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段有微雷﹞本片最後一句話是"I think this might be my masterpiece.",這可能是導演/編劇昆汀塔倫提諾(Quentin Tarantino)想對觀眾說的。我想,對於一位想要拍攝二次大戰猶太人歷史的導演而言,有兩種大方向可以走,一種是擷取猶太人遭受的各種不公與迫害、搭配某些善良感人的小故事,拍成一部賺人熱淚的鉅作,例如「辛德勒的名單」;另一種方向則是「去他媽的納粹,去他媽的歷史,我他媽的把那些死納粹全部做成人肉BBQ!」很顯然地,昆汀塔倫提諾走的是第二種路線。這也是電影藝術的妙處之一:如果你討厭某種人,大可拍部片把他們炸成一團。不過,看過預告片的朋友,別誤以為「惡棍特工」是動作片,當然這裡面是有動作、血腥等等,有些畫面可說非常血腥,但它動作的部分並沒有想像的多。至於想要質問「惡棍特工」為何如此偏離史實的朋友,別問了,昆汀是個很棒的導演,但他可不是要來拍紀錄片的。



該怎麼說呢,我愛這部片,愛它的勇敢、大膽、臭屁、狂妄、自大、荒誕、毫無界限。但它同時又有內斂、沉靜、驚悚的張力。而且,在一部殺納粹的電影裡,昆汀竟然有辦法表達出他對「電影」強烈的愛,令我佩服得五體投地。



本片劇情大概是:Aldo﹝Brad Pitt, 布萊德彼特﹞是「惡棍特工」的頭頭,他帶領的成員任務就是殺光納粹並割下頭皮。後來他們被指派協助在巴黎一場納粹高官皆會參與的電影首映會中,炸掉整個電影院。

以上是極端簡化的劇情,真正電影內容可多了,昆汀把它分為五個章節來敘述。不過我覺得,看這部片之前,對於電影內容知道得越少越好,我不想把劇情寫得太清楚,點到為止即可。所以,以下評論最好看過電影之後再閱讀囉。



第一章:去它的歷史

片中的「猶太人終結者」Landa說,"I love rumors. Facts can be so misleading."。基本上,史實也常常很誤導人。歷史通常就是贏家的歷史,誰贏了就用誰的觀點來寫,所以沒有人敢說我們現在念的歷史版本就是真的。既然如此,那為何不能讓昆汀亂寫一個版本?

反正,本片第一章的標題就以"Once upon a time…"為開頭了,所以後面的劇情不合史實倒也很合理,這是成人、反納粹者的童話故事。

再仔細想想,片中一堆殺人狂都可說是該死的basterds,不如讓導演胡亂決定他愛殺誰吧!





第二章:本片最恐怖之處──去哪找這一大群戲精?

飾演「猶太人終結者」Landa的奧地利演員Christoph Waltz實在太驚人了,這角色是個既聰明又可怕的角色,總是知道敵人的下兩步要怎麼走,身為他的獵物真是會被他說話的方式與優雅態度給逼瘋。Christoph Waltz的厲害,不光只是他讀台詞的方式造成的懸疑感、能講英語法語德語義大利語、以及「看不透他知道多少」的面部表情,真正讓他更上一層樓的是肢體語言,例如在訪問農夫時他打開筆記本、蘸墨水的模樣,一口氣喝完整杯牛奶的樣子,或是在餐廳裡與Shosanna吃甜點的動作與表情,他讓有Landa在的每一幕都異常恐怖,即使連一滴血都沒見到,讓人屏息的程度比割頭皮還高,連他切甜點都讓我緊張萬分。更棒的是,他同時嶄露了戲劇與喜劇天份,當他為了自己的聰明才智「極端自我感覺良好」並露出童真的臉龐時,既爆笑又教人害怕。Christoph Waltz靠這個角色獲封坎城影帝。我只能說,奧斯卡無論如何要提名他不可,否則就太沒天理了。



