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年,也就是十六年前,羅大佑發行了一張粵語專輯「皇后大道東」,其中的歌曲「青春舞曲2000」是由羅大佑﹝曲﹞與林夕﹝詞﹞合作的,光是聽到這組合,就好像已經好聽了一半。這首歌,是我聽過所有關於香港的歌裡面,最棒最優秀的一首。即使「東方之珠」比較紅,我還是要強力推介「青春舞曲2000」這首歌名聽起來不怎麼樣的歌曲。

香港,用不帶感情的理性眼光來看,是個烏煙瘴氣的地方。但它還是有美感的,來自於它本質的矛盾與衝突。

香港如何飄香 鄉里歡聚異鄉
東與西聯營開張 新市民舊土壤
家國應如何稱呼 黑眼睛黃皮膚
一畝梯田容萬千住戶 關帝遙望天父


我最佩服林夕的地方,就在於他可以用短短四行歌詞,將香港的種種矛盾對比得如此美麗。東方與西方文化並存於這個舊土地上,市民卻來自四面八方。明明是一群黃種人,卻是英國的地盤,模糊的國族與文化認同,勾勒了鮮明的矛盾。於是,原本傳統中國的農業環境,蓋上了來自西方的聳天高樓﹝一畝梯田容萬千住戶﹞,黃面孔們與外來者擠在這個都市裡生存,你拜的關帝正看著別家教堂裡的天父。

怎麼城市需要青春不老的仙藥
高速的遊戲令人老化但仍舊活著
怎麼高樓似一片樹林建在荒山上
因這裡風聲風嚮風霜變幻無常
拋開銅鐵刀劍為何以銀彈較量
不管叫躍進衝刺升級總要分強弱
千千種路線主義是誰最大方漂亮
只須有金光普照不管太陽或月亮


不覺得這段很傳神嗎?「高速的遊戲令人老化但仍舊活著」,這是全體香港人民的寫照,不管窮的富的,每個都競爭到一年老十歲。這兒的人不鬥刀槍,卻鬥銀彈。你今兒個比我有錢,明兒個老子官比你高,無時無刻都要分個高下才行﹝總要分強弱﹞。你說主義嘛路線嘛,在香港這極端資本主義下,一點兒也不打緊,總之只要「金光普照」,誰管你是啥呀。

不同心 同用良心思想
為何高聲各自叫嚷卻不能再原諒
不同聲 來自同一家鄉
為同一心 願同樣不自覺地流淚或拍掌


這一段,則是在深刻感受台灣這片土地上的族群衝突與誤解後,回過頭來聽,都會想哭的一段。「為同一心 願同樣不自覺地流淚或拍掌」這句,讓我想到每次國際運動賽事,台灣對上其他國家時,台灣人民那種團結的感覺,即使前一刻還在為沒營養的政治話題吵翻天,或是「台灣獨」與「中華民國獨」總是互不退讓,不過到了亞運金牌戰的時候,大家看到國旗都哭了。我的「外省」朋友還用著可怕的台語高唱「燒肉粽」。我們每個台灣人民,真有那麼不同嗎?也許心底深處都有個相同的地方吧。所以,「為何高聲各自叫嚷卻不能再原諒」?

怎麼城市需要文明去換不老藥
只因美夢要堆砌軀體都要生存著
怎麼高樓似一片樹林建在荒山上
因這裡風聲風嚮風霜變幻無常
拋開銅鐵刀劍為何以銀彈較量
不管叫躍進衝刺升級總要分強弱
千千種路線主義是誰最大方漂亮
只須有金光普照不管太陽或月亮

不同心 同用良心思想
為何高聲各自叫嚷卻不能再原諒
不同聲 來自同一家鄉
為同一心 願同樣不自覺地流淚或拍掌

太陽下山明朝依舊爬上來
花兒謝了明年還是一樣的開
我的青春一去無影蹤
我的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
我的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
別的那樣喲 別的那樣喲
我的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

這一段就是原來「青春舞曲」的曲調了,接得很順,大家可以聽聽看。

荊花謝了菊花照舊年年開
西風弱了東風繼續時時來
繁盛文明是否以後尚在
黑錢白眼金咭赤字何時更改
青春綠印碧海鐵幕何時回來
別的那樣喲 別的那樣喲
但我祇得膚色染盡萬萬年代

這段的曲調也跟「青春舞曲」相同,只是寫了新詞。紫荊是香港特別行政區區花。中國中央人民政府還送個雕塑給香港特別行政區,稱為《永遠盛開的荊花》。而菊花,我不確定為何林夕在此提到,不知是否取菊花「凌霜盛開,西風不落」的精神?「西風弱了東風繼續時時來」,歌詞裡的西風自然是指西方文化,將來香港會在97回歸﹝說「將來」是因為歌曲寫成是90年以前的事情﹞,西風弱了,中國的東風仍繼續拂來。但不論吹什麼風,我們永遠都是黃種人,祇得膚色染盡萬萬年代。

