’s thoughts:
1. True revolutionists always need to befriend with mobs, or become mobs themselves. It’s for money, networking, and armed force. When I mentioned “true” revolutionists, I mean those who actually put dreams into actions.

2. I feel so blessed that the things I’m good at can actually generate money.

3. All I need is 3M: man, money…and money. (Maybe for some girls “man” represents “money” as well.)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留言列表 (25)

發表留言
  • 1.Maybe for some girls it's“men", not“man"。

    2.這年頭每個人光是消除自己的不安就已忙得沒時間管他人死活了。

    3.同樣的事情台北街頭也每天上演。

    4.我家巷口安養院很多老榮民每天早上下象棋,記得小時候還常報導榮民之家,
    改朝換代以後就不了。我很慶幸外公跟我們住在一起,時間久了總有榮民拿刀互
    砍的新聞。

    5.蘿蔔頭標題下得很有商周味。

    6.蘿蔔頭你一定吃得起大蘋果的。
  • 7.吹著一個銀色的類似薩克斯風的樂器,但演奏出的音樂完全沒有爵士樂給人歡
    樂的感覺。聲音有點像二胡,又有點像笛子。

    我想那叫嗩吶。
  • 小J
  • 「我想那叫嗩吶。」哈哈!
  • Lizzy
  • 其實嗩吶很讚啊。

    也許是因為最「通俗」、最為人所熟知的嗩吶音樂,就是喜慶喪事那些吵翻天的噪
    音,所以嗩吶本身變成很好笑的樂器,連我自己有時候也會拿這開玩笑。但是諸君
    哪,不覺得嗩吶的聲音跟風笛或薩克斯風有點像嗎?其實拿薩克斯風來吹中國的送
    葬音樂感覺也很對味哪。

    嗩吶要吹也不容易,厲害的人吸氣吐氣都可以吹。而且聲調可喜可悲,還可以模仿
    馬叫之類的,在交工樂隊的專輯裡還拿來模仿摩托車

    大家可以去聽聽交工樂隊的「菊花夜行軍」,開頭的嗩吶與月琴保證可以讓大家心
    頭淒涼。

  • spaghetti
  • 菊花夜行軍...
    聽起來蠻煽情的...
  • Lizzy
  • 不不 還是IBM的NB比較煽情
  • wayfarer
  • 怎麼第一跟第二篇回應是匿名的呢?
  • 因為有個雞雞人在耍雞雞
  • Lizzy
  • haha why suddenly everyone goes anonymous...don't be shy la~~

    BTW, guys, keep making comments pls. Reading your comments is
    really mood-lifting.
  • cloudwind
  • 菊花夜行軍讚啊,講到這個我就想到前一陣子聽表演聽到的好客樂隊,如
    泣如訴的嗩吶,剛好是一天的最後一個表演團,害我覺得這樣收尾怪怪的。
  • spaghetti
  • 海洋音樂祭結束後無名相簿都是泳裝照...
    我想有一半的女生只是想穿泳裝吧...
    講到這個不得不提無名很多女生在海邊跟泳池拍照
    臉上還化著大濃妝
    不管身材多辣都讓我倒盡味口
  • Lizzy
  • 哈哈,最後一首真的還是熱鬧一點比較好,否則帶著悲悽的心情回家睡覺真慘...

    spaghetti說的那段話...好啦我知道是真心話,不過,如果有男生不那麼想,也
    記得要這樣對女友回答。這是終極標準答案!
  • CC
  • 吾與麵矣
    女人請搞懂一件事,你男人在意包裝下的本質更多。
    因為那是他天天要面對的現實。

    幹網路公司的客服是還要我等多久!?
  • spaghetti
  • 對呀 不是不重視外表
    只是不能只有外表
    不怕沒腦女人
    最怕自以為有腦的女人
  • Morris
  • 對於我的女友
    我重視包裝下的本質
    對於細肩帶辣妹



    我重視親眼所見的現實
  • wayfarer
  • 樓上的男士們都很誠實
  • keyman
  • 我喜歡有腦袋的女人
    不是那種一天到晚要你講笑話給她聽的呆女
    工作能力很強其實跟有沒有腦袋一點關係都沒有

    我雖然喜歡短線進出
    但這碼子事我好像蠻長線的
  • Lizzy
  • 本質最重要哪,其他什麼東西都會消失。外表啦錢啦房啦車啦,都會變哪。

    說到變,最近真覺得一切都很無常,真想死抓著個不變的東西不放手啊。
  • Morris
  • 我不貪心
    變與不變都無妨
    只要給我上週的油價就好了
    $2.69 -> $3.49............
  • CC
  • 我想起志遠公的名言:人生唯一的不變就是變啊~

    當人生活到
    人生唯一的不便就是便
    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
  • spaghetti
  • 我最近開始上班
    有點便不出來
    真的 人生唯一不變的就是便不出來呀
  • Morris
  • 健康講座

    “便與不便“?
  • keyman
  • 不便真是人生中最痛苦的事阿
    意麵 記得在成功嶺新訓的時候嗎......
  • spaghetti
  • 好險我咬緊牙關
    生片第一次灌腸差點就在成功嶺了
  • 梅安國
  • 原來那句話是蔡志遠說的啊...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