布萊德彼特真適合演喜劇,繼過去成功在「偷拐搶騙」(Snatch)演出英國鄉下怪咖、「布萊德彼特之即刻毀滅」(Burn After Reading)裡演出超級笨蛋之後,這回他再度完美詮釋一位腦袋簡單到只有「殺納粹」三個字的惡棍特工,非常好笑,尤其後段他穿著正式西裝、試著擠出義大利話的時候,簡直是格格不入到太可愛的境界,布萊德彼特成功地讓「殺納粹」這血腥概念變得很有樂趣,另外,他的田納西口音很可愛。飾演英國長官的Mike Myers也超好笑,一直讓我想到「王牌大賤諜」裡的他,在這裡他化了不少妝,但是相信我,他一開口你就會認出來了。Til Schweiger飾演沉默但倒戈殺了不少納粹官的Hugo Stiglitz,他很有「守護者」(Watchmen)裡面羅夏(Rorschach)的特質,昆汀還給了他一段自己的蒙太奇,雖然沒太多對話卻非常搶眼。



其他表現不俗的演員還有兩位女性角色Mélanie Laurent與Diane Kruger、愛用棒球棍打爆納粹的"Jew Bear" Eli Roth﹝也是「恐怖旅舍」導演﹞、納粹戰爭英雄Daniel Brühl、納粹宣傳部長Sylvester Groth與他的情婦Julie Dreyfus、戲院放映師Jacky Ido、英國間諜兼影評Michael Fassbender﹝也是「三百壯士」裡的Stelios﹞、酒吧裡對口音極為敏銳的納粹Gedeon Burkhard、農夫Denis Menochet、希特勒Martin Wuttke等等。另外,本片的旁白是昆汀的老班底山繆傑克森,而第五章與布萊德彼特飾演的Aldo在電話裡交談的人,正是另一個昆汀老班底哈維凱托。









第三章:言語虐待可以比肢體虐待精彩

伍迪艾倫與昆汀塔倫提諾可說是美國當今最愛碎碎念的編劇,所以昆汀筆下的納粹,虐人靠的是說話,也不叫人意外。但是,這些長串的對話不僅內容精彩,還伴隨緊張懸疑的氣氛,絕對不會無聊。例如電影開場第一章,Landa與農夫的對話,我原本覺得有點無聊,而且風格極為傳統,我還以為昆汀轉性了,但越往後看就越被吸引,完全無法自拔,這幕戲我應該一輩子都忘不掉。



很多被預告片誤導的朋友,看完「惡棍特工」大概會覺得上當,怎麼對話那麼多、動作那麼少,但是昆汀作品的精華常常就在對話裡,就像看完「黑色追緝令」的多年以後,我不一定記得Vincent與Jules進去那房間之後,殺人的細節與過程,但我永遠記得他們進去房間前,對於腳底按摩的討論。還有更之前的"Royale with cheese"。還有"Le Big Mac"。還有荷蘭的薯條配的是美乃滋。Yuck.

第四章:暴力與美感

昆汀的暴力美學一向很出名,「惡棍特工」處處充滿好例子,最叫人難忘的是火燒電影院的那段,當Marcel點燃膠卷時,投射在電影螢幕上的,是已死的Shosanna瘋狂的笑容,伴隨著炙熱的火焰,猶如地獄來的復仇使者,看著四處竄逃卻毫無生存機會的納粹,欣喜至極地訕笑著。Shosanna報了家人的血仇,而納粹被電影殺死了,希特勒本人死在數都數不清的子彈下,這極度血腥又美麗浪漫的景像,真是暴力美學的經典。

看過昆汀舊作的就知道,他喜歡將許多pop元素加入電影內,即使「惡棍特工」背景是二次大戰時期,昆汀還是在Shosanna為燒死納粹做準備的段落,配上大衛鮑伊與Giorgio Moroder為電影「豹人」(Cat People, 1982)寫的音樂"Putting Out the Fire",Shosanna完全化身成一位準備赴死的女戰士,一身紅衣彷彿已流滿鮮血,站在外頭就是納粹鮮紅旗幟的窗邊抽菸,此時的Shosanna跟之前在餐館被Landa嚇得快崩潰的她,已經徹底不同。





另外,昆汀的幽默感也很美,他不一定靠讓人大笑的對白來表現幽默,有時候連鏡頭對比、標題添加等等,都能讓人感到好笑,連Landa拿出來的煙斗都好笑!





