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看完了一本名為「The Cheating Culture」的書,裡面提到了「作弊」這檔事情,在現代美國社會是如何風行草偃、上行下效,也提出了各種擔憂,因為「社會契約」的存在,必須靠著某種共識,社會上「因不守契約而得利者」也不能超過某種比例,否則契約將面臨瓦解,原有的價值觀與約束隨之崩潰。就像利用長假在台灣旅遊,開上高速公路,依規定是不准行駛路肩的,違者應受罰。但是若罰責不存在,或是有名無實,沒人被罰,在高速公路上塞車塞到膀胱無力的守法駕駛,看到幾輛汽車從路肩呼嘯而過的時候,也許心裡罵了聲髒話,但還不至於氣憤;然而要是他看到路肩車輛簡直是川流不息、車水馬龍,一路行進順暢,反觀正規車道卻是塞成一片,動彈不得,一定會感到很氣憤。再想想那些超車的車輛,開到前面車道縮減的路段,還會塞回正規車道,造成現在守法的駕駛人們被推到更後面,簡直像白痴一樣被佔便宜,也就是,當不遵守法律的人瀟灑地從台北開到高雄時,守法的人還在車上包著尿布困在新竹。如此一來守法的人會越來越少,整個交通規範瀕臨瓦解,以後上高速公路就再也分不出路肩在哪了。

不過,雖然作弊是不對的行為,我猜大家或多或少都有作弊的經驗吧,從考試作個小弊到卡公司油等等,雖然是作弊,但是大多無傷大雅。我自己也是,最好笑的是,國中時代的小考作弊,對我來說是萌著「顛覆教育體制」之芽的行為哩!看來我小時候,革命之火就已經在幼小的心靈裡燃燒了。

為什麼說國中時代的作弊,是為了「顛覆教育體制」呢?其實小學時代的我,內心是很在意功課的,再加上老天給我考試天份,隨便考都是第一名,偶爾不是第一名我就很難過。上國中後,初期我還維持一樣的想法,但後來想法漸漸改變。尤其導師很計較成績,連雞毛蒜皮的小考試,都對分數計較得要命,英文單字拼錯一個打一下手心,後來還每日計算小考加總分數,將排名寫在黑板上。承這位導師的啟蒙與教誨,我當時就開始認真思考「分數的意義」。得到的結論是:「沒有意義」。好啦,就算是有些小意義,也不足以成為讓人每天擔心、甚至會因此挨罰的事情。考不好就考不好嘛,又不是掏空公司資產、作姦犯科、禍國殃民。人應該戒慎恐懼的,應該是自己是否可稱為"decent"的人,而不是自己是否把"Saturday"拼對了。拼對當然最好,但是拼錯也不用被打吧!

於是,雖然沒有搖旗吶喊說要罷課,我還是有為破壞教育體制盡了一份心力──我開始作弊。

我的作弊,不是抄別人答案。我是個疑心病很重的人,大家看我聽到什麼事情就先質疑一輪就知道,所以基本上我不可能去抄別人答案,因為我會懷疑別人寫的對不對,想想都覺得應該是自己的答案對。記得有一次,我曾經遇到很沒把握的題目,完全充滿了抄襲的衝動,於是我想辦法瞄了別人答案,看了之後猜我怎麼著?我開始質疑起「這樣合理嗎?他一定是把題目的假設忽略了,他選到陷阱了」。在腦海中碎碎念完,我還是自己凹答案出來比較安心。

那我是怎麼作弊的呢?我把別人的分數亂改一通,考卷到了我手上都會比較高分。我們導師每回考完試,就會隨機請大家交換考卷,例如今天說「把考卷往右傳三位再往後傳一位」,明天說「考卷往前傳兩位再往左傳一位」,以確保每次幫你改考卷的人都不同,所以你不能收買閱卷者。老娘我才不在乎咧,不管是誰的考卷傳到我手上,我都是右手拿一支藍筆與一支紅筆,左手拿著立可白,邊聽答案我就邊幫忙「改」對方的考卷──將部分錯誤答案用立可白塗掉,用藍筆寫上正確答案,再用紅筆批改未修正的錯誤答案。總之被我改到的分數都不會太差。

這樣做有兩個原因,其一,小考分數的意義不大,重點是讓自己了解哪些東西還不明白,沒必要因為分數被老師轟、或是在同學面前抬不起頭,但是,既然我們改變不了「分數差就要受苦」的事實,那就讓我來改變分數吧,使大家都好過一點;其二是,我們的教育,架構在「分數至上」的體制之下,因此分數就是基石,一旦連分數都是亂改的,這個體制就會瓦解,就像前面說過的,如果社會契約被破壞,社會原有的價值觀就會崩潰。

