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英格蘭銀行,我們逛了逛Cheapside,又到著名的圓頂教堂──聖保羅大教堂瞧瞧。這棟建築的前身,在西元604年就已存在,但是之後多次經歷毀損,例如1666年倫敦大火時它就被燒毀,現在看到的教堂就是那場大火後重建的。二次大戰的時候,聖保羅大教堂也被波及,但是整個圓頂據說毫髮無傷。1981年,黛安娜王妃與查爾斯王子就是在此結婚的。我們原想進去參觀,可是...大家應該猜到了吧,超級貴!一個人要9英鎊,想想我們不是教徒,花這錢參觀似乎太傷荷包了,所以我們就在入口那邊朝教堂內瞧瞧﹝真的很壯觀﹞,再出門口照照相。門外階梯與草坪上仍然坐著許多在此休息的上班族,拿著三明治坐在地上看報紙,感覺真是不賴!之後我們又到聖保羅大教堂地下室看看,那邊有個地窖咖啡廳,不過氣氛似乎有點不夠,與教堂沒那麼搭配。再往裡面逛,又看到紀念品店了,天哪。果然進來這一區就不用門票。



離開教堂之後,我們到附近的Starbucks喝咖啡。我的Iced Latte沒有什麼味道,也沒糖可以加﹝他們只有固體糖﹞,我朋友的星冰樂則是太甜,要是把這兩杯混在一起大概最好喝吧。噢,我真是厭惡Starbucks營造的噁心形象,在我眼中它只是一家咖啡館界的麥當勞,何況它的經營策略本來就近似麥當勞,只是打的市場不同。我會吃麥當勞,但我不會在一家麥當勞裡面「自我感覺良好」;為何有人在Starbucks能因它的氣氛而「自我感覺良好」啊?請大家在Starbucks圖一杯可快速帶走的咖啡時,先記得這家可恥的公司剝削了多少可憐的咖啡農、優雅裝潢需要的錢都是多少貧窮咖啡農小孩的屍體換來的,然後低頭離開現場。

此時已經兩點多了,還是有一堆穿著西裝的上班族聊天打屁,到底他們工作時間都在作什麼啊!不過,喝著這噁心的咖啡倒讓我們想到:還沒有在英國喝下午茶耶!於是我們去就在附近的Swissôtel The Howard飯店喝下午茶。Swissôtel The Howard飯店就位於Temple地鐵站附近,而我回台北之後,才知道達文西密碼裡面其中一個景點,就是"Temple",不過我原本就不會因這部電影追逐景點。選擇Howard而捨Ritz下午茶的原因很簡單,第一,Ritz的下午茶要32英鎊;第二,我朋友今天穿牛仔褲,不可能進得了Ritz。原本我們也擔心Howard有服裝規定,不過當我們大搖大擺地進入大門,詢問哪裡可以喝下午茶,接待人員就客氣地把我們帶到一樓的餐廳用茶了。

今天感覺頗悠閒,但又說不出地感傷。明天就要離開倫敦,很多景點還沒時間看也就算了,即使逛過的地方,我都還想再走一次、再看一眼,真的不知下次能來是什麼時候。若是出差來倫敦,那不能算。出差與旅遊絕對有差別。跟同事來或與朋友同行,也絕對不同。倫敦也蠻殘忍的,越知道我們捨不得它,它就越是放個大晴天。如果它跟咱們第一天來的傍晚一樣,大雨下得跟石頭一樣,也許我會覺得離開這鳥城市不錯。但是現在...

我之前去過的都市都在亞洲,甚至可以說都是華人區域的,香港、澳門、廣州、深圳、珠海、上海、北京、新加坡等等,從沒有一個都市「真正」讓我不捨。香港也許吧,在我很小的時候。但是其他的都市,有些我覺得「不錯,下回不排斥來」;有些是「來一次就夠了」;有些則是「我真希望這輩子從來沒到此一遊過」。即使是香港,每次離開時,也都覺得「這回玩得差不多了,我很想回家,但是下回還會想來」。然而此次倫敦行卻讓我一點都不想離開,這感覺真是難受。

