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jpg

在《快樂告別的方法》這部「關於安樂死的黑色喜劇」裡,Tal Granit與Sharon Maymon兩位以色列導演以輕鬆詼諧的態度,探討嚴肅生死問題,它不像《愛‧慕》(Amour)那樣黑暗,也不像《一路玩到掛》(The Bucket List)那樣充滿好萊塢式的誇張離譜。此類電影中,我依舊最推崇《愛‧慕》,但也可理解它的灰暗難免嚇走很多觀眾。幽默而不輕佻的《快樂告別的方法》就無此問題。

005.jpg

耶路撒冷的養老院裡,已得不治之症的Max,不想再繼續受苦,於是同樣在此養老的好友Yehezkel(Ze'ev Revach)發明了一個自殺小儀器,讓有意願的人可以自行按鈕注射藥劑,平靜結束生命。但他的妻子Levana(Levana Finkelstein)非常不能接受丈夫做的事情,認為他是殺人兇手。不過在Levana的失智症狀越來越頻繁後,夫妻兩人都被迫用不同角度重新思考安樂死。而這台小機器的發明傳開後,也給這群人帶來更多麻煩......

006.jpg

久病者的生死問題,在情感上與道德上都是很複雜的。Yehezkel設計「自殺機器」時原本自認在幫助別人,但自己妻子想要用時,他也沒能如此坦然、馬上答應「幫助」妻子。而原本認為這是謀殺的Levana,遇上自己漸漸「消失」的恐慌時,才明白「讓人平靜結束生命」這樣的「幫助」,可能是多麼珍貴的禮物。如同片中某位角色的心聲:「我希望你記得的是我,你的母親,而不是這個疾病。」

009.jpg

不過,雖然主題嚴肅,《快樂告別的方法》使用了許多輕鬆幽默的手法來包裝,也有不少諷刺笑料,例如讓某人「出櫃」時真的從櫃子裡走出來、罹患絕症者說他得的是癌症時身邊幾個老人正在抽煙......諸如此類。整體說來,本片兼具娛樂與嚴肅思考,除了一段唱歌的部分過於突兀以外,大致上都有笑有淚、令人感動,雖然帶來的感情衝擊沒有如《愛‧慕》那般強大,但在類似議題的電影裡,是比較大眾、好消化的作品。

620x349.jpg

008.jpg
創作者介紹

Lizzy's Film Reviews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ick Hsu
  • 很慶幸自己是在已滿48足歲又一個月多上幾天的時候看完本片而不是38歲或58歲,前者或許太早,可後者絕對太晚。

    因著近年來發生在洒家身上、事事都講機緣的諸多事件,我最近養成了一個聽來頗為奇特的時間觀念:我的壽命只剩下最末這三天。

    當然啦,隨著每天早上的甦醒開眼,我的大限又自動向後順延增加了24小時的珍貴時間。

    台灣65歲以上的老年人口比例,每天都像是颱風警報期間的河川水位不停地往上淹;希望在我嗝屁的那一年,安樂死已經在台灣以極端忿怒但又充滿慈悲的合法樣貌出現。
  • --

    那......那......我太早看到了?哈哈 :P

    我也是很贊成安樂死合法化的,說真的,看到某些老人晚年的情形,實在會怕啊......

    Lizzy

    Lizzy 於 2016/09/30 22:4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