在攝影方面,也有不少優秀但不過於炫耀的鏡頭,例如第一章裡面,電影鏡頭從屋裡往下穿透到地下室猶太人的藏身處;或是在Shosanna離開戲院中某一房間時,鏡頭往上拉、再移到房外等等。音效方面也很棒,最讓我忘不掉的是割頭皮的聲音!噢天哪,我當然沒聽過真正割頭皮的聲音是什麼,無法比較真實度,但電影裡出現的那個聲音,真叫人毛骨悚然!

第五章:電影癡的情書

昆汀一向喜歡把他對電影歷史的淵博知識與熱愛,顯現在作品中,「惡棍特工」也不例外。本片的片名"Inglourious Basterds"兩個字都拼錯了,不過怪咖昆汀沒有解釋原因。1978年有部義大利片叫做"Inglorious Bastards" (Quel maledetto treno blindato),內容差不多類似「決死突擊隊」(The Dirty Dozen)的義大利版。不過,「惡棍特工」的劇情,與那部老片完全不同。

電影的第一章名稱是"Once upon a time…in Nazi Occupied France",這算是對"speghetti western"類型電影名導Sergio Leone的致意,他導過"Once Upon a Time in the West"、"Once Upon a Time... the Revolution"、"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等等。事實上,光是瞧一下Sergio Leone導的「黃昏三鏢客」(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Ugly, 克林伊斯威特主演)開頭一小段戲,就可以感受「惡棍特工」第一章的學習與致意對象了。


因此,「惡棍特工」連配樂都採用了Sergio Leone電影配樂常客Ennio Morricone的作品。

The Verdict (Dopo la Condanna) by Ennio Morricone


Un Amico by Ennio Morricone


我在youtube上找到,上面這首"Un Amico"在1973年的"Revolver"裡出現時,是非常感人的,兩個男生一人中了槍傷,逃亡過程中受傷的那人越來越虛弱,最後在另一人的懷裡去世,存活的那人強忍悲傷淚水,扛著屍體尋找適合的地方,徒手扒土埋葬死者,背景的音樂就是這首"Un Amico"。


而「惡棍特工」開頭用的曲子,則是西部片經典──約翰韋恩「邊城英烈傳」(The Alamo)裡的"Green Leaves of Summer",我小時候學琴就彈過這首。


除了那一大堆西部片的配樂梗以外,古早硝酸鹽電影膠卷(nitrate prints)的易燃特質,也被昆汀拿來當作劇情的重要梗,在Shosanna經營的電影院裡,收藏許多這樣的易燃電影膠卷,因此在納粹高層參加首映時,Shosanna準備點燃膠卷殺納粹,這應該算是電影癡的終極夢想吧!用電影殺納粹、終結第二次世界大戰!當Shosanna的助理兼情人Marcel拿菸點燃擺在電影螢幕後面的那堆膠卷時,真是太浪漫、太美麗、太影癡了!

昆汀也利用戲院內的劇情,讓觀眾看清楚古早的電影是如何放映的。



還有,Mike Myers客串的那段戲裡,幾個英國人在那胡扯淡,提些威士忌加冰塊等等不相干的鳥事,讓我想起不少Cinemax會播的古早英國戰爭片、諜報片,真的,他們就是很愛胡扯那些鳥事!不曉得昆汀是不是要惡搞一下那類電影。

至於布萊德彼特飾演的惡棍特工頭子,名叫Aldo Raine,這是昆汀要向演過不少戰爭片的已逝演員Aldo Ray致意,他的前妻Johanna Ray是「惡棍特工」的選角導演(casting director)。

