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起個大早,吃完在倫敦的最後一頓早餐,就去坐地鐵了。倫敦的地鐵有一部分是輕軌(Light Rail),可以說是輕型火車,前身是20世紀初期的有軌電車,但坐起來更快速、舒適。它的運量比高運量的捷運﹝也就是所謂MRT﹞小。雖說是輕軌,但現在的輕軌鐵道並不如以前輕,仍有40kg/m至60kg/m,所以「輕」這個字主要是反映運量。我們撘乘昨天坐的Circle線至Bank站,轉搭輕軌鐵路至Canary Wharf。

坐上輕軌,剛開始還在地底下,過一陣子就到地面上了。我們坐在車的最前頭,景色一覽無遺。途中經過一些比較貧窮的區域,但不變的是,整體環境仍然很整齊。漸漸地,建築風格開始轉換,往前一望看到許多高樓大廈,給人香港中環的感覺,但沒有那麼擁擠。於是我們知道,位於倫敦極東邊的Canary Wharf到了。這裡是倫敦的新興金融區,在倫敦中心市區看不到的高樓都在這裡。90年代初期,Morgan Stanley看中這一區的便宜地價,把這碼頭區買下來徹底改造,如今就成為非常現代化的金融區。於是,有些大型銀行仍固守在英格蘭銀行附近的舊金融區,但有些金融機構則轉戰Canary Wharf。我覺得這種發展很好,因為對美麗的倫敦而言,要是硬把這些冰冷的高樓放在倫敦的中心區,一定非常醜陋。讓這些沒文化沒歷史的醜高樓,一齊聚在離倫敦鬧區相當遙遠的地方,就不會破壞倫敦的美。


我們逛了逛,原本想找尋前往Greenwich的路,卻找不到,問了幾個交通工程人員才知,從這裡想去Greenwich必須走頗長一段路,然而我們今天下午就要出發至蘇格蘭,十一點半還要看白金漢宮衛兵交接,只好放棄。回頭往地鐵站前進時,卻找到了敝公司的建築,哇,的確非常醜,感激它沒建在倫敦市中心看得到的地點。


我們回到Canary Wharf地鐵站,這回不坐輕軌了,直接坐Jubilee線回市區的Green Park。Jubilee是條嶄新的地鐵線,Canary Wharf站的設計更是新潮時尚,所謂新潮時尚,除了乾淨整齊以外,還代表「灰濛濛一片」──牆、地板、列車,都給人銀灰色的「都會冷冽感」。其實我覺得很醜,不過沒關係,重點是這條線的地鐵速度飛快,車也絕對發得動,於是我們坐上舒適嶄新的列車,趕回古典的倫敦。

走出Green Park地鐵站,耀眼的陽光讓人都快曬傷了,但氣溫並不高,空氣也不潮濕,所以非常涼爽舒適。有些遊客就坐在草地上,聊天或睡覺,悠閒輕鬆。我們也找了一片草地休息,附近還有個肥佬打著赤膊睡覺。我們躺在地上享受草香,我朋友卻又爬起身,拿出相機拍起小野花與野草來了。「綠園」真的是名符其實地「綠」成一片,尤其今天天氣實在太好,整片綠園更是綠得囂張。這兒實在太舒服了!然而我們還得看衛兵交接,時間也已接近十一點,該去搶個位置。

下圖:綠園一隅


下圖:從白金漢宮望向綠園大門


白金漢宮門口已經擠滿人,包括它正前方的圓環。週遭人們說著各種語言,這裡真是正統的觀光客集散地,哈哈。我們選擇了適合的位置,與大家一起等待。當樂隊與前來交接的衛兵走向白金漢宮時,遊客們急忙高舉相機拍不停,不過,事後證明有很多時間可以慢慢照,不用急。衛兵進入白金漢宮後,在空地上列隊等待,帶頭的旗手就在那走來走去,遊客拍到後面也手軟了。對我來說最好笑的就是他們戴的帽子了,似乎眼睛都遮住了耶,他們是怎麼看路的呢?


