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515lunchmovie_1280x720.jpg

念過心理學的朋友應該都知道,在1971年夏天,美國史丹佛大學心理學教授Zimbardo做的知名實驗。他找來自願的24名男學生,依據抽籤結果,分別扮演囚犯與獄卒的角色,預計在模擬監獄中度過兩周,但事情很快就失控了。《史丹佛監獄實驗》是此實驗的電影版本。本片雖非紀錄片,但已力求接近真實狀況,劇本是根據Zimbardo的著作"The Lucifer Effect: Understanding How Good People Turn Evil"改編,對話使用了不少當年的真實對白,敘事方式盡量從旁觀者角度出發,並未特別感情用事。這手法非常適合本片主題,因為它本身已經夠可怕,完全不需要加油添醋,用冷靜觀察的態度更能顯現真實感。

《史丹佛監獄實驗》是一個會讓人對「人性」感到害怕的實驗,如果你曾懷疑過納粹集中營、美軍在Abu Ghraib虐囚事件等等離譜的事情怎會發生,那麼看過這實驗後你會覺得人類文明現在還存在簡直是好狗運。

v1.bjs4ODMxODQ7ajsxNjk0NDsyMDQ4OzE1MjA7ODU1.jpg

原來,把善良人性去除的方式竟如此簡單,而且非常快。這群史丹佛高材生被分為囚犯與獄卒,囚犯被去除所有個人特徵,沒了名字只剩編號,戴上腳鏈,穿著長版裙裝;獄卒穿著卡其衣褲,配發警棍與太陽眼鏡,囚犯需以職稱來稱呼獄卒。結果大家很快就「入戲」了,不到一天已像個貨真價實的監獄。當我看到電影字幕出現"Day 2"時簡直嚇壞了,不敢相信這樣才過了一天。

在實驗之初的訪問中,自願者裡幾乎沒人想當獄卒,因為當囚犯聽起來比較閒,而且「沒人喜歡獄卒」。沒想到只要一給他們機會,就會很自在地成為自己討厭的人。獄卒們一開始只是「牛刀小試」,但當他們發現,小小欺負一下囚犯也不會被上頭制止之後,越來越過分,簡直玩上癮了。

這頭當權者有了權力就會濫用,那頭被壓迫的人自然氣憤想反抗。當權者又用更激烈恐怖的方式壓迫,反抗者情緒與行為更為暴戾,陷入惡的輪迴,每況愈下。而當最激烈反抗的都被消滅後,剩下的人們不管遭遇再惡劣的對待,也只能服從當權者,最後所有人都被其指派的角色完全限定住,成為命運的俘虜。而決定片中學生們命運的因素,不過只是丟銅板而已。

或許,人類自認在「扮演」某角色時,容易對所作所為產生距離感,認為自己「只是在做好工作」,所以可以更殘酷、更狠,也不認為有錯,因為這只是扮好角色、盡忠職守,一切不是自己的決定,例如納粹集中營裡那些做出恐怖行為的平凡人。

stanford-prison.jpg

只能說,環境對人的影響太大了。如果你自認是個好人,可能要感謝老天給你不差的環境讓你當好人,因為社會制度、規矩以及所處的階層,對人有極大的影響力。沒有人能說「如果我是他,我絕不會那樣」,就像史丹佛的監獄實驗裡,這群年輕的史丹佛大學學生應該也沒人認為自己會是「壞人」、或會對霸凌事件袖手旁觀。或許的確要經歷過,才明白自己在某些情況下,會變成多壞的人,我們只是沒機會了解另一面的自己。也因此,咱們老是聽到「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這句話。

甚至,改變的不只是被實驗的對象,就連實驗主導者的心理狀態也被深深影響,無法自拔,Zimbardo教授似乎被學生們的誇張行為迷住了,他不考慮孩子們的心理健康,不想喊停,模擬的監獄變得真實,他心理上則成為貨真價實的典獄長。

stanford-prison-experiment-clip.jpg

在博士的顧問群中,有一位Fletcher曾在真正的監獄San Quentin待過十七年,他後來對博士說的話,幾乎可以總結整個實驗最可怕之處:"It was an experiment. I went along with it, but I really hate myself right now...Back in that room I became everything I've hated for so long and I let it happen. And I enjoy it. You can't possibly understand how it makes me feel." 總而言之,他終於發現自己也有潛力成為當年曾深深痛恨的那種人,甚至還能樂在其中。所以,希望我們沒有機會考驗人性,否則人類輸定了。