以往看二戰納粹電影,總是可以看到一堆德國納粹操著英國腔說英文,這主要是因為美國人普遍不喜歡看電影字幕,但是大膽的昆汀才不管,「惡棍特工」裡大約八成都是法語、德語。在電影世界中,雖然昆汀不讓歷史的真實性礙著他的故事,但倒很講究語言的真實性。

結論:
最後我還是得加一句,「惡棍特工」並沒有比「黑色追緝令」好,不過加上這句話只是要證實我朋友梅阿國的預言,他早就神機妙算料到我會說「這部片沒比Pulp Fiction好」。事實上在我心中,其他電影都沒有「黑色追緝令」好,所以上面那句評論並無貶意。之前聽說昆汀被迫剪掉約20分鐘,因為片商希望減少片長,我倒很好奇那20分鐘演了些什麼,希望DVD會有導演版。

昆汀塔倫提諾


後記1:「厭惡」是一種很奇怪的感受。片中Landa問對方,為什麼討厭老鼠?為什麼看到老鼠就要殺?老鼠跟松鼠有什麼差別?老實說我也回答不出來,但我不會殺松鼠,卻願意殺老鼠。大哉問。

後記2: 最近剛好有新聞提到電子腳鐐的問題,有一名強暴犯利用電子腳鐐僅偵測夜晚行跡的特點,在白天對女子性侵害。不知為何我就想到「惡棍特工」裡,布萊德彼特說,想到那些納粹打完仗之後都會脫下軍服好好過日子,就覺得很不爽,於是他會拿出利刃,在他留活口的納粹額頭上,割下swastika符號﹝納粹的萬字符號﹞,讓納粹一輩子留下難以抹滅的痕跡。咱們國家強暴犯速速假釋出了獄,戴的電子腳鐐穿上長褲就看不見了,走在路上我們也不知道他是犯下重刑的強暴犯,如果能讓我動手在那些人額頭上割符號,也許我願意割唷,真的,至少我下手之後,其他無辜女性在方圓百里之外就知道要逃之夭夭。我知道那套「要給人改過自新機會」等等說法,但是,噢買尬,有時候用暴力解決事情真的很吸引人,既然不能在現實生活中發生,那就讓它在電影裡發生吧。去它的歷史,去它的現實。

***
經典對白:

Col. Hans Landa: [giddy] That's a bingo!
Lt. Aldo Raine: [Lt. Aldo and PFC. Utivich stare at him in confusion]
Col. Hans Landa: Is that the way you say it: "That's a bingo?"
Lt. Aldo Raine: You just say "bingo".
Col. Hans Landa: Ahhh! BINGO! What fun! But, I digress. Where were we?

***

Col. Hans Landa: Now if one were to determine what attribute the German people share with a beast, it would be the cunning and the predatory instinct of a hawk. But if one were to determine what attributes the Jews share with a beast, it would be that of the rat. If a rat were to walk in here right now as I'm talking, would you treat it to a saucer of your delicious milk?
Perrier LaPadite: Probably not.
Col. Hans Landa: I didn't think so. You don't like them. You don't really know why you don't like them. All you know is you find them repulsive. Consequently, a German soldier conducts a search of a house suspected of hiding Jews. Where does the hawk look? He looks in the barn, he looks in the attic, he looks in the cellar, he looks everywhere *he* would hide, but there's so many places it would never occur to a hawk to hide. However, the reason the Führer's brought me off my Alps in Austria and placed me in French cow country today is because it does occur to me. Because I'm aware what tremendous feats human beings are capable of once they abandon dignity.

***

Col. Hans Landa: [after watching Aldo shoot his driver Hermann] What are you doing? I arranged for that man's safety!
Lt. Aldo Raine: Command doesn't give a fuck about him. They just want you. Utivich, take Hermann's scalp.
Col. Hans Landa: You'll be shot for this outrage!
Lt. Aldo Raine: No, I'll be chewed out. I've been chewed out before.

