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jpg

我先承認,《謊言迷宮》讓我落了好多淚。嚴格說來本片不夠細膩,主角的心境發展與發現很容易預測、很傳統,硬湊進來的愛情故事也格格不入,但本片的核心,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真實故事,不只精彩感人,也很適合經歷過白色恐怖時代的台灣人民們觀賞、思考。

019.jpg

LabyrinthofLies_ClipHitlerisGone.jpg

1958年,年輕檢察官Johann(Alexander Fehling)接了個沒有其他同事願意接的案子:一位民眾發現過去曾在集中營為非作歹的納粹,竟在學校當老師。Johann在處理過程中發現,這不是特例,許多當年做出慘絕人寰暴行的人,都安靜融入社會、繼續工作,看起來像平凡好人,完全不用為惡行負責,由於社會大眾都不想探究,倖存受害者只能沉默舔傷。而他們的下一代,根本不知道父母輩曾做出毫無人性的暴行。

08-labyrinth-lies.w529.h352.jpg

經過相關人士種種努力,1963年在法蘭克福的Auschwitz審判,是德國司法體系首度對二戰時的納粹戰犯進行審判(1945年開始的紐倫堡大審是由同盟軍執行),也成為全球第一個審判本國戰犯(war criminals)的國家。

014.jpg

對照現在大家都知道集中營多麼可怕、也知道"Auschwitz"這地名代表的意義(它位於波蘭南部,二戰時有著最大的納粹集中營),很難想像原來在二戰後的將近二十年內,德國人民對這些暴行都不很清楚,知情的也選擇不出聲,一知半解的則不想去問。不過再回頭想想,關於台灣的白色恐怖也是噤聲了許久才漸漸讓下一代知道更多細節,或許德國的情形是可以理解的。想想有時候,受了重傷的人也不敢看自己傷口,只求趕快把它包紮起來療傷。真相並不是個很容易面對的東西。

023.jpg

年輕的Johann,成長在一個正義不用被扭曲或妥協的世代,他可以輕易不費力地堅持理想中的正義......直到他看見了現實的考驗。原來正義如此困難,叫受害者閉嘴真的簡單多了,閉上眼睛不要看真的簡單多了。閉上眼睛,人生多美好。看見真相,是需要堅強的意志才能承受的。也因此,Johann試圖讓大家看見真相時,發現自己面對一座冷漠、沉默之牆,穿不破它。《謊言迷宮》的鏡頭好幾度將主角與歡樂人群對比,觀眾完全能體會Johann的無力感──要如何讓那些快樂的人們來面對不快樂的現實?無知真的是福氣。

021.jpg

更讓人背脊發涼的是,既然Johann的上一代有那麼多看似良善的人們,在二戰時期都做出了天理不容的惡行,那麼若Johann早生個十幾二十年,他如何能肯定自己不會做出同樣的事?

也正因為如此,將過去的瘡疤挖出來,讓整個社會看清、記住,變得非常重要。人的心裡都藏著惡,只是在等待時機發作,因此我們得時時提醒自己,不要重蹈覆轍。而將發生的事公諸於世,也是該給犧牲者的公道。死者只能沉默,但生者可以傳誦他們的故事。

017.jpg

此外,飾演主角的演員Alexander Fehling,長得就是一位標準、經典、幾乎像畫出來的"Aryan"(希特勒最推崇的人種),或許導演是特意如此選角,讓曾被納粹德國當作最高級人種的人,來反省自己祖先的過錯,承擔父兄的罪行。

《謊言迷宮》是Giulio Ricciarelli首度執導電影長片,他並與Elisabeth Bartel共同擔任編劇,以首部作品而言,Ricciarelli駕馭統整技術上細節的能力很不錯,但在編劇上有些瑕疵。首先,Johann是虛構角色,是將三位真實的檢察官綜合而寫成的,編劇將這角色做為整個無辜年輕世代的代表,把太多背景、心路歷程、遭遇與轉折都加在他身上,讓這角色有些不真實,他的愛情故事更是多餘。片中最打動我的人與戲,反而都與配角相關,例如在Johann背後默默支持的老闆Fritz Bauer(他是真有其人),冷靜外表下抹不去的憂愁,比承受一堆考驗煎熬的主角更令人動容;此外,主角助理在聽完受害者陳述後,忍不住到走廊上哭的模樣,也讓人非常心痛。也因此,看完《謊言迷宮》之後,我更欣賞《驚爆焦點》了,這兩部同樣都在描述一群人如何抽絲剝繭揭發超級大案,但《驚爆焦點》避掉了《謊言迷宮》走進的每一個老套陷阱,兩相比較《驚》片成熟得多。

architecture.jpg

016.jpg

013.jpg

最後,我真心希望大家都能找機會看看這部德國電影,不管是去電影院、或是以後租片等等都可以,畢竟台灣的轉型正義也有很多需要努力的地方,《謊言迷宮》可以提供我們很多思考點。轉型正義帶來的效果不只是追究責任、讓沉冤得雪而已。店影裡面當Johann太想追捕到一位殘酷醫生,卻因此忽略其他嫌犯時,大老闆提醒他,辦這案子是要讓德國人看到,不是只有希特勒等等少數人在做這些惡事,而是許許多多的一般人,普通人,社會上看起來良善的好人,在當年有機會與權力時,做出了極度恐怖的事情,那些施虐與暴行常常並非來自命令,而是自發的。我們都該記得如此血腥的歷史,並加以反省,時時提防人們因著不同原因而集體陷入瘋狂、失去人性,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006.jpg

註1:本片是飾演總檢察長Bauer的Gert Voss最後一部作品,他於2014年本片殺青後去世。
註2:本片德文原名是"Im Labyrinth des Schweigens",意義為沉默的迷宮。

015.jpg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ick Hsu
  • “集中營裡沒有上帝。”

    “十九名被告中有十七人被判決有罪,但沒有任何一個人表示悔意。”

    除了太陽,我們還需要以色列的穆薩德,才能有效地對抗後納粹時期的那一大片黑暗陰影。

    片尾字幕說那位長期逃匿在中南美洲的納粹醫生後來意外溺斃,可我當然認為,這正是穆薩德探員之天涯海角也要送你歸西。

    德語片名 <沉默的迷宮> 比較貼近史實與電影劇情,寶寶不說謊,寶寶只是選擇悶不吭聲而已。

    爭取文件解密,不過只是台灣推動轉型正義的第一步而已。
  • --

    我也比較喜歡沉默迷宮那個名字。大家都是好人,大家都希望社會安詳和諧,因此受害者活該吞下去。

    真的不要再粉飾太平了,什麼時候台灣要認真出一部檢討歷史或人物的電影呢?

    Lizzy

    Lizzy 於 2016/07/09 17: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