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jpg

《進擊的鼓手》是我今年看過最血腥的戰爭片。好啦這不是戰爭片,但也差不多了。是的,它是關於爵士樂,但請別期待Kenny G與小野麗莎之類的。這兒的音樂不是被拿來當舒適背景的,這群人是很認真的。也許太認真了。

017.jpg

鼓手Andrew﹝Miles Teller﹞是紐約一間聲望頗高的音樂學校學生,他被校內最嚴格的指揮家Terence Fletcher﹝J.K. Simmons﹞選入學校樂隊,這對Andrew的未來應該是個很大的助力,但Fletcher極度嚴厲、善於心理操弄的教學態度,是否會讓Andrew無法承受?

010.jpg

與娜塔利波曼主演的芭蕾驚悚片《黑天鵝》(Black Swan)帶給人的感覺相同,在藝術領域裡,追求卓越與過度偏執之間,常常只有一條模糊的線。《進擊的鼓手》與《黑天鵝》的不同點是,《黑天鵝》強調的是某種瘋狂,觀眾跟著在主角的扭曲心理中繞來轉去,而《進擊的鼓手》比較不去檢視其瘋狂,而是將重點放成意志力的對決,以及兩名主角互為鏡像"mirror image"的有趣對照。

01.jpg

Fletcher的教育方式包括公開羞辱、歧視言論、心理戰與操弄等等,甚至包括肢體暴力,差不多是身心虐待都來﹝不過我得說他的罵人臺詞挺好笑的,上他的課大概會常常想笑又不敢笑,簡直是個爵士教學界的石內卜﹞,他課堂上學生的臉孔只有恐懼,看不到任何音樂本身帶來的快樂。沒想到,Andrew越被羞辱就越努力,像著魔一樣。說真的,我會更想知道讓Andrew著魔的點在哪裡,以及除了追求不凡以外,爵士樂本身到底能否給他快樂?越看到後面,我越覺得音樂本身已經不是Andrew所關心的,Fletcher的好評才像是Andrew不顧一切追尋的,幾乎像他的毒品。

004.jpg

所以,換個角度來看,也可說Andrew與這位老師倒是天作之合。嚴師Fletcher雖然看起來很可怕,但Andrew也不惶多讓,Andrew自大且無情無義,一心只想追求極致,看看Andrew對親戚某些言論的不屑與憤慨、看到同學表現比他好時惱羞成怒的糟糕風度、與女友分手的冷酷無情等等,如果Fletcher的可怕教法只能夠對一個人有用,那個人就是Andrew吧。

015.jpg

也因此,本片最後一段的意志力對決尤其精彩,這幾乎是矛與盾的對決,充滿無限可能性。其實我認為劇情走向那一步的過程有點不可置信﹝例如,那個場合應該不太可能讓沒彩排過的人就這樣上場?﹞,但那場戲本身的攝影角度、剪接、音樂、演出等等都十分精彩,收尾更是收得令人血脈賁張,所以我可以忽略劇情發展太不真實的問題。

總體說來,《進擊的鼓手》最大的成就在於,原本以它簡單的幾個主要場景、主要角色幾乎是只有兩人對決、很直線單純的故事線來看,它的本質只是一部小小的獨立電影,但透過各種安排,最後成品感覺「大」多了。尤其剪接充滿活力與張力,特別是音樂橋段的剪接幾乎像動作片一樣刺激,敘事精簡快速,毫不拖泥帶水,《進擊的鼓手》真的是把這樣一個劇本主題傾全力發揮到極大了。

009.jpg

另一個非常搶眼的點,則是兩位主要角色的演出。J.K. Simmons把Fletcher這個妖魔鬼怪演得很傳神,他老是一身黑,一樣的T恤與長褲,沒有頭髮,彷彿在他追求完美的道路上,連花腦袋換裝扮都是罪過,而他每一個進場與每一個手勢都充滿氣勢令人害怕,每說一句話都讓人猜想他到底是說真話還是想操弄人,完全無法想像這個人幾年前是Juno﹝《鴻孕當頭》主角﹞的老爹。