因此,坐在這兒喝下午茶,一方面跟朋友聊得很開心,另一方面卻娘了起來,唉。

不過,還是要介紹一下這裡的下午茶如何。這裡提供的是正統三層的下午茶,最下層是三明治,中層是甜點,上層則是scones。他們的三明治真的很棒,尤其奶油蘑菇與煙燻鮭魚這兩種非常美味;甜點有些過甜,但是香蕉蛋糕很好吃。至於scones,其實我們頗飽,我是因為不甜又沒咖啡味的星巴克Latte,我朋友則是因為甜過頭的星冰樂──碳水化合物口味。於是,我們決定把scones偷帶走!為什麼不請服務生幫我們外帶呢?嗯,因為感覺那樣有點丟臉,吃個優雅的三層下午茶竟然說要外帶。各位也許會說,偷偷把四顆scones帶走也蠻丟臉的,但至少沒人知道。於是,我負責把風,看看是否有人接近,我同伴因為坐的方向面牆,比較方便,所以負責把scones一顆顆地包在面紙裡,再交給我放進包包。我們就這樣賊頭賊腦了幾秒鐘,把scones裝完之後,繼續若無其事、優雅高尚地喝下午茶。

開心地聊完天、喝完茶之後,我們走出飯店迎接耀眼陽光,在河邊逛了一會兒,大約近五點,就與倫敦上班族一起至Temple地鐵站搭車回家。我們這回要坐的是Circle線,它是條環狀線,繞著倫敦市中心畫圓圈,與其他地鐵線共用鐵道。Circle線本身是條較新的線,因此車體比較新,但是Temple站這兒與Circle線共用軌道的地鐵線,非常老舊,班車更誇張,常常得發動好幾次,甚至還有一輛發動了約六次才成功。原本我還擔心,是不是倫敦難得一見的地鐵癱瘓事件就要發生,現場直擊的我也可以像批踢踢八卦版鄉民一樣高喊:「媽,我上電視了!」不過看周圍倫敦人都一副漫不在乎的模樣,大概對此情形習以為常。

我們的班車進站,跟著一堆上班族擠上車之後,忍受令人窒息的空氣撐到High Street Kensington下車。出了地鐵,我們想朝海德公園走去(High Street Kensington在海德公園西南方,我們的飯店在北方),我的「倫敦迷路症候群」又發作,完全不懂自己身處何處,東西南北又在哪兒。我朋友卻又在最短時間內找到正確方向,不知是身上有指南針還是嗅覺靈敏到可聞出海德公園的草香(跟羊一樣)。

不過,往公園途中剛好找到一家電腦通訊器材店,我們的相機記憶體都不夠了,所以想進去找找。我朋友需要compact flash,站在USB等儲存工具區域找了半天沒著落,我說:「可能會跟相機擺一起吧。」我同伴起先不太相信,後來發現我的猜測是正確的!果然我有英國人的直覺,哈!其實回頭想想,對一般不熟科技產品的人而言,應該不會以電子產品的「用處」來分類吧,他們想的可能是「反正這是數位相機用的」,管它是電池還是記憶體,客戶可能都會先往數位相機櫃台詢問。

我們找到了compact flash,但它被放在相機櫃台後面,客人沒法自己拿。櫃台人員正耐心地與一對亞洲面孔說明相機功能,我們只好枯等。等到後來我真有點不耐煩了,萬一那對客人要問到每個按鍵、每個螢幕上的符號都懂了才罷休,怎麼辦?這倒是教我懷念積極的台灣店員了。遇到這種情形,台灣店員通常會暫停一下說明,探頭問問枯等的客人要做什麼,如果只是要買個小零件就走,當然可以馬上拿給客人;如果這客人也需要長篇大論的講解,就拿個商品樣品給他,請他等一下。這樣可以盡量照顧到最多客戶,讓他們不會因為等太久而離開,因此賺到更多錢。

我們這位英國店員不一樣,在我們等了快五分鐘,店員終於轉過來對我們說話。我以為可以直接請他拿compact flash給我,沒想到不行。他直接說一句「請稍等」,馬上又轉頭回去,繼續他不容間斷的鑽石級服務。