又過了一陣子,終於等到另一批衛兵到達,兩邊開始交接,但是這交接沒有我想像中盛大,我們看到兩邊的老大走到正中央,舉舉刀,然後交頭接耳,似乎在問「昨晚那個妹怎麼樣」,然後輪流走來走去,之後就是樂隊演奏了。說實話,這樂隊更與我想像的不同,他們翻譜、站立的樣子,沒有「軍隊」的感覺,頗為鬆散,反而令我懷念起北一女的樂儀隊。而且,他們樂隊演奏的音樂,並非澎湃高昂的軍歌,反而頗為柔潤悅耳,感覺有點奇怪。我跟朋友都覺得沒有想像中精采,再加上還得回飯店退房趕火車,於是趕快坐地鐵回飯店。

在Notting Hill Gate站下車,我們衝回飯店,隨便把行李包走就急忙退房了。因為房間費用早已預付,退房一切順利,唯一不順利的是,原來打每通電話的轉接費用就要兩英鎊!各位記得我們第三天去聽音樂劇發生的票務危機吧,為了確認那兩張票,我們打了很久的電話,又因為Ticket Master總是在忙線中,我們最少打了十通以上。而我朋友也有打電話回台灣。重點是,我們是用電話卡打的,所以這個每通兩英鎊的費用,純粹只是轉接費用而已,太恐怖了!﹝遊記補充:在我們聽完音樂劇後兩天,回旅館時發現我們的票送到了,這是哪門子服務啊!﹞

不過,我們還是乖乖付了錢,拖著行李離開Ramada。原本要往Notting Hill Gate走去坐地鐵,轉念想想,地鐵還要爬著狹長的樓梯,搬運行李很痛苦,又想到現在才一點出頭,我們的火車是兩點,坐公車應該來得及,於是坐了往Oxford Circus的公車,再換可到達King's Cross Station的公車。上了會到達火車站的公車後,我們悠閒地欣賞風景。這是個星期四的午間時刻,Oxford Circus逛街人潮洶湧。我直覺上認為倫敦街道的紅綠燈設計有問題,常常過了個綠燈就是紅燈,所以總是在塞車。不過倫敦的交通號誌規劃一定比台北難,因為台北的主要幹道都是南北向或東西向,所以規劃上,就讓同方向的大馬路,紅燈/綠燈一路到底即可。但是倫敦的路既小且彎,沒辦法如此安排,因此常常好不容易捱過一個路口,卻馬上遭遇一個紅燈,或是即使綠燈也過不去,因為下一段路還是紅燈,車子都塞在前面。

我們冷靜觀察倫敦交通、一邊跟車上一位小女孩玩。她引起別人注意的方式,就是抓著個大玩具作勢要把它吞下去。但我從小女孩聰明狡猾的眼神中,知道她非常清楚這東西不能吃,她純粹只想作出這種動作引我們注意,真是個小壞蛋。一旦我們對她的血盆大口露出驚訝的神情,她就得意地對我們笑個不停。

不過,隨著時間一點一滴過去,我們開始緊張起來。火車時間是兩點,我們現在一點四十幾還塞在路上,而且不曉得離國王十字車站還有幾站。我朋友跟司機提到我們趕時間,司機也莫可奈何,「交通就這樣子呀」。這時我又懷念起台北的大有客運了,開起公車像在飛一樣,黃燈搶紅燈也搶,照那種開法,我們也許早就在火車站喝咖啡了。隨著時間逼近,一點五十幾分,我們又被塞住了,而且完全不知距離目的地多遠,心情實在很忐忑,卻又無能為力。終於殺出車陣,我同伴發現國王十字車站就在前方數十公尺,趕忙準備好行李堵在公車門口,車門一打開我們就像滿出來的行李一樣,馬上從公車裡「掉出來」,一股腦兒往前衝。

衝進車站後,我們看著班車列表,三秒內找到咱們火車所在的月台是五號,再往前望:咦,前方這個月台就是五號啊!噢天哪感謝老天,那輛火車還在,牆上時間顯示:一點五十八分二十三秒。我們只要再慢個一分半鐘,就糗大了,天知道今天稍晚往愛丁堡的火車是否還有空位,當初我們買票時,原本想買晚點的,但櫃檯告訴我們,更晚的票都更貴,因為是尖峰時間。