以前曾當過鼓手的Miles Teller讓我刮目相看。以前老覺得他是個比較沒有「魅力」的演員,但是《進擊的鼓手》讓我改觀了,他的角色雖然比較沒那麼多炫技機會,但在各種挫折裡面他能既脆弱卻又能維持自尊,展現撼動山河的意志力,非常有魅力,尤其在一場關鍵表演時他使用"Fxck you"嘴型回嗆時真的很殺。

003.jpg

Paul Reiser飾演Andrew的父親,他很想保護兒子不被人生摧殘,但明白他不行,也知道兒子已有決定,因此有不少戲,Reiser都是嘴上不講、從眼神透露的,這種父母心頗令人感動。

016.jpg

《進擊的鼓手》編劇兼導演Damien Chazelle表示,本片的劇本初稿是在他就讀哈佛時,根據自己的高中經驗為靈感而寫的,但後來一直籌不到資金,直到他將內容拍成18分鐘的短片後才獲得青睞,而電影長片版本他只花了19天拍攝。他自承劇情與當年經驗相比誇大了不少,我想也是,《進擊的鼓手》簡直是爵士課程的《饑餓遊戲》版,課堂如戰場,充滿了汗水血水淚水,雖然這設定頗不真實,但卻提供了很好的背景給一場充滿戲劇張力的意志力之戰,而且我很感激整部片沒有走向傳統愛用的「男主角發現愛與朋友還是最重要」這類的結論,那樣的話就太肉麻無聊了。

最後來談一下與電影較無關的個人感想。我查了一下,Fletcher愛講的那個傳奇薩克斯風手Charlie Parker被丟鈸的故事,據說真實版的沒那麼離譜,Jo Jones是往地上﹝或腳邊﹞摔的,並不是往頭上丟。我個人認為,音樂的不凡,應該不是只能靠兇殘的老師才能激發出來,若把人嚇出精神問題的話,甚至搞到鬧自殺,絕對是不好的。為找出一個Charlie Parker去嚇瘋30個人值得嗎?我覺得不啦。這部片當成虛構電影看,欣賞這段特殊的師生關係,並了解鼓手的辛苦,當然是很好的,只不過對這位老師的教學方式就不用太認真了。

至於現代生不出一個Charlie Parker的原因,我想很複雜,決不是只因沒有人丟鈸,政治經濟文化上的改變都可能影響音樂的偏好,自然也會影響投入這類音樂的人數與水準,而好樂手也需要舞台,現代並不是那種老爵士﹝相對於Fletcher口中所謂「在星巴克賣的爵士樂」﹞最受歡迎的時候,沒有舞台的天才又能怎麼樣呢?

008.jpg

題外話:Fletcher在學校走廊看到校友帶小女兒來時,跟女孩說以後長大可以來他的班上課,我簡直寒毛直豎...你這是恐嚇吧!不要再害人了好嗎!

***
經典對白:
***

Terence Fletcher: There are no two words in the English language more harmful than good job.

***

Terence Fletcher: Oh my dear God - are you one of those single tear people?

***

Terence Fletcher: Baker, that is not your boyfriend's dick. Do not come early!

***

Uncle Frank: You got any friends, Andy?

Andrew: No.

Uncle Frank: Oh, why's that?

Andrew: I don't know, I just never really saw the use.

Uncle Frank: Well, who are you going to play with otherwise? Lennon and McCartney, they were school buddies, am I right?

Andrew: Charlie Parker didn't know anybody 'til Jo Jones threw a cymbal at his head.

Uncle Frank: So that's your idea of success, huh?

Andrew: I think being the greatest musician of the 20th century is anybody's idea of success.

Jim: Dying broke and drunk and full of heroin at the age of 34 is not exactly my idea of success.

Andrew: I'd rather die drunk, broke at 34 and have people at a dinner table talk about me than live to be rich and sober at 90 and nobody remembered who I was.

Uncle Frank: Ah, but your friends will remember you, that's the point.