好在那兩位亞洲人並不準備在此耗一整晚,等了幾分鐘後我們終於拿到了compact flash,不過考慮後覺得太貴了,將近七十英磅,這家店又沒有記憶容量更小的,所以乾脆為我的Sony T1買memory stick,512MB,Lexar做的,要價四十英磅,當然比台北貴,但至少比compact flash便宜。

出了店門口,我們進海德公園休憩。走到了前幾天我們餵鴿子與鴨子的小湖邊,在草地上選了躺椅坐下。坐了沒多久卻有人來跟我們收錢!原來這裡一個位置坐兩小時要1.5英磅!我實在太驚訝了,我同伴更是在交了錢後碎碎念起來:「你看他一天的工作內容是什麼?就是在公園裡繞來繞去收錢而已耶!」講得如此義憤填膺,大概是因太羨慕而產生忌妒與恨吧。

我同伴又開始餵鴨子了,這回拿的是從下午茶「偷」來的scone。原本只是要餵走到我們面前的兩隻鴨子,但一如預期,具積極人格的鴿子也衝過來搶。我們面前的兩隻鴨子中,有一隻非常「有尊嚴」,對於丟下來的食物,只要牠發現有其他動物想搶,牠就會把頭挺得高高的,一副無動於衷的樣子。但牠其實是餓的,一旦有其他動物未注意到的食物,牠就會飛快地把食物吃掉。我看著牠,又氣牠的笨、又可憐牠的個性,這種鴨子要不是活在海德公園,大概早就餓死了吧。

我們就坐在這昂貴的躺椅座位上,享受新鮮空氣與落日餘暉,順便討論中西社會的生活態度與賺錢方式,各位顯然可想見本人比較欣賞歐洲的觀念。我也不是在去中國化或去亞洲化,而是普遍說來,我天性就比較贊同歐洲思想,這沒辦法,也不是故意的。我對亞洲「重視讀書、考試」的觀念更是厭惡透頂,即使我算是既得利益者。不過這些說來話長,以後再聊吧。

之後我們起身小逛一圈,往飯店方向走去,途中草地上還有幾隻鴨子搖搖擺擺地走來走去,我朋友還跟在一隻鴨子身後模仿牠的動作,哈哈。不過,因為我…有點想上洗手間…所以我們就離開海德公園,回飯店休息。明早還得早起坐輕軌、以及去白金漢宮呢!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bluepoet

  • 太可怕了
    完全鉅細靡遺........

    我輸了
  • cobain
  • 題外話
    有次在屎大巴克斯裡買一杯拿鐵
    等待過程中看到了一張照片
    照片裡是一雙烏黑沾有泥巴的雙手
    然後捧著色彩豔麗的咖啡豆
    當下的感覺是"真噁"
    當下我完全不懂這張照片是要表現出咖啡豆的美麗顏色
    還是種植咖啡豆的辛苦
    為了一杯咖啡
    所犧牲的是一群農夫把自己原本可以用來耕作出玉米等民生糧食的農地
    結果用來耕作其他所謂"有文化"的人的享受
    我也承認屎大巴克斯是個相當方便的地方
    但是我從來不覺得去屎大巴克斯是件多麼高尚的事......
    雖然它時常撥放著Jazz或其他好聽的音樂
    似乎是要刻意的營造出某種氛圍....
    sorry ...
    好像真的岔題了.......
  • Lizzy
  • To bluepoet,
    美好的事情我都會很努力地記得...

    To cobain,
    說得好,"真噁"。某些"高尚文化"感,都是非常血腥的。很多人眼中的「國際化」只是「美國
    化」而已,噢,不對,是「美國的資本主義化」而已。明明狹隘到不行,還可以自以為站在巨人
    肩膀上看世界。有些人是站在巨人肩膀上了沒錯,但是看不看得到東西,就要看每個人的膚淺程
    度了。
  • lonelyplanet
  • 你的遊記實在太特別 充滿個人特殊想法 非常好看 還有續篇嘛??

    還有你對腥叭嗑的評語超讚
  • Lizzy
  • To lonelyplanet,
    我一定會寫完的,週末應該會貼上去。謝謝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