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企業」(There Will Be Blood)導演Paul Thomas Anderson睽違五年帶來的作品「世紀教主」(The Master),演員表現非常精彩,但在故事上是沒有甚麼結論的,且主要角色彼此互動雖然有趣,但難以令人同情或共鳴,從頭到尾都充滿謎樣色彩,很多問號,讓人不知怎麼看待他們。我的感覺是,本片的故事追不上導演能力與拍攝手法﹝但本片編劇與導演同樣是Anderson﹞以及演員的精湛演技。也許多看幾次會有比較深入的體會,但我完全提不起勁多看幾次。



時間背景是二戰過後五零年代,Freddie﹝瓦昆費尼克斯﹞是個退役海軍,平日攝影維生,但生活萎靡漫無目的,成天只想喝酒搞女人,還因為對客人發飆丟了工作,機緣之下巧遇某教派The Cause的宗教大師Lancaster Dodd﹝菲利浦西摩霍夫曼﹞以及他的老婆Peggy﹝艾咪亞當斯﹞,Freddie的人生是否就此改變?

「世紀教主」上映前,很多人以為這是一部與山達基﹝Scientology, 也就是湯姆克魯斯信仰的新興宗教﹞相關的電影,的確,本片的那位教主Lancaster Dodd在不少方面很像山達基的創始人L. Ron Hubbard,片中的"processing"也類似山達基的"auditing",但本片並無批判山達基的意思,完全只是作為一個背景,以探討主角間的互動。



本片最精彩的點,一個是Freddie與Lancaster之間的情誼,另一個則是Peggy面對丈夫與Freddie越走越近,試圖將丈夫拉回來的種種方法。Freddie與Lancaster是非常不同的兩人,前者直來直往、個性很衝,對大多數人都懷有敵意,就像JD沙林傑對於退伍軍人的說法:"found it impossible to fit into a society that ignored the truth (about war) that he now knew.",Freddie完全無法適應這個社會;Lancaster則比較壓抑,溫文儒雅。然而隨著劇情推展,會發現不管人的外表展現出的特質如何,最終都還是有相同的動物本能與某些極強烈的情緒或暴力傾向,例如道貌岸然的Lancaster卻很喜歡喝Freddie用各種古怪化學物質調的烈酒,面對質疑時也會暴走,仔細想想Lancaster與Freddie就像銅板兩面,長得不一樣但骨子裡差不多,Freddie那些向外爆發的情緒,正是Lancaster一直在壓抑的性格,如果本片最終出現類似「鬥陣俱樂部」(Fight Club)的結局我也不意外。面對Freddie的闖入,Lancaster妻子Peggy心懷警戒,也難以理解為何丈夫如此喜歡Freddie,她不斷以她特殊的手法與伎倆試圖影響這兩人,也是片中一大亮點。



「世紀教主」有不少細節、場景或事件是重複或對稱的,就好像電影裡面的某療程,矇眼走到左面的牆,再走到右面的窗戶,說出摸到了甚麼,不斷重複;或是詢問者要求回答者不斷回答問題且不能眨眼,一旦眨眼就得重來一遍。劇情不斷向前,好像往哪個方向走去,但又好像回到原點。一次一次地看,一次一次地想,看到的彷彿有些不同了,答案似乎有點變,但真的是如此嗎?至少Freddie看起來沒甚麼變,到最後,他跟電影開始時差不多,只想喝酒做愛,或許他心境有平靜一些?不得而知。劇情本身可以說是在打轉的,觀眾心裡不斷出現問題,Freddie為何要留在Lancaster身邊?Freddie到底信不信那套?為何對Lancaster如此忠誠?Peggy是否才是The Cause真正首腦?Lancaster為何不顧家人意見把Freddie留在身邊?是為了把The Cause那套用在Freddie身上實驗?喜歡Freddie的酒?甚至是喜歡Freddie的人?



很多片段、劇情連結讓人感覺跳來跳去的,講一個什麼好像還沒個結論,突然又跳到下一件事,這該說是藝術表現還是故事沒說好?還是真的沒有什麼故事?或許多看幾次會懂,但我沒被吸引到有想重看的動力。看完以後,的確有看到幾個極為精彩的片段,但不知道該從中發現些什麼,或是感受些什麼。我有一個朋友,以前跟他去逛唱片行時,他常常看到某張CD就開始跟我說,他當時是什麼機緣下買了這張專輯、買了之後又去哪裡、搭了幾路公車、在公車上拆CD包裝,我聽了再問「然後呢?」他都說「沒有然後了,就這樣」。「世紀教主」也讓我有同樣的感覺。「然後呢?」「就這樣。」「啊?」

在這些紛亂的事件串接之間,唯一令我「有感」的一點,是片中極為模糊的時間概念。有時看著看著以為電影中的事件已經過了好幾個月甚至幾年,但見到Peggy的肚子還是那麼大,我才知道其實沒過那麼久;Freddie在回首過往時,有個念念不忘的女孩Doris,只要電影呈現Freddie對她的記憶,就永遠是那個16歲的她,Freddie再也沒見著她,腦中停留的畫面就是那個樣;對照起The Cause的觀念──「每一世的軀體都只是一個容器,各種前世的作為與經歷,都會烙印在靈魂上」,或許以這種想法來看的話,時間的概念不是重點,甚至根本不存在,每件事、每個時刻都像照片一般成為永恆。或許這解釋了片中不清楚的時間線,以及Freddie似乎在片尾又回到原點的安排。