Andrew: None of us were friends with Charlie Parker. *That's* the point.

Uncle Frank: Travis and Dustin? They have plenty of friends and plenty of purpose.

Andrew: I'm sure they'll make great school board presidents someday.

Dustin: Oh, that's what this is all about? You think you're better than us?

Andrew: You catch on quick. Are you in Model UN?

Travis: I got a reply for you, Andrew. You think Carleton football's a joke? Come play with us.

Andrew: Four words you will never hear from the NFL.

Aunt Emma: Who wants dessert?

***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JW
  • 這部真的有夠精彩
    看到都快尿出來了....
    沒入圍最佳導演真的很不應該
    很多沒臺詞的地方戲劇張力有夠強....

    話說主角被撞那段超像險路勿近結局
  • --

    真的,打個鼓可以被拍得那麼刺激實在了不起,
    就像我文中說的,一個本質很小、很簡單的題材,
    被拍成這麼「大」,實在厲害,
    以後看樂團表演要多觀察一下鼓手 XD

    還有你不提我還沒想到險路勿近耶!

    Lizzy

    Lizzy 於 2015/04/01 21:05 回覆

  • 小學森
  • 剪接讓分鏡變得快但不瑣碎又使戲劇和音樂節奏完美結合...可能對比看此部前一天的黑帽片讓我對於這部片有了不正常的膨脹讚揚,完全忽視Simmons這個角色的誇張程度、跟著劇情心情上下起伏;最後的車禍梗(這麼撞都沒後遺症)和未彩排橋段(專業樂評會到場可以這樣搞而且男主角完全不懷疑可能被整?)讓我有點出戲,但它結尾裡兩個劇情轉折(Simmons露出擺道真面目和男主角不因為老爸溫情而選擇不做回擊)才是讓我覺得這部片的前述劇情瑕疵可以略過的關鍵、我個人以為如果少了這兩個轉折這部片恐怕只流於一部剪輯流暢的音樂片。當然,男主角除了喪母和可能交友範圍不廣因素以及對爵士鼓的熱愛外,心理上造成對Simmons褒貶的強烈依賴如果能再敘述多一點,相信會是部絕佳好片。
    此部令人提心吊膽程度真可比戰爭片。
  • --

    哈哈...本片是有不少應該很不合理的地方(不過我不是音樂人所以也不敢打包票),而且除了你提到的幾點令人出戲的地方以外,故事本身實在很「小」,所以我說『總體說來,「進擊的鼓手」最大的成就在於...(略)...它的本質只是一部小小的獨立電影,但透過各種安排,最後成品感覺「大」多了』

    我也很喜歡你提的那兩個劇情轉折。如果大家都很溫馨很孝順那我大概也不會很喜歡這部片 :P

    Lizzy

    Lizzy 於 2015/06/18 15:52 回覆

  • D
  • 這部我覺得大概就是一個控制狂會怎麼把人逼瘋的故事,原本我在看的時候還以為會是什麼勵志劇情,結果完全出乎我意料。

    這部電影描寫很細膩,劇情控制恰到好處,沒有冷場,電影把弄樂團拍得像戰爭片一樣,不過是心靈上的戰爭就是。

    但有個部分誤太大了,就是電影裡跟打鼓有關的情節的真實性。

    我一個玩樂團的人看就覺得鼓的描寫太誇張。
    打鼓不需要用蠻力,而是用巧勁,過多的力道會導致手腕等施力的身體部位受傷,繃著一張屎臉頭冒青筋用力打完全不必要啊,用蠻力不會比較快。

    打鼓也不會打到全鼓組都汗,更不會打到大量失血。
    打個鼓會噴血噴成這樣,若不是恐怖電影,大概就是Whiplash。(笑)
  • --

    哈哈,聽到玩團的人現身說法,知道打鼓不用打成那樣,我就安心了......XD 要不然實在太恐怖啦!

    不過電影這種安排的確製造許多驚悚感,扭曲事實造成的效果很成功XD

    Lizzy

    Lizzy 於 2016/06/29 22:0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