可惜的是,作這種事情的人不夠多,所以機制沒被破壞;再想想,要是在參與者還不夠多、機制還沒能被破壞之前,我就先被抓到了,也許我又多一條可以被記過的罪名了,而所有計劃在被記三大過退學後,都會變成泡影。所以小時候抱著的遠大志向,並沒有成功,也不可能成功。長大了再仔細想,就會更了解,想打破分數迷思有多不容易。小時候真的太笨啦!完全一派天真。只是,有時候,做不容易的事情不是比較有趣嗎?呵。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知名不具
  • 三不五時都會來看看你的文章。雖然有時不甚苟同,有時啼笑皆非,有時真的很想吐槽你。
    但當你講到一些過去的例子,也讓我想起了很多有意思的回憶。想當初大家還真年輕啊(茶)
    還是祝福妳
    平安快樂
  • 文華
  • 哈 台長
    那 我的應該有變得很高分才是
    哇哈哈哈哈
    感謝台長的好心
    真的是默默行善的好人ㄟ
  • mumu
  • 我以前以為妳跟其他女生有說好,
    所以會幫忙拉高考卷分數。
    原來,原來妳是無差別加分法啊! XD

    順道一問,
    文華是站長的國中同學?還是高中?
    (是國中的話就可以來相認啦!)
  • esong
  • 提高別人的分數而不是讓自己的分數提高
    這種作弊方法還挺新鮮有趣的
  • honder0202
  • 我幹過一樣的事...改同學的答案...讓她進步十分...結果是同學不領情...告我偽造文
    書...XD...當時應該來個全省國中生大串聯才是...
  • Milky
  • 我剛好相反耶,我改考卷很斤斤計較,那裡少一點哪邊少一撇都抓的很嚴,反正要
    打一起打啊!哈XD

    過路人...
  • cavinlai
  • 革命之火已自幼小心靈萌發 哈哈~

    看到這段我樂得很~妳小時候就有搖滾精神了阿!

    不錯不錯~我也是 厭倦了傳統乖乖牌角色

    偶爾想使點壞 耍點小心機~ 但其實有點耍寶 也壞不了多壞的程度

    小路無視紅燈亂闖的不要命行徑倒是常做
  • Lizzy
  • To 知名不具,
    說真的我不太確定你是誰,不過應該是國中同學吧。想吐嘈隨時歡迎呀,
    反正本部落格是歡迎吐嘈的,而且我應該也會吐回去,哈哈。

    To 文華,
    高中之後我忘了我有沒有”幫忙”耶,不過幅度跟頻率恐怕是比國中
    低...:P

    To Mumu,
    文華是高中同學。還有,我不是只有幫女生呀,也有幫男生,這是沒有性
    別歧視的...呵。

    To esong,
    呵呵,基本上我是希望大家日子都好過一點...

    To honder0202,
    沒錯!應該全省國中生大串聯!只是不知多少人願意加入。也許有些人很
    喜歡自己小考一百分,同學卻都六十分被老師打的感覺。我也曾幫人把分
    數加高,結果他卻一筆一筆改回來的,他大概覺得自己該拿幾分就拿幾
    分、不是他的分數他不想拿吧。所以,我是不在意分數,他是不在意分數
    差,都是某種不在意就是了。

    To Milky,
    哈哈希望你們老師不會因為成績打人,否則你同學有點可憐...

    To cavinlai,
    我很奇怪,國中時就有青年期的叛逆,然而大學期間已經在煩惱中產階級
    的問題,真正畢業後、開始工作,我馬上就煩惱起退休了。好像我的人生
    總是在煩惱下一階段的事情。
  • cavinlai
  • 因為妳是熟女阿~ >/////< 思想早熟也~

    我還沒想到退休耶~不過 我應該是找個具生活機能

    安靜的小地方 最好有庭院讓我養狗 種種花草

    如果眼睛還行 就來玩個太空戰士系列的RPG

    再聽點重金屬 告訴我自己 心還是年輕而熱血的 哈

  • huck
  • (鼓掌) 我可不可以把這篇文章 轉到PTT的教育相關的版面呢?
    潛水很久了,
    看到這篇文章,忍不住到水面上喝采一下。
  • Lizzy
  • To cavinlai,
    想太遠很痛苦啊,真的。我覺得,最好的組合就是「又懂又不害怕」或是
    「完全不懂所以不害怕」。最致命的那種就是「懂,卻又不知該如何不
    怕」。

    To huck,
    歡迎轉錄到批踢踢,沒問題,只要附上來源即可。我晚上把原稿寄給你,
    這樣你會比較好貼。
  • cavinlai
  • 唉唉~ 我們都是平凡人阿

    既然發生了就只能面對阿 ~天塌下來就去頂住它

    大不了說 我真的盡力了 要不然要怎樣~

    您就別怕了阿 最慘不過如此 面對它~嘗試解決它

    人生不就是一連串的挫折與感動嗎?


    哈 寫得像勵志書 版主見諒 樂天一點日子過得比較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