會愛上這首歌,大概跟我複雜的文化認同有關。會曾經愛上香港,也是同樣的道理。香港曾是英國的殖民地,但即使身為二等公民,香港人倒對英國沒什麼嚴重的不滿,英國的統治從某些角度來看,甚至提昇了香港的自由與福利。97年英國將香港回歸給中國,我相信在回歸發生的前幾年,香港人多少有點捨不得英國的退出。但是人們心裡也隱隱知道,自己永遠都不會是英國人,你在享受所謂西方文化帶來的好處時,仍是個次等公民。這種情緒在另首歌「皇后大道東」裡有著墨、也有自嘲,以後我會再寫一篇介紹。

香港的確是個非常獨特,而且在我看來嚴重不宜人居的地方。羅大佑在「皇后大道東」專輯的文案中也提到,「香港是全世界惟一在天空有老鷹盤旋的大都市」,非常特別。它也有特殊的美感,值得諸位對人生大小事想不開的時候,好好仔細品味。為何說想不開的時候才能品味呢?因為等你想開了,心中的矛盾不存在了,香港給你的感動就沒那麼多了。

當我寫"definitely an obsession...Hong Kong Graffiti"後段的那些囈語時,是23歲那個冬天,非常徬徨,非常矛盾,嚴重到我甚至認為自己不管在工作、興趣、感情、文化認同、人生方面的矛盾,永遠都不會有可以和平相處的一天,好像老天給我開一個大玩笑似的。那時是香港帶給我最大感動的時候。但是現在回過頭來看自己寫的東西,覺得非常白痴,筆觸非常幼稚,極為強說愁。哎,人都有過去啊。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Sylvia
  • 我還仍在找尋我的文化認同當中......
    看妳這篇,頗有感觸。
  • 我一直都喜歡羅大佑
    只有人文素養如此之深
    寫的歌才真正有味道
  • Lizzy
  • To Sylvia,
    我也覺得自己一直有複雜的認同問題。媽媽是台灣人,爸爸是廣東人,媽媽那邊的血緣還包
    括平埔族,已經有點複雜了,再加上自己雖然沒去過什麼西方國家,卻被美國、英國的文
    學、音樂、電影、影集深深影響。以電視劇為例,我從小學畢業以後就不想看任何華人世
    界、或整個亞洲的電視連續劇,偶爾瞄了幾眼「阿信」與「101次求婚」,我還把那些嚴肅劇
    情笑得半死;但對於美國的影集,我卻是從70、80年代的一路看過來,永遠看不膩。

    這種認同問題很難有解答,所以我都說自己是地球人,就是這樣了。

    To anonymous,
    我也覺得羅大佑很棒,即使我對他的政治熱情不甚認同,但他絕對是個非常有才華的人。再
    說,好的詞曲創作者,多少都要對某些事情有些強烈的感受與不吐不快的欲望。
  • cloudwind
  • 這首歌真的是讚啊。

    我從來沒有去過香港,聽著這首歌的時候映入我眼簾的是紐約華埠中國城
    熙熙攘攘的老廣畫面,我想比起香港,這些落在異鄉的根也都是極度矛盾
    的所在。

    我最近才發現能夠欣賞矛盾的美也是一種幸福,如果這是一種病的話,我
    想我大概不會有好起來的一天,以前覺得內心永遠充滿矛盾似乎很悲哀,
    人老了反而慶幸自己沒有被改變與迷惑。

    最重要的還是,也許是這種自動強說愁的個性,能夠讓我繼續開心的感受
    到好聽的音樂吧。
  • Lizzy
  • To cloudwind,
    完全同意矛盾是一種美!而且,為矛盾所苦的人通常對事物有更深的體會。我覺得近年來因
    為自己生命中的矛盾漸漸減少,寫的文字都沒什麼美感了!哎...