***

Major Dieter Hellstrom: Now, gentlemen, around this time you could ask whether you're real or fictitious. I, however, think that's too easy, so I won't ask that yet. Okay, my native land is the jungle. I visited America, but the visit was not fortuitous to me, but the implication is that it was to somebody else. When I went from the jungle to America, did I go by boat?
Bridget von Hammersmark: Yes.
Major Dieter Hellstrom: Did I go against my will?
Bridget von Hammersmark: Yes.
Major Dieter Hellstrom: On this boat ride, was I in chains?
Bridget von Hammersmark: Yes.
Major Dieter Hellstrom: When I arrived in America, was I displayed in chains?
Bridget von Hammersmark: Yes!
Major Dieter Hellstrom: Am I the story of the negro in America?
Cpl. Wilhelm Wicki: No.
Major Dieter Hellstrom: Well, then, I must be King Kong.

***

Major Dieter Hellstrom: That was the sound of my Walther pointed right at your testicles.
Lt. Archie Hicox: Why do you have a Luger pointed at my testicles?
Major Dieter Hellstrom: Because you've just given yourself away, Captain. You're no more German than that scotch.
Lt. Archie Hicox: Well, Major…
Bridget von Hammersmark: Major...
Major Dieter Hellstrom: Shut up, slut. You were saying?
Lt. Archie Hicox: I was saying that that makes two of us. I've had a gun pointed at your balls since you sat down.
Sgt. Hugo Stiglitz: That makes three of us.
[Stiglitz takes Hellstrom by the shoulder and aggresively forces a gun against his crotch]
Sgt. Hugo Stiglitz: And at this range, I'm a real Frederick Zoller.
Major Dieter Hellstrom: Looks like we have a bit of a sticky situation here.

(Photo courtesy of The Weinstein Company)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6) 人氣()


留言列表 (26)

發表留言
  • Allison
  • 好喜歡這部惡棍特工喔!!
    兩個半小時好像一下就過去了
    好多橋段都被嚇的呼吸急促(ex:蘭達請蘇珊娜吃蘋果派、蘇珊娜被開槍擊斃)
    本來不太喜歡血腥橋段的我
    好像因為這部片愛上(?)了血液四賤的鏡頭了XD
    例如看到割頭皮那段時
    男友還試圖把我眼睛遮住
    我立刻把他的手拍掉
    因為...
    人生當中能有幾次機會看到如此寫實的割頭畫面呢XD

    好喜歡這部片中小布的口音!好可愛!!
    也很愛片中的"Jew~Bear"(是這樣說的嗎?)
    不知道為什麼
    Jew Bear的眼睛有種柔媚的感覺
    跟他兇殘的形象有點落差
    看到他拿球棍走出山洞時都快笑死了XDD
  • 開場五分鐘的時候 我對於兩小時半的片長 也是有點害怕
    不過之後劇情就越來越精彩緊湊
    完全沒友想看手表的慾望!

    割頭皮那段我也眼睜睜地看完了!
    事後有點驚訝耶
    以為我應該會想閉眼睛
    但是沒有...我就這樣睜著眼看完了...

    Jew Bear就是恐怖旅舍的導演Eli Roth
    我非常討厭他導的戲
    但他演戲倒還蠻OK的嘛
    就像你說的 他眼睛很柔媚................
    頗滑稽 哈哈
    另外 他是猶太人
    他說"惡棍特工"可說是"猶太A片"

    Lizzy

    Lizzy 於 2009/09/07 10:55 回覆

  • pushkin
  • 看過都說好 到底要不要衝勒...

    Ouintin Tarantino的"I am Legend"...嗯 一定很有趣 搞不好會擺進一大
    堆僵屍片的電影典故 然後Uma和John跳僵屍舞...
  • 當然是要看哪!
    這很可能是今年前三名的電影

    QT的I Am Legend應該會勇敢使用原著結局吧!