SPX.jpg

《史丹佛監獄實驗》的年輕演員們都是一時之選,包括許多新一代的潛力男星,例如《凱文怎麼了》、《壁花男孩》的Ezra Miller,《移動迷宮》的李基弘,《我們的故事未完待續》的Thomas Mann,《泥土》的Tye Sheridan等等。年輕演員中最搶眼的是Michael Angarano,他起先只是個普通年輕人,但當了獄卒之後,開始操起南方口音,模仿60年代電影《鐵窗喋血》(Cool Hand Luke)裡面百般折磨保羅紐曼的Strother Martin,被大家暱稱為「約翰韋恩」,那種彷彿壓迫已久的噬血慾望,就這麼冒了出來,是令人難忘的演出。

stanford1.jpg

Bill Crudup當年演出《成名在望》之後,未如預料一般走紅,並且演技常常被浪費,但他是很有實力的,例如在《史丹佛監獄實驗》裡面飾演的Zimbardo教授一角,即使態度強硬,但眼神中經常透露出心中掙扎,明知道實驗已經失控,卻又像個瘋狂科學家一樣停不下來。是Crudup的演出,讓這個幾乎如反派一般的角色,能有讓人理解、同情之處。

《史丹佛監獄實驗》不是一部能讓人開心的片,它陳述了人們通常不想面對的事實,但或許只有從了解與面對人類「惡」的潛力,才能得到預防壞事發生的解藥。

對此實驗有興趣深入研究的朋友,可以參考這個網站:
Stanford Prison Experiment
裡面"The Story"的部分有許多實驗的資料,包括發生的細節、照片與真實影像等等。

***
經典對白:
***

Daniel Culp: I know you're a nice guy.

Christopher Archer: So why do you hate me?

Daniel Culp: Because I know what you can become.

***

Jesse Fletcher: You brought me here to legitimize this experiment, and there's nothing legitimate about this place, Phil.

Dr. Philip Zimbardo: You're right. You're right. I didn't explain it well. Prisons they represent a loss of freedom literally and symbolically.

Jesse Fletcher: Yeah, but that does not explain why they're wearing dresses. They're wearing dresses, Phil.

Dr. Philip Zimbardo: Yes, I understand. Uh, we're trying to strip away their individuality. Make them uniform. Feminize them.

Jesse Fletcher: Feminize them?

Dr. Philip Zimbardo: Yes. Feminize them. Take away all the things that make them them. You see we're trying to understand how an institution affects an individual's behavior. We're trying to do something... We're trying to do something good.

***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小學森
  • 沒想到這個實驗真的拍成電影了!必看片單又多一名。
    Lizzy版主有寫過Bill Crudup演的Rudderless嗎?最近HBO常播。
  • --

    對啊這部頗值得看,而且幾乎是新一代男演員All Star。

    Rudderless有看過但還沒寫......啊啊啊~~

    Lizzy

    Lizzy 於 2016/04/14 20:59 回覆

  • 十二
  • 在下是看過您的評介後,去翻DVD來看,本片雖是真人實事改編,但其驚悚程度,足以羞死一堆驚悚片的編劇
  • --

    有時候,事實不僅比小說奇怪,也比小說恐怖......Orz

    Lizzy

    Lizzy 於 2016/07/09 17:29 回覆

  • 小學森
  • 今天HBO Signature有播出。人性轉換的快速讓我回想起學生時期看到的霸凌事件…片尾實驗結束的最後一段訪問,讓我對於人對於自圓其說及事後諸葛以讓自己減少罪惡感以及其他負面情緒的反應只有不勝唏噓。拜託世界和平好嗎~(吶喊)
    版主有空閒的寶貴時間和心力分享一下同類型的《死亡實驗》及《叛獄風雲》嗎Orz
  • --

    很恐怖齁,人呀......不要測試他們,一測就會出事Orz

    其他兩部......好,我盡力 Orz 為何時間永遠不夠用~~

    Lizzy

    Lizzy 於 2016/11/14 12:4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