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resdefault.jpg

《慾情勃根第》是一部口味特別的怪片。看片名是很難猜測這部片內容的,而且,電影開頭的一段,先讓觀眾有了某個既定判斷後,馬上就以另一角度重新觀察那一幕,揭開了兩名主角真正的關係。若你已經打定主意要看這部片,在對電影一無所知的情況下去看比較好,什麼影評與心得都先別看,如此可以獲得最多驚喜。

Duke-of-Burgundy.jpg

***以下有雷***

這部片的英文片名雖是"The Duke of Burgundy",但片中不僅沒有公爵,沒有貴族,連個男人都沒有。它的主角是兩個女人,Cynthia(Sidse Babett Knudsen)是昆蟲學家,她與Evelyn(Chiara D'Anna)是情侶,有一套獨特的相處模式,並熱衷性虐。觀察Cynthia與Evelyn之間,支配者(dominant)與臣服者(submissive)兩方的依存關係,是本片最有趣的一點。本片將性愛裡的變態、好奇、探索可能帶來的浪漫與快樂,很詩意地呈現出來,就算不好此道的人,看完後或許也能理解為何有像Evelyn這樣的人會喜歡。

The-Duke-of-Burgundy3-xlarge.jpg

《慾情勃根第》的世界,雖帶有70年代歐洲軟調(soft-core)情色片風格,卻是個與現有時空完全不同的世界,彷彿某個女人國。在這個空間裡,兩位女性的關係在道德上沒有任何壓力與束縛──大家都是女的,那麼女的當然跟女的在一起,即使喜歡重口味的性愛也很正常,傢俱銷售員順口推銷"human toilet"也沒什麼好害臊的。

導演以研究昆蟲標本一般的方式,從不同角度觀察、剖析兩人關係,不急不徐,仔細深入。在電影的一開始,我們先是同情看似被欺負的那位,到中間,我們為這兩人的琴瑟和鳴感到開心,但到了後面,我們看到兩位主角開始出現的不合拍,有人的需求不能被滿足,而有人已經累了。

很恰巧前陣子有一部看似與性虐有關的《格雷的五十道陰影》(Fifty Shades of Grey),但那裡面的「皮繩愉虐」(BDSM)根本主要是契約談判,兩位主角比較像有病,看不出對彼此的喜歡與愛、女方也不喜歡性虐,卻硬是想配合對方。在《慾情勃根第》裡的這段關係,你看得到真實的情愛與關懷,明白她們為何深陷其中無法自拔,即使有一個角色並不太喜歡BDSM這些玩意。畢竟,我們都曾因為愛,在自我的追尋與對方的需求中掙扎,當真正愛上一個人,要同時滿足對方又不太委屈自己,永遠都是難題。

The-Duke-of-Burgundy11-xlarge.jpg

片中的性虐元素,並不是為了讓整部片更香豔更刺激,事實上本片沒有什麼裸露(別預期《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那種等級,差得很遠),太刺激的性虐也只有暗示,並未呈現在螢幕上,性虐與主從遊戲在此代表的,只是一對情侶其中一人的興趣罷了,而兩人對這興趣的不一致,會對愛情關係帶來壓力甚至傷害。就像你的男朋友喜歡看賽車,你也許不喜歡但會忍耐著一起看,而看久了又很無聊,只不過對Cynthia與Evelyn而言,舉例中的賽車變成了BDSM。

這興趣也造成她倆的距離。Cynthia想對Evelyn說我愛妳,Evelyn卻要她說侮辱的話才能感到滿足;Cynthia希望Evelyn晚上跟她一起睡,Evelyn卻想被鎖在箱子裡。這帶來的困擾與一個成天只想打電動的男女朋友差不多,那個興趣成為了兩人的距離。

Cynthia雖是關係中的支配者,但並不那麼喜歡性虐,她的愛是柔軟溫暖的,很多時候是她在包容稍嫌幼稚的Evelyn,或是被Evelyn控制。Evelyn也有她的不安全感,這點從她在昆蟲學術講堂上的急於表現可看出來。她們就如同標本蝴蝶一樣,美麗,但也陷於情慾愛恨的小格子裡,受不了對方,又不能沒有彼此。

duke-of-burgundy-the-2014-019-reflection-window.jpg

而美好的兩人生活,就像是那些麻煩的衣物一樣,絲襪、胸罩、馬甲、長靴...既美麗又禁錮,難怪老被Evelyn要求仔細打扮的Cynthia,一有機會就穿著寬鬆舒適的睡衣,讓自己喘息一下。

到底值不值得如此辛苦維護一段愛情?沒有人知道,只有當事人心頭冷暖自知。

Knudsen的演出非常細心,即使是前後類似的幾幕,她從看來威嚴自信,到後來透露出某些無聊與心不在焉,演變成不耐或不屑,以及擔憂與脆弱,讓觀眾像是剝洋蔥般觀察她的內心掙扎。D'Anna也將看似臣服但其實頗為傲嬌的姿態表現得很好。

maxresburg.jpg

註:片名是一種英國蝶類的名稱。本片於匈牙利拍攝(導演Peter Strickland是住在匈牙利的英國人)

***
經典對白:
***

Cynthia: You're late.

Evelyn: I'm sorry.

Cynthia: You'll be.

***

Evelyn: This is all I ever dreamed about, to be owned by you, to be used by you.

***

The Carpenter: Would a human toilet be a suitable compromise?

***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