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vary-3.jpg

《神父有難》的英文片名"Calvary",是耶穌被釘上十字架的地方。本片並沒有特意要將主角神父的經歷與耶穌對比,不過它的確是個關於犧牲與救贖的片。題材本身雖比較沉重,但也有不少黑色幽默。

004.jpg

這部片有個爆炸性的開場:愛爾蘭小鎮教區的天主教教堂,有天來了個信徒,進入告解室向神父James(Brendan Gleeson)敘述自己從七歲開始,被神職人員性侵了好幾年,這樣的經歷毀了他一生,現在的他決定七天後要來殺掉James這位好神父,因為這樣的作為,比殺一位惡神父更能引起注意。接下來,神父會怎麼做呢?

calvary_2878338k.jpg

那位男性告解人的開場白是這樣:「我第一次嚐到精液,是在七歲的時候」。他特別提到挑選這位神父的原因:「我選擇殺你,正是因為你沒做錯任何事。」想想這位告解人當年也不過是個沒做錯什麼的無辜七歲男孩,這個可怕的宣言,似乎也有幾分扭曲恐怖的道理。而且,這樣的方式的確能帶來更大的影響,引起社會重視。長久以來,我們都知道有很多神父性侵孩童的案件。但大部份的時候,社會對這議題並沒有特別關心,或花心思深入探討與研究、去預防、去讓教會感受極為龐大的改革壓力。或許這是因為,大多數的人感到事不關己,那是別人的問題,好像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於是這些慘絕人寰的遭遇,對社會帶來的衝擊,恐怕比不上隨機掃射或隨機殺人。聽到一件又一件的神父性侵孩童新聞,社會大眾依舊寧可維持現在的制度,方便省事,教會也不想認真面對與處置,於是每一件毀掉孩童一生的性侵案件,都成了讓大家不方便的真相,很多人選擇快快忘記,繼續生活。所以,片中的受害者,如果把一個性侵別人的有罪神父殺了,社會恐怕真的不會有什麼反應,只覺得「很好很好,正義聲張,來,下一位」;唯有好人/好神父隨機被殺,一般人也害怕了,才會有人把這當一回事。

不過,本片重點並非批判檢討那些性侵個案,而是想呈現,那些一樁樁的教會醜聞,將愛爾蘭這個長期以來虔誠信仰天主教的社會,挖出了什麼樣的黑色深淵與空洞,留下多少不信任與冷漠。傳統天主教,在現代面臨不少壓力。神父性侵事件一樁又一樁,跟不上時代的道德標準也常被評為偽善。在這樣的時代,一位善良又虔誠的神父,該如何面對信徒與自己的信仰?

01.jpg

這種問題在片中這一幕很真實地直接破題:James與一位陌生小女孩講話,她父親來接她時看到這情形,馬上緊張氣憤地質問神父跟他女兒講了什麼。沒錯,James是個好人,但他沒有辦法讓其他父母信任,每位神父都成了父母的假想敵。

神父James探訪教區民眾時,大部分的人對他語帶輕蔑、或是心底認為他多管閒事又無法給予實質幫助。這些人似乎既想羞辱他又想對他告解,或許這代表著他們無法相信神職人員,卻又無法擺脫長久以來的傳統信仰;也彷彿他們很想要信仰上帝,又痛恨教會的種種醜聞,想要做些叛逆的舉動來獲得上帝的注意與回應,他們希冀能得到一個解釋。神父沒有因這些惡劣的態度而畏懼,繼續做他認為該做的事,以他的方式照顧這些人,即使這些民眾的其中之一,就是要殺他的人。

d1bc376fc661c1e73acaa5ad0818effa8cfce258.jpg

說到本片這些小鎮民眾的塑造與刻劃,我覺得有些可惜,由於太強調讓每一個鎮民都色彩鮮明,所以比較像「各種類型的角色」,而非真實的人,像是疑似家暴的屠夫、態度輕挑且公開不忠的老婆、對女人極度輕蔑的少數族裔小王、無神論的醫生、什麼都買得起但與所有人事物都沒有感情連結的財金大亨、殘忍姦殺還吃人的罪犯...等等。甚至連神父的同事都頗離譜,心態幼稚,根本沒有神職人員的自覺,反而像個剛念完MBA準備進華爾街的人,野心勃勃又見錢眼開。在電影中段,教堂被放火燒掉了,如同這小鎮的信仰一樣。旁觀者裡面除了神父以外,似乎沒人在意教堂被燒。

每天包圍在這些荒謬罪人中,神父的內心怎麼想?為他們勞心勞力值得嗎?因一位無情瘋狂的殺手而為信仰犧牲值得嗎?他會放棄信仰嗎?還能相信人性嗎?

