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這篇文章是2002年3月7日寫的,這陣子翻閱舊文章時發現它,重看了一遍,讓我覺得很想鑽地洞躲起來:「我也有這麼噁心、這麼假裝文藝小資的時候!」但在羞恥過後,這整件事的荒謬(是指「我怎麼曾經是那種人」)卻又讓我大笑。人都有過去啊,讓大家看看我以前多ㄙㄨㄥˊ吧。

***

走進上海衡山路那家Bourbon Street
彷彿走進了Sodom與Gomorrah
黑暗的環境中還有濃濃的灰霧籠罩著想要來狂歡的人群
那灰霧的組成分子有些來自上百支點著的煙
有些則來自上一場剛結束的歡愉中
尚未散去的所有甜腥的體味與汗味 所有來自地獄的邪惡陰影
女孩們臉上厚重的銀粉猶新猶亮
跳舞時一派年輕氣息
卻掩飾不了眼神中的老成滄桑與絕望
推銷各品牌酒精飲料的短裙美眉
強迫式地逼問你要不要喝她們的酒
彷彿入到地獄前必須接受的惡鬼糾纏

我漸漸融化在這場景裡
各色閃耀的燈光都變成了魔鬼的眼
激情跳動的人群也成了群魔亂舞
在這魔鬼的盛/聖宴中
一種扭曲的快感從自我設限已久的心底突然硬是鑽了出來
血光四濺
是怎樣的生活
讓人必須從邪惡與黑暗中才得以解放
才能找到真正的自己

音樂聲響越來越大
不絕的低音鼓彷彿化身作異教祭典中的鼓噪聲
在這個反宇宙裡
只求能將耳膜震破
聽到心中最純粹的聲音

死寂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esong
  • 沒有那麼ㄙㄨㄥˊ啦
  • Lizzy
  • To esong,
    我覺得還蠻可怕的耶,哈。那時會忍不住寫這文章,大概是夜店真的讓我發瘋吧。
  • spaghetti
  • 妳竟然在我開始笑妳前就選擇自爆了
    以為這樣就能逃過輿論制裁嗎!!!
  • cavinlai
  • 哈哈 不笑妳了

    為賦新詞強說愁 好啦~我也是有這種時候 可惜

    這些當兵苦悶時做的文章通通不見了

    沒機會讓妳笑笑 話說我網誌擺上兩首金屬

    一個 speed metal 一個旋律古典金 Angra

    聽聽看吧! 最近大力推廣中 希望妳喜歡

    夜店我只喜歡有 live band 的~ 不過我現在很窮 =_=///

    不然想去brown sugar見識見識
  • CC
  • 我反而覺得要制裁就給制裁有點太順他的意了:P
  • mumu
  • 看得出年輕的氣息啊! XD

    我很喜歡翻閱自己寫過的東西,
    最早可以追溯至國小的日記(而且我居然有帶來澳洲!)。
    總覺得,過去寫的東西比較多,對事物的感受力也比較強,
    現在?好像就變成塵世中庸碌的一份子了。
    寫出的東西,哎,怎麼說呢,平凡到有點小家子氣了這樣。


  • Lizzy
  • To all,
    自爆總是比較容易取得原諒啊!
    不過我還是要承認一下,我到現在仍然蠻喜歡最後兩段的。哈哈!
    還有,我國中寫過古詩,但是長大後覺得「天啊真的好假喔」,所以全部都丟掉啦,
    因為怕我哪天猝死,這些強說愁的垃圾詩被翻出來,就丟臉到家了。

    不過,我發現自己創作力最驚人的時期是2001~2003年左右,大概是因為工作吧。
    現在的工作也不是說比較好,但是那些痛苦與衝擊都不是第一次發生了,也就沒什麼
    好大驚小怪啦。
  • spaghetti
  • 不是因為工作吧...(吐槽)
  • Lizzy
  • To spaghetti,
    總是有點關聯的啊~~~增加了痛苦程度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