    你說的沒錯,我最能欣賞Tori Amos的時候,都是我最矛盾痛苦的時候。
  • cloudwind
  • 不會沒有美感啊。你的文字是我活力的來源,我每次都躲在各種文字背後
    笑得半死,非常能夠體會心中的左派想要罵人的那種心情,罵的真是讚
    啊。(只不過沒時間留言誇讚,哈。)還有貴「嘴賤摯友」(這不是罵
    人,是誠心的讚美唷。)的各樣 MSN 名言,幾乎已經成為我念 MBA 的精
    神支柱了,我還一直想要 blog 專文一篇以茲紀念耶。我真是超感謝出國
    前認識他,知道這世界有你們的存在真是太美好的事情了,哈哈哈。

    另外,看到 contribute to the society 那篇我真是沒力,你真的一點
    沒變耶。(我心中一直有個聲音一直告訴我,這怎麼可能是 i-banker 寫
    出來的文章?哈。)

    還有,標題裡的 Tori Amos 實在太懾人心魄了。我第一次看到的時候,
    找出來一直聽一直聽,Hey but I don't care cause sometimes, I said
    sometimes, I hear my voice, I hear my voice, I hear my voice...
    這是我超級喜歡的一段旋律啊,我覺得非常神奇的一件事情是,非常喜歡
    聽音樂的我其實從來不看歌詞,只要有好的旋律就夠我頭皮發麻陶醉萬
    分,好像自然而然可以感受到 Tori 背後的意義(也有可能是我文字功力
    太差表達不出來)。然後,我們都很愛 Tori Amos,然後,在每一次看到
    你精闢的歌詞解釋我才會發現,原來這段居然,居然跟我聽的感覺一模一
    樣(就算我不看歌詞),天啊,難道喜愛聽音樂也有這種互補的聽法嗎?
    我已經不知道第幾次在這邊感到驚訝萬分了。

    總之,(到最後已經不知道要表達些什麼了),總之,請讓這樣的感覺繼
    續下去吧。
  • Lizzy
  • To cloudwind,
    我其實頗收斂了,現在罵人都夾在文字之間冷冷罵兩句,讓我寫「專文」罵的不
    多,可見我有成長啦,哈哈!

    還有,得澄清一下,我沒有iPod,嫌iMac太貴,不喜歡iPhone長的樣子,「不
    能也不會」當i-banker,我只是個研究部門的associate,其實根本是
    assistant,只是公司體諒我們平日已經夠沒自尊了,就管大家
    叫"associate"比較爽快。 :P

    難過的時候聽Tori Amos,會感覺她似乎在拿刀刺我,死不掉,但是血流不止。
    不過一開始,Tori的歌也是旋律吸引我,之後因為旋律太好聽,才讓我深究歌詞
    的...

    最後,呵呵,我們就讓「那樣的感覺」繼續下去吧~
  • cloudwind
  • 我也要澄清一下,在 B-school 裡面,米國同學們習慣管在那些你聽過名
    頭banking裡面上班的人叫做 i-banker,而不是專指做IBD那塊的人。
    (這種標準還真是泛泛啊。)通常,被叫做 i-banker 的人很容易自我膨
    脹得很厲害,管他在裡面做什麼鳥不拉機的職位。

    你在他們的標準裡也可以適用於這個稱號,但卻從來沒有變成那個樣子過。

    我只能說,人果然是天生就有決定性的差別,這個世界真的是十分奇妙啊。

    (By the way, 我也沒有 iPod, 也嫌 iMAC貴,沒有看過 iPhone 呢。哈
    哈哈。)
  • Lizzy
  • To cloudwind,
    真可惜,我是想跟那些”i系列”切割的...:P
  • CC
  • 你就算不用i系列也不能遮蓋你就是i系列的現實:P

    話說回來,要是非i系列不快點出可以直接播放無失真格式的硬碟式
    player,我大概也會去買我怕的。
  • cloudwind
  • 厚,我快被笑死了啦,什麼「i系列」啊,哈哈。
  • Lizzy
  • To CC,
    我有好幾次都差點陷入iPod的誘惑中,不過都躲掉了,因為我真是不想跟世
    界上那麼多人﹝尤其是美國人﹞一樣。我人生的罩門大概就是這個吧...

    To cloudwind,
    哈哈,我把它們都叫i系列的原因是,有一天,我們的嘴賤摯友,突然跟我
    說,"妳不覺得i-Banker好像蘋果出的一種東西嗎?"

    我突然茅塞頓開,原來它們都是一系列的啊!
  • Cheng Xueyao
  • 寫的真好,你應該也聽過《青春舞曲2000》的台灣版本吧
    我也是近幾年跑了很多地方 大中華地區的兩岸三地 南洋(新馬之類的)英美的華人區 才對這首歌感觸頗深

    一直想讓羅大佑先生寫一個大陸版本的 不過估計會被「和諧」哈哈
  • --

    有的有的~~
    不過我更喜歡粵語版本 ^^

    對華人世界各種糾結歷史與情緒看得更多,
    就對這首歌有更多感觸......
    很多事情實在沒有完滿的解決方法哪。

    Lizzy

    Lizzy 於 2016/03/16 18: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