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整個音樂節全名叫做「2007太魯閣台灣大哥大音樂節」,不過聽起來真的很俗,就容我把贊助商名字拿掉吧。

太魯閣音樂節,想當然爾是在太魯閣舉辦的。今年上午場在布洛灣台地舉行,演出歌手與團體包括野火樂集與胡德夫等等;下午場在太魯閣台地演出,主體是以交響樂方式呈現,並包括原住民歌舞,以及原住民音樂與管絃樂的對話。

這音樂會帶給我的感動實在太多,但都集中在上午場﹝哈哈﹞,下午的演出,對不聽古典樂、交響樂的我而言,是比較無趣的,這是個人喜好問題啦。所以呢,讓我先聊下午場次,再寫回上午吧。

下午場的人數比上午多很多,我到現在還不明白為什麼,或許是因為早上起不了床吧。而且下午場「特別來賓」很多,大家都要上來致詞,官腔官調的真讓我難受。

下午的表演場次,除了一些原住民小朋友的舞蹈、與管絃樂配上傳統原住民樂器的演出外,主辦單位最洋洋自得的,就是一曲全長87分鐘,將東西方兩大愛情悲劇「羅密歐與茱麗葉」與「梁山伯與祝英台」結合的交響樂曲。我個人原本就很喜歡梁祝小提琴協奏曲,現場陳中申吹的笛與簫更是動人,但除此之外,下午場節目裡的其他管絃樂、交響樂部分,包括「羅密歐與茱麗葉」等等,我的興趣都頗低。因為沒專心聽,於是開始探究自己不喜歡那種音樂形式的原因。突然間我領悟了:我是個隨便的人,不喜歡「精準」,唱一首歌喜歡每次都唱得不一樣,聽一首歌也希望每回都有不同的詮釋,喜歡爵士樂、搖滾樂每個成員都有機會亂即興的風格,喜歡歌手每回唱現場都唱得不同,自己在家唱歌也會隨當天心情用不同方式唱。但是交響樂是某種眾人追求精準無誤的過程,不能容許個人胡搞瞎搞,對我來說很痛苦:要我那樣表演也痛苦,那樣聽也痛苦。哎,所以我這輩子注定沒那種聽交響樂的氣質。

上午場給我的感動就多了,野火樂集唱的飲酒歌讓我超想跟他們一起高歌、阿美唱的迎親曲也讓我想手舞足蹈。等到胡德夫出場,哎呀不得了,所有粉絲都跑到他旁邊拍他照片,我朋友驚呼原來白髮蒼蒼的胡德夫也是有groupie追逐的。

已經57歲的胡德夫,現場功力與能量實在驚人,我朋友說,剛開始還覺得野火樂集那幾個年輕人唱得不錯﹝事實上也的確很不錯﹞,但胡德夫一開口唱,其他人都輸了。

最讓我嚇到的是他唱「牛背上的小孩」時。其實在胡德夫的歌曲中,這首並不是我最熟的,然而在布洛灣台地的壯麗山景包圍下,胡德夫唱著「眺望山谷的牧草 帶著足印飛向那青綠 山是浮雲 草原是風 唱著那魯灣的牧歌…」我突然被腳下這塊土地的美麗感動到說不出話。我從不認為自己是會為哪塊土地掉下眼淚的人﹝光聽都覺得很矯情,又不是要競選﹞,但是胡德夫實在太恐怖了,邊聽他用渾厚滄桑的歌聲敘述小時候看到的台東美景,我望著身邊太魯閣的好山好水,眼淚竟然很莫名其妙地停不了。