    Lizzy

    Lizzy 於 2009/09/07 10:56 回覆

  • pushkin
  • 梅蘭妮.洛宏好像很正 XD 又是一個去看的推力
  • 兩位女主角都很讚呢

    Lizzy

    Lizzy 於 2009/09/07 10:56 回覆

  • passerby
  • 後記2那個案子我也有看到,實在太誇張了,犯人根本是毫無羞恥跟反省能力,為何還要放出來啊,沒有完整的心理
    評估嗎??再者,為何電子腳鐐只有晚上才開啊。從頭到尾都是粗糙的管理嘛!!
  • 經典的「保障壞人人權、無視無辜者人權」...

    Lizzy

    Lizzy 於 2009/09/07 10:57 回覆

  • hogi
  • 這篇很不錯, 提供許多資訊 (記筆記)
    有的沒的資訊還都被你挖出來, 嘿
    我也想看這片, 不過, 大概又要等一百年後了(淚)
  • 你不能看這部呀 真可惜...

    Lizzy

    Lizzy 於 2009/09/07 10:58 回覆

  • kej2007
  • 只能說,真的很好看,演員,劇情,吊足觀眾胃口的小拖戲手法真是太妙了!!

    超棒的一部好片!!
  • QT應該能讓希區考克讚賞吧 呵呵...
    真的很會製造懸疑呢

    Lizzy

    Lizzy 於 2009/09/07 11:00 回覆

  • lukiadai
  • 可不可以給一個小小建議~
    因為開頭直接就有雷了,可以把雷隱藏在後面嗎?
    設立一點防雷裝置(例如分隔線)
  • 真不好意思
    我之前一直不認為開頭那段是雷耶
    因為預告片裡就有說
    他們計畫把電影院與裡面的納粹炸掉
    所以我沒有特別警告讀者

    目前我已經在文章開頭標示了
    針對任何細節都不想知道的朋友
    應該可以避過
    謝謝囉

    Lizzy

    Lizzy 於 2009/09/07 11:03 回覆

  • gilia
  • 你寫得太好了!忍不住一定要留言跟你說!!
    我也覺得這真是一部超讚的電影~
  • 謝謝你的留言鼓勵
    也請常常回來看文章喔~ :)

    Lizzy

    Lizzy 於 2009/09/13 10:43 回覆

  • kej2007
  • 為何你有這麼多對白??
  • 現在IMDB網頁上已經有提供不少對白囉
    在"memoriable quotes"項目裡面 :)

    Lizzy

    Lizzy 於 2009/09/13 10:47 回覆

  • chezdoris
  • Wow you made a very impressive review!! mine is nothing
    comparing to yours!!** I feel that I understand the movie a
    little bit more after reading your article!**
  • Thanks a lot for your passionate response~ :)
    Please do come back often if you like my articles.

    Lizzy

    Lizzy 於 2009/09/13 10:47 回覆

  • newera2
  • 妳寫的實在太棒了
    awesome
    我也是QT迷
    這部讓我跟朋友在戲院笑到翻過來 XDD
  • 呵呵謝謝囉
    這部片在台灣票房不太好 真可惜
    不過有進戲院的應該都會覺得好笑~
    我看的那場也有不少觀眾一起笑

    Lizzy

    Lizzy 於 2009/09/20 16:32 回覆

  • rainforss
  • Un Amico的連結失效
    我找到另外一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7HAFH9yl9Sc

    這部片真是太棒了,消化許多經典片之後,不抄襲
    而是悄悄的隱藏在背後.
  • 大感激~~ :)

    QT的鬼才就是真的能把他看過的大量電影融會貫通
    弄出一部更經典的電影...

    Lizzy

    Lizzy 於 2009/12/01 11:28 回覆

  • Luke
  • 一直都很喜歡QT執導或監製的各類作品中所出現的大量對白,不管是無關
    緊要的閒聊還是提心吊膽的對峙,都包含了很多面向的層次,讓人可以細
    細玩味思索。

    謝謝Lizzy的review,寫的真的很棒^^
  • QT的對白實在都是經典~~呵呵
    從最早期的"橫行霸道"就已經很棒了~

    謝謝你的讚美囉 :)

    Lizzy

    Lizzy 於 2009/12/07 09:11 回覆

  • skullwa
  • 好好看
    看完惡混之後,我開始想把昆汀以前的電影翻出來
  • 哈哈...