我們能驚險地趕上火車,都要感謝國王十字車站完全是個開放的車站,乘客不用爬過樓梯、也不用先在閘口驗票,就可直接進入月台。我們在E車廂上車,但是座位在M車廂,因此得拖著行李擠過漫長的路程。上車沒多久火車就發動了。字母編號比較前面的車廂,都是頭等廂,座位與走道皆很寬敞。有一邊是兩人面對面的座位,感覺頗浪漫。

走過了前幾個高級車廂,就進入了標準車廂,走道頓時變得很窄,我得將行李側提才能擠過,手都快斷掉了。終於來到咱們的M車廂,我們將行李安置好,找到自己的座位。標準車廂的每桌都是四人座,中間有個大桌子。這時我已經餓壞了,拿出昨天下午茶的scones猛吃。填飽飢餓的肚子之後,我們終於有心情觀賞如畫的風景。英國人真的是個很無趣的民族,不管什麼地方、什麼角落,一切都整齊乾淨,不會看到破壞美景的東西。每戶人家都像童書裡的夢幻小屋、每片草原都整整齊齊,連草的高度都差不多。我們試著把途中看見的美景拍下來,但車行太快,困難度很高,拍攝到的照片,其震撼程度完全不可與親眼所見相提並論。


我朋友去吧台買飲料,順便瞄了一下頭等車廂,回來跟我說那邊提供的是正統西餐,有前菜、主菜、甜點的那種。果然上流社會就是不一樣呀,頭等車廂的乘客在火車上享用正式餐點、欣賞窗外的原野風光,標準車廂的我們啃著乾巴巴的scones配礦泉水與可樂,真是,到底何時才能中樂透呢?

不過,無論是頭等車廂亦或標準車廂,英國的鄉間野趣都是無與倫比,如果有人想去英國玩,建議你坐一趟火車吧。

途中經過幾個大城市如約克(York)之後,我們漸漸接近蘇格蘭的領域。植被的變化相當明顯,在英格蘭隨處可見的一整片黃色小花已不復見,倒是出現許多叢黃色花朵的植物,很誠實地說來,這種植物長得並不好看,遠遠看起來像是山上長的瘤﹝我同伴說的﹞。更神奇的是,隨著軌道不斷攀高,我們才剛看到清晰的北海,卻突然進入了一片濃霧區,台灣三義那兒常出現的大霧,與這裡無可比擬,這邊的能見度恐怕連十公尺都不到,完全進入一個幻境,難怪我同伴就說,住這種地方的人一定常有奇幻想像,會寫出膾炙人口的魔法故事。

過了一陣子,濃霧漸散,我們慢慢接近愛丁堡,到達時已是六點半左右。走出車站,在這個奇幻世界中,我同伴此趟行程中第一次找錯方向,到了某座橋上才發現飯店在車站的另一邊。回頭走時赫然發現一整排美麗如城堡般的房屋!每一棟都像哈利波特裡面的霍格華茲魔法學校!

天空飄著細雨,氣溫也頗低,我們拖著沉重的行李往上坡路段走去,此時街上靜悄悄沒什麼人,舊城區這邊地面是崎嶇的鵝卵石路,我們又餓又累,我同伴更是近乎崩潰。走了二十五分鐘左右﹝加上迷路的時間﹞才終於到達飯店。入住程序很快完成,飯店接待櫃檯那兒放了一盆鮮紅的蘋果,我同伴大概已經飢寒交迫到極點,看到蘋果就好像羊兒看見草一樣,眼神閃出許久不見的光芒,直接請問飯店人員這些蘋果能不能拿,飯店人員點了頭,我們就拿了兩顆上樓。

我們的房間非常高檔,面積大、佈置溫馨、浴室氣派,家具也都很有質感,經過窩囊的火車標準車廂之旅、又一整天都沒吃什麼東西的我們,進了這房間,開心地簡直要瘋了。終於感覺自己還是有點錢的,哈哈。我朋友狼吞虎嚥地在一分鐘內啃掉一顆紅蘋果,還不夠,又拿出前幾天在倫敦Tesco買的青蘋果吃,第一反應就是「好酸好難吃」,但後來又說其實還好,叫我吃吃看。我一時不察,吃了一口,天哪真是難吃到爆!酸得我眼淚都快掉出來,趕緊回頭啃我的紅蘋果。旅途中的友情果然是經不起考驗的。飯店的這蘋果真的不錯,當然也可能是因為我太餓了。