在片中的這七天,神父似乎沒怎麼努力想著讓自己活下去的辦法,反而讓我覺得他是努力在死亡當頭挽救他自己的信仰。

calvary_film1.png

神父是個好人,但他並非聖賢,有沒耐性的時候,有出惡言的時候,有想喝酒的時候,也無法處理他與女兒的問題。他受威脅後種種行為看似鎮定,但並非因為他對人性有什麼幼稚與不切實際的美好幻想,而是因為他的信仰堅定,也明白他的天職。片頭引用了一段話:"Do not despair; one of the thieves was saved. Do not presume; one of the thieves was damned."或許身為渺小的人類,能做的真的也只有不絕望也不妄加猜測吧。在片中的這七天,神父很努力地在死亡當頭的情況下,學習接受事實、堅定地維持信仰。

02.jpg

除了這些宗教角度的思考,《神父有難》還頗有懸疑氣氛,帶來不少戲劇效果:觀眾不知道要殺神父的是誰,不知神父會否如期赴死亡之約,不知他會否帶槍自衛,不知他是否會因種種挫折放棄信仰。這些未知都令人更想看下去。不過看到最後,我認為可以說「誰想殺神父」不是重點,反而是「從觀眾角度觀察似乎誰都有可能想殺神父」才是重點──這小鎮充滿了不滿足不快樂的民眾,信仰早已崩壞(連神職人員都醜事頻傳,不太能怪民眾失去信仰),日子也不好過,每個人都有理由抓狂,天知道是哪個人被生活觸碰到了極限,想要殺人,任何人都有可能。這跟台灣現今不安的社會氣氛也有點類似,社會不公,日子難過,對未來看法負面,誰知道下個被逼瘋的又是誰。

***以下有結局大雷***

電影的最後,我看到的是,一個新的復仇,一個新的「正義」(當年的無辜受害者,殺害了另一個無辜人士,非常對等的報復式正義,就像A殺B兒子於是B去殺A兒子一樣),一個新的傷害(悲憤的女兒)。如果人們能從神父的犧牲,看到這無窮盡的惡性循環,進而學到寬恕與原諒,或許這世界能少掉很多惡。只可惜,片中這樣的神父不多,能走出人類本性與情緒的人也不多。這就是人性的困境吧。

***大雷結束***

《神父有難》的卡司很不錯,除了資深戲精Brendan Gleeson以外,還包括兩位知名喜劇演員Dylan Moran與Chris O'Dowd。除此之外,飾演神父女兒的Kelly Reilly表現亮眼,她與神父的互動為本片帶來不少溫暖與感人之處,如果有人覺得Kelly Reilly看起來很面熟但想不起她是誰,讓我來提醒一下:她是《福爾摩斯:詭影遊戲》裡華生的未婚妻Mary,也是2005年版《傲慢與偏見》裡的賓利小姐。

1280x720-Div.jpg

更特別要提的是,主角Brendan Gleeson的兒子Domhnall Gleeson(《法蘭克》(Frank)《真愛每一天》(About Time)《人造意識》(Ex Machina)的主角),在《神父有難》演一位關在獄中的殺人魔,父子對戲的那幕非常精彩,常常演單純好人的Domhnall Gleeson演起變態殺人魔也很有說服力呢!真的有遺傳到父親的演戲基因。

calvary-2014-005-domhnall-gleeson.jpg

本片編劇兼導演John Michael McDonagh,是《殺手沒有假期》(In Bruges)編導Martin McDonagh的哥哥,這家兄弟似乎都有某種特殊的黑色幽默感,喜歡《神父有難》的朋友,可以欣賞同位導演的《看守員》(The Guard),或是找他弟弟拍的《殺手沒有假期》來看。

***
經典對白:
***

Jack Brennan: I think she's bipolar, or lactose intolerant, one of the two.

***

The Writer: You know how you can tell when you're really getting old?

Father James Lavelle: How?

The Writer: No-one ever says the word 'death' around you any more.

***

Father James Lavelle: I think there's too much talk about sins and not enough about virtues.

Fiona Lavelle: What would be your number one?

Father James Lavelle: I think forgiveness has been highly underrated.

***

Father Leary: I didn't realise you hated me that much.

Father James Lavelle: I don't hate you, at all.

Father Leary: Then, why?

Father James Lavelle: It's just you have no integrity. That's the worst thing I could say about anybody.

***

Michael Fitzgerald: There will be no punishment forthcoming for a man such as myself. There never is.

***

創作者介紹

Lizzy's Film Reviews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