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說一下,La Cité這個法國名詞,我是看了cc.chiou的網誌才知道的:「先以建築的眼光來解釋"邊城",就是當城市達到他使用的一定飽和點,開始建造一些所謂的衛星城市,用以緩和城市的擁塞,但不幸的是會有兩極端化的聚集,最有錢的和最窮的兩種城市,有錢人是因為要更好的生活品質而移居郊外,窮人是因為市中心房產過於昂貴,(像陽明山、天母和板橋、中、永和),當然時間的經過,各自會發展出自己特殊的生活文化,而漸漸也聚集同樣條件的人來到此地,這是前言,只是介紹城市的形成。」

看到「窮人是因為市中心房產過於昂貴」與「板橋」連結在一起,心裡又微微地激動一下。嚴格說來,我對自己住的板橋,只熟悉住家附近這一塊,也就是接近台北市的區域,而且我的活動區域,小時候通常在萬華、西門町等等,長大後慢慢移往東區。但每當別人提起板橋,我還是會豎耳傾聽,想知道別人怎麼看這個地方,當別人說板橋落後的時候,心裡還是有想反駁的衝動。

其實板橋自己是有很多故事的,早在漢人到這兒前,就是凱達格蘭族其中的兩個大社居住的地方。甚至,如果根據新埔遺址,史前時代板橋就有人住了。不過,無論如何板橋仍是個邊城,所以當光復後,國民政府大肆拿美援建設台北市的時候,板橋的建設還在用日據時期﹝民國二十三年﹞頒布的「板橋都市計劃」,一直用到民國六十年左右。後來在五十年代末期,政府才把板橋規劃為輕工業城市,所以遠紡、中華化工那些工廠陸續進駐,華江橋也在民國五十七年通車。有了橋,人就多了起來,民國六十一年由板橋鎮升格為縣轄市。隨著板橋發展快速,地價與人力成本變高,漸漸地有些中小型工廠選擇外移,板橋市慢慢變成比較偏住宅區的城市,但公共設施卻很不足。民國七十年初期,政府弄了個台北縣立文化中心﹝這充滿了我國小與國中的回憶﹞,後來又盡量弄了些公園,但總覺得少了什麼。

最悲情的是,板橋市應該可算是台灣各縣市升格史上,最哀怨的一個地方吧。以前台灣還沒廢省的時候,「臺灣省各縣市實施地方自治綱要」一再提高省轄市的條件,基本上就是要防止板橋市升格,即使板橋一切條件都符合,但莫名其妙的是,新竹市及嘉義市卻在民國七十一年升格,我完全不覺得嘉義市比板橋市需要升格,只能說這全是政治因素吧,板橋可說是遭政治打壓啊!

有時候聽到別人說板橋是比較窮的台北人住的地方,我理性上極為同意,但心裡卻頗不平,在我心中,板橋已經很了不起了,人口54萬人,預算卻只有24億元;若以台北縣市的角度來看,在台北縣升格前,台北市今年的統籌分配款超過546億元,北縣只有92億。在這種條件下,我覺得台北縣/板橋能夠有今天的模樣,已經很不得了啦。

其實板橋是淡水河流域與支流大漢溪、新店溪交會的地方,聽起來應該可以變得詩情畫意,但不知怎麼搞的,被弄得烏煙瘴氣。即使現在因為有捷運貫穿,人潮與地價都熱了起來,但總體來說仍然欠缺一種美感。我覺得很可惜,但也莫可奈何。

前陣子台北常常下驟雨,貧窮的區域果然又開始淹水了,讓我想到小時候的板橋,也是每逢颱風必淹水。不用太大,真的,只要有個稍具威力的颱風就夠了。咱家當時住三樓,每逢淹水就看到我們一樓被淹了半樓,泥水黃澄澄的,浮滿了垃圾。不過,地方選舉變得比較激烈之後,每逢板橋市長或台北縣長選舉之前,通常就會開始清理下水道,還會舖柏油,因此以往那種水淹板橋城的模樣亦不復見,也算是民主的某種好處吧。

有時候,看著社子、萬華、大稻埕的發展,我會覺得一個有心做事但出身高貴的台北市長,應該要把這些地區的發展與計畫,完全放給曾經真正在都會的貧窮區域住過的人,這些人才會懂得那些地方需要的是什麼。

好的領導人不用事必躬親,而要找到適合的人去做該做的事,就像,要是我哪天當了台北市長,我對貧窮區域的確有很多想法,但對於那些信義區大安區之類的地方,我根本不知道還要幹嘛,以前我就跟朋友說過:「拜託,那些地區哪需要經費,他們還不夠完美嗎?日子過得還不夠好嗎?」我根本看不見那些有錢人群聚的地方,到底還有什麼芝麻蒜皮的鳥事好讓人不滿的。所以我一定會找比較了解那些區域的人去想辦法,而不是自己硬猜硬做。建成圓環與萬華地下街已經是很可怕的惡夢了,我覺得這些官兒如果不能放手給別人做,那麼還是少做點事吧,別再讓這些他們不了解的地區,陷入更慘的困境。除非他們的施政目標是要讓台北「M型」更徹底。

至於板橋,我覺得在都市建設過程中,可說是福禍參半,因為建設實在不多,除了可以貪污的工程或採購案以外,真的沒什麼建設,所以被破壞的也少,至少黃石市場、新埔市場、南雅南路夜市等等,雖然沒有變好,但也並未變成建成圓環、西門市場或萬華地下街。

於是,板橋就是個沒人在意、經費不足的邊城,安靜地、緩慢地用自己的方式發展下去。

[ 加入書籤 ]
HemiDemi MyShare Baidu Google Bookmarks Yahoo! My Web Del.icio.us technorati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hristy
  • 我雖然搬到板橋沒有幾年 不過覺得住板橋挺好的呢
    我特別喜歡縣政府那塊地方 可以去縣政府32樓看夜景
    對面的遠東什麼專櫃都有 好逛又不用人擠人
    走一段路就到後站 吃關東煮跟博多拉麵

    有時候真的覺得自己是古典學派 政府不要做什麼大事比較好
    什麼全民健保 國民年金 自己顧自己還比較有經濟效率
    龍山寺地下街 台北車站沒有用的公車專用道
    還有重新排列組合士林夜市小吃攤 都令人匪夷所思
  • Lizzy
  • To Christy,
    我完全同意妳那種希望有小政府的感覺,有時候,政府太無能,你會希望他們啥都
    別做。很低能又很愛做,就是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