    不知道先前的電影你看過沒
    如果沒有的話 建議先看橫行霸道與黑色追緝令~~

    Lizzy

    Lizzy 於 2009/12/13 14:05 回覆

  • 惡犬
  • 分成章節式的演出讓每段都有一固定特色好看
    蘭登上校的戲在每段幾乎都很搶眼
    不過酒吧那段惡棍特工與蓋世太保的諜對諜
    一方刺探與另一方掩飾的五五波攻防還真是看得很爽

    好幾年前就在亞瑟王看過Til的演出
    不過他這次的沉默Hugo還真是搶眼
  • 蘭登上校囊括所有不同獎的最佳男配角,
    實在太強了...令人毛骨悚然卻又有絕佳喜感,了不起!

    亞瑟王我雖然看過,但幾乎忘得差不多了...@@

    Lizzy 於 2010/06/20 15:30 回覆

  • 惡犬
  • 亞瑟王當年是在電影院看得~但就是對Til沒什麼印象
    不過最近第四台一直重播,這才把他找出來
    原來他就是站在Stellan Skarsgard旁邊的薩克遜小頭目@@
    Til好像還演過當年發哥進軍好萊塢的作品替身殺手
    好像是站在Danny Trejo旁邊的殺手搭檔吧
    這部片我也完全沒印象了
    當年Til在好萊塢的片子大部分表現普普
    回德國拍得沒有耳朵的兔子才真的變代表作吧
    四個女兒全都入鏡,尤其小女兒Emma超可愛超搶戲
    第二集台灣也上映了~真想去看
  • 其實不少歐洲演員到了好萊塢都鎩羽而歸,
    像艾曼紐琵雅等等,
    好萊塢能把他們任何人都變成花瓶........

    所以我想Til還是待在祖國的好,
    能夠發揮所長!

    Lizzy

    Lizzy 於 2010/06/22 13:55 回覆

  • Kris
  • 這部片真的太棒了 我想問你 就是蘇珊娜對Fredrick Zoller開槍後 她
    聽到他在呻吟 就去看他怎麼樣 蘇珊娜是以同情的心情嗎 我不懂那段為
    什麼要放un amico這浪漫的音樂還有為什麼蘇珊那突然同情起zoller
  • 不知道導演心裡怎麼想,
    我猜蘇珊娜是有一點心軟同情吧,
    畢竟用炸彈炸掉一屋子你不認識的人,跟面對面殺掉一個人,是完全不同的...
    至於un amico的音樂,我倒沒覺得它算浪漫,
    倒是有死亡的哀傷...

    不過,這當然都是個人意見,
    也許昆汀根本不是這樣想...:P

    Lizzy

    Lizzy 於 2010/07/14 21:42 回覆

  • 阿祥
  • 這部片我第一次看時覺得爛透了,一路快轉到底.直到HBO最近播出來,我才發現它百看不膩!
    真正是部經典!!!
  • 哈哈沒想到看兩次可以差這麼多...
    那希望看第一次不喜歡的朋友再給它一次機會囉~

    Lizzy

    Lizzy 於 2010/08/23 11:06 回覆

  • 挖 一個女生寫出這麼棒的評論..,那些自稱專業的影評人寫的還沒你10分之1好呢
  • 這實在過獎啦~~不過還是很感激 :)

    Lizzy

    Lizzy 於 2011/09/19 11:44 回覆

  • 硬要把它塞進歷史里也說得通 希特勒進軍俄國以後就一直龜在柏林的地窖裡
    可能在諾曼底登陸前就相片裡面演得一樣被暗殺了也不一定
    這樣之後納粹德國的指揮系統出問題(北非的獵狐行動根本就沒有援兵)
    和兵敗如山倒也可以解釋得通
    簡單的說就是戰爭一開打了
    就算真的把元兇給暗殺掉也不一定可以結束
  • 歷史的確是可以隨人說嚕..