整體演員的演技是本片表現最佳之處,消失銀幕許久的瓦昆費尼克斯,再度帶來精湛演出,他的外貌體型肢體動作都非常融入片中角色,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可怕,並沒有在片中直接以畫面呈現,而是在Freddie的眼神表情與肢體語言裡。他完全像隻動物,沒有受什麼人類文明影響,他會對著沙雕堆成的裸女做出猥褻動作,向大海打手槍,在百貨公司裡毆打客人,他作的羅夏測驗結果出來只有性、性、性。他的表情外貌與動作,跟「為你鍾情」(Walk the Line)裡的他判若兩人,實在是很精彩的演出。真希望瓦昆費尼克斯能多拍幾部電影,不要老是神隱。



演什麼像什麼的菲利浦西摩霍夫曼,在「世紀教主」演得最精彩之處,是他對Lancaster本身信念的拿捏。到底Lancaster相不相信自己說的那套?搞不好半信半疑,當他被猛烈質詢時他也說不出個鳥來,髒話都飆出來了,但他在幫助Freddie做那些心靈療程時看起來似乎是真心認為可以幫到Freddie,而菲利浦西摩霍夫曼在戲中幾場公開場合的戲,他表現得有自信、堅定、具領袖魅力,但在他的私人時間、或是面對質疑時卻又有他脆弱不安的一面,是有很多層次的精彩演出。艾咪亞當斯這回的演出很嚇人,長相甜美可人的她竟能令人感到很害怕無比,她眼神銳利如刀,喜歡直接解決問題、與人正面對決,她直接要求Freddie酗酒,懷孕的她主動粗魯地解決老公性欲並命令老公同意她的要求,甚至,劇情中暗示了她可能才是The Cause的智囊或首腦,艾咪亞當斯真的令人毛骨悚然,簡直就是把「曼哈頓奇緣」裡的她整個反過來。





在攝影、畫面安排與配樂上,「世紀教主」也是個傑作。負責配樂的依然是「黑金企業」的Radiohead成員Jonny Greewood。片中常出現的水流的意象,透露了主角內心的不安;水將沙雕沖掉的畫面,似乎也象徵萬物隨時間終將離去;百貨公司優雅安靜的場景,對比出野獸般的Freddie與二戰後的世界格格不入;Lancaster對Freddie進行"processing"時的近距特寫,令人感到壓迫,諸如此類。本片是用解析度相當高的65mm規格的膠卷拍攝,上一部這樣拍的電影是1996年由肯尼斯布萊納執導的「哈姆雷特」,但現在可以播放此規格的戲院並不多,要完整體驗導演的用心,可能不容易了。



總而言之,「世紀教主」是一部很美的片,但看不看得出個所以然,就要看個人造化了,我是沒有這種慧根啦。但主要演員的演技決不會令你失望。

***
經典對白:
***

Freddie Quell: Do you know how to get rid of crabs?
Seaman: No.
Freddie Quell: You got to shave one testicle, then all the crabs go over to the other testicle. You got to light the hair on fire on that one, and when they all go scurrying out, you take an icepick and you fucking stab every single last one of them.

***

John More: I belong to no club, and if you're unwilling to allow any discussion...
Lancaster Dodd: No, this isn't a discussion, it's a grilling! There's nothing I can do for you, if your mind has been made up. You seem to know the answers to your questions, why do you ask?
John More: I'm sorry you're unwilling to defend your beliefs in any kind of rational...
Lancaster Dodd: If, if you already know the answers to your questions, then why ask PIG FUCK? We are not helpless. And we are on a journey that risks the dark. If you don't mind, a good night to you.

***

Peggy Dodd: And this is where we are at. At the lowest level. To have to explain ourselves, for what? For what we do, we have to grovel? The only way to defend ourselves is to attack. If we don't do that we will lose every battle that we are engaged in. We will *never* dominate our environment the way we should unless we attack! And the city, city's just noise. I know the city. I know its rotten secrets, its filthy lies and secrets. They... invited us here and welcomed us. Only to throw us down. And kick us out. It's a grim joke.

***

Lancaster Dodd: If you leave me now, in the next life you will be my sworn enemy. And I will show you no mercy.

***

(Photo courtesy of The Weinstein Company)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喬昆菲尼克斯
  • 我戲友 菲力普西蒙霍夫曼 在天之靈 假如看到你這篇文章 他眼下的那片天 絕對會下起雨來的

    "或者是我太笨了。" 什麼"或者" 根本就是 你也不去看看 網路一堆影評 怎大家都看得懂 或者用你的想法說"怎大家都這麼會腦補?!"

    反正你本身標題打了 "或者是我太笨了。" 就已經惡煞這部電影了 因為你早就在懷疑這部電影所做的質量 完
  • --
    每個人喜好本就有不同,對於謾罵式人身攻擊不予回應

    Lizzy 於 2014/02/03 21:35 回覆

  • 您的暱稱 ...
  • 我都找不到這片呢~
    台灣片商是都沒出DVD嗎
    真的很喜歡瓦昆費尼克斯
  • 這部的台灣版權應該是卡住了,我好像是在飛機上看到的...

    Lizzy

    Lizzy 於 2015/02/28 15: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