歌詞中另有一句「終日赤足 腰繫彎刀 牛背上的小孩仍在牛背上嗎」,聽專輯時沒什麼特別的感想,但胡德夫的現場穿透力,又激起我好多幼年回憶,包括小時候家裡非常窮,在躲債,不可能買相機,於是我兩歲生日時,爸媽跟住台東的大姑姑借相機,拍下我第一次看到生日蛋糕時的興奮模樣;小時候在台東玩,我很怕生,所以大家拍照時我都把臉埋在媽媽脖子上;我出生六個月的時候,我爸帶媽媽與我去日月潭玩,拍了個紀念照,爸媽都穿了原住民的衣服,我則包在一塊原住民風格的布巾裡,頭上戴個頭飾,呆呆地不知在看哪兒;小時候家裡沒錢買冷氣,但我半夜盜汗嚴重,爸媽怕我這樣反而著涼,於是硬著頭皮向人借錢買冷氣;媽媽會去市場找一件幾十塊錢的衣服給我穿,自己織帽子給我戴,雖然家裡很窮,但小時候的我從來不覺得缺什麼,每幾個月都有新衣服穿,我總是直愣愣盯著新衣服,很開心地讓媽媽幫我試穿;小時候最期待的就是跟媽媽坐公車去新公園或百貨公司溜滑梯﹝還是免費的最好玩﹞,然後去吃個芋粿再回家…諸如此類。

當聽到胡德夫唱「牛背上的小孩仍在牛背上嗎」的時候,我想到了當年的自己。商業週刊老愛提X桶金,我連桶子都沒有;學者媒體討論雙語幼稚園的優缺點,我倒是連幼稚園都沒上過,但是我真的好快樂好快樂好快樂,我無法形容小時候每天跟爸媽在一起的生活,是多麼開心。所以這樣被問了一句「牛背上的小孩仍在牛背上嗎」時,我突然想起小時候的生活,不禁流下幸福的眼淚,哈哈。我想,未來應該要不停提醒自己,其他事情都是假的,最重要的是,真正讓我開心的是什麼﹝噢,是愛啊,一直都是啊,哈哈。輕鬆一下以免這篇文章被我搞僵了﹞。

言歸正傳吧。我覺得一個厲害的歌手就是這樣,現場唱得比錄音室還好,情緒穿透力讓人起雞皮疙瘩,聽現場讓聽眾想的事情比聽CD還多。後來胡德夫唱「美麗島」時,我又哭了一遍,卻看到坐前排的男生,以及左邊隔一位置的女生,也頻頻將手舉到頰邊,好像在擦眼淚,不曉得其他人怎麼樣,但我相信掉淚的人應該不少吧,胡德夫的真摯,讓聽的人很難克制自己的感動,跟著一起唱「我們這裡有無窮的生命 水牛 稻米 香蕉 玉蘭花」…這些歌詞也不怎麼驚天動地,在家心情輕鬆時聽CD,聽到「香蕉」還會莫名想笑,然而在現場,大家都懾服於胡德夫歌聲裡的真情了。

最後,以一句我朋友說的話,為這些音樂下個結語:「真感謝台灣有這些不那麼計較金錢、願意堅持的音樂人。」
創作者介紹

Lizzy's Film Reviews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cloudwind
  • 這是真的。我真的,總是很享受在 Music Festival 看到現場的演出那種
    扯去那一堆繁複華麗混音技巧的爆發力。有時候只要一把好的聲音就令人
    想掉淚,光聲音就夠了。

    被妳講的我好想衝回台灣聽胡德夫啊。
  • Lizzy
  • To cloudwind,
    沒錯,光聲音就夠了!所以每次看到那種跳些笨舞卻又對嘴唱歌,說她邊唱邊跳很累的歌
    手,就真的很OOXX...
  • nancy
  • 我也在現場,那是一次終生難忘的經驗,美麗的山景與本
    就屬於山林的歌聲,是難得的完美音樂會
    我想上午場人會那麼少,跟雨有關吧!
    我們騎車上山時,雨大到要拿毛巾擦臉,還好當時有凹到
    一頂有罩的安全帽,不然可危險呢!
  • Lizzy
  • To nancy,
    哇,真高興遇到也有參加的人!
    早上那場的場地真的很完美,
    簡直像夢一般...
    我們那時是搭接駁車上去的,
    原本看到雨那麼大,心都涼了,
    幸好音樂會開始雨就停了~
  • f229665560
  • "山是浮雲 草原是風"每次聽到這一句都會鼻酸haha



    喜歡你寫的音樂:)
  • 謝謝你囉 ^^

    Lizzy

    Lizzy 於 2011/09/19 11:4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