    Lizzy

    Lizzy 於 2012/05/12 12:34 回覆

  • JOSH
  • 這部比危機倒數好看多了
    真不知到奧斯卡評審都在想什麼
  • 我個人也是比較喜歡這部,
    不過奧斯卡向來沒有太喜歡昆汀...

    Lizzy

    Lizzy 於 2013/01/15 21:53 回覆

  • fbh
  • 真想看看張曼玉在裡面演了甚麼啊~~
  • 哈哈我也很好奇!!!!

    Lizzy

    Lizzy 於 2013/02/21 15:32 回覆

  • 諷刺的是開頭蘇珊娜一家因為不懂英文而不能及時逃掉,到最後戲院那幕卻用英文來和那群納粹
    道別。還有黑色追緝令也有類似的,如:馬沙老大開頭跟拳手說要拋下自尊到最後卻被雞姦一
    樣。哈哈
  • 黑道老大被雞姦那個當年也是笑死我也 XD

    Lizzy

    Lizzy 於 2013/04/25 16:32 回覆

  • 小學森
  • 黑色追緝令的連結失效了,版主可以重貼嗎?
    我覺得後記二版主的言論可能讓衛道者不滿,但我得引用一句BC在imitation game中的一句臺詞:『你知道為什麼人們喜歡使用暴力嗎?因為感覺起來很爽。』
    感謝推薦。我很討厭美國片老是全世界都說英文的謬誤。這部片看了應該很痛快XD
  • --

    連結修改好了~~

    衛道者永遠會有不滿的XD 但至少在電影裡總是自由的吧 :D

    某些有特殊背景的片,講起英文真的是怪翻天,惡棍特工的確是狠狠展現了自己的超酷巧思~~

    Lizzy

    Lizzy 於 2016/02/22 19:20 回覆

  • 訪客
  • 剛剛看完 DVD, Hans Landa 上校這個角色設定完全掌握了人性當中數一數二的驅動力:恐懼。

    一開始藉著握住酪農女兒的手,恐嚇酪農自己承認確實有猶太人在家裡藏匿;接著又在餐廳裡幫Susanne點牛奶,用一個宣稱自己一時想不起來的問題來恐嚇影迷;明知女演員的腿傷是啥原因,還要她自己伸手到他的黨衛軍大衣口袋裡;最後,還將美軍上尉給套上頭套,一路拖行到自己的隱密審訊地點去。

    《君王論》中說過,要確保王權,與其依賴人民對國王的忠愛,遠不如讓人民對君主的恐懼。所以,歷史都是贏家的詮釋文本,多半都是用來穩固治理,並非詮釋事實與真理。

    在機緣巧合下,我小時候也曾多次進到膠卷影片的放映室裡去,也知道一號放映機與二號放映機之間的接片時機只有幾秒鐘而已 (接得太早螢幕上面會有重影,接得太晚整座戲院一片漆黑會被狠噓),甚至還曾經幫忙放映師將已經放映完的膠卷利用手動捲片機給捲回去 (然後放入圓形金屬片盒以利下次放映)。

    坐在放映室裡透過放映機鏡頭旁邊的方形小孔看完整部電影,是我人生的美好記憶之一。感謝昆汀導演,讓我又再次拾回那個時空記憶。
  • --

    你寫得真好啊!Landa帶來的安靜恐懼簡直令人窒息......

    還有,天啊你進過膠卷影片放映室~~好羨慕啊~~

    Lizzy

    Lizzy 於 2016/06/03 22:16 回覆

  • alinda
  • 每每看完電影才看妳的影評,妳真的寫的很很很棒
  • --

    謝謝你!!各位的鼓勵是我寫心得的最大動力~~感謝~~

    Lizzy

    Lizzy 於 2016/10/25 16:0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