這回我們決定非吃個大餐不可,於是在飯店休息夠了之後,準備去旅遊書上介紹的某家餐廳吃晚餐。這家店叫做Tiles,位於愛丁堡最為熱鬧的街──王子街附近。我們飯店距離那兒有段路,大約要走15至20分鐘,而我們都已經累得發昏,所以決定坐公車。過了馬路至站牌一看,從這兒到王子街的公車只有兩種,其中一種最後一班早就過了,只剩另一班36路公車,最後一班是7:43pm。此時已是7:40pm,我們擔心要是這兒的公車司機跟台北的開得一樣快,也許我們就錯過最後一班車了。幸好愛丁堡的人作息都很緩慢,7:43pm我們看到36路公車緩緩駛來,開心地坐上車。在愛丁堡市內,不管坐到哪,公車一趟都是一英鎊,我想真的只有觀光客會坐。整個精華的市區不大,公車載著我們穿過幾條路、過了橋,五分鐘就到王子街了。下了車,我們置身於這個魔幻城市裡,夕陽透過雲層照下來,形成帶著紫色與橘色的神奇光彩,如果走幾步路後真的看見Hermione真的穿著巫師服帶著魔仗出現在我面前,我也不會訝異。


我們進了這家「Tiles」餐廳,深褐色的裝潢與裝飾花朵看來非常隨性卻又優雅,吧台在正中間,周圍則是座位。格窗透來陽光更是浪漫。我朋友點了蘇格蘭的傳統食物"Haggis",我則點了"Steak and Ale Pie"。"Haggis"幾乎可說是蘇格蘭的國菜,是把羊的內臟切碎,伴上洋蔥與某些香料,裝進羊肚裡面煨煮而成。上了菜,我的餐點實在非常好吃!牛排不是乾煎,而是用類似紅燒的方式處理,牛排的肉汁搭著濕軟的洋蔥很香濃,將”Ale Pie”﹝一種蓬鬆好吃的派﹞沾著吃實在是人間美味!至於”Haggis”,我朋友一開始覺得還不錯,不過吃久了有點噁心,東西黏黏軟軟的,感覺像嬰兒食品。


用完餐,喝完健怡可樂,總算覺得精神氣力又回復了,付了二十元英鎊離開餐廳出去走走,看了一下他們充滿新古典主義風味的新城區。時間已約九點,天還微亮,我們試著找公車,卻看到一棟歷史悠久而有威嚴的建築,原來是Royal Bank of Scotland,但不確定是不是總部。


之後我們看到一條”Multrees Walk”,我朋友用廣東話發音與英文混合說”牟tree啊”﹝沒有樹﹞,真是令我傻眼,不過這條walk還真的沒有樹哩,哈哈!

走了幾段路,沒有可以回旅館的公車,我們於是在愛丁堡漫步走回旅館。


旅館附近就是愛丁堡大學,但是這建築非常具「現代感」,意思就是,蓋得很像在台北或紐約新蓋的大樓;意思就是,真的很醜。至少在一個美麗的古老城市裡,它會顯得很醜。而旅館的對面,有個「動感地球」(Dynamic Earth),裡面展示地球演變歷史過程,以及天文地理知識,這棟建築也是非常「時尚」。旅館附近還有蘇格蘭的議會(Scottish Parliament),這更醜了,灰灰的外觀配上奇怪的土色彎曲管子,簡直醜到讓人哭出來。這些都是新建築,當然我們不能期待愛丁堡人世世代代都蓋小城堡,但是,至少也別蓋出這麼破壞市容的東西吧。

記得在倫敦近郊的時候,我們也看過正在起建中的賣場與房屋,好笑的是,不管裡面是水泥還是鋼筋,外面還是會砌紅磚頭,再蓋個老式的屋頂。即使現在都二十一世紀了唷,叫他們蓋新建築,看起來還是跟工業革命時代一樣,哈哈英格蘭人真的很無趣,但是我喜歡。然而愛丁堡這邊不同,他們真的蓋起這種醜巴巴的摩登建築,實在太可惜了。

回到旅館,我們享受高級的衛浴系統之後,疲累地進入夢鄉。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