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cksaw-ridge.jpg

《鋼鐵英雄》算是一部非常傳統的戰爭片,並且延續導演梅爾吉勃遜的「傳統」,有宗教與暴力。如果看過他的過去作品,就知道他不怕展示暴力與皮肉苦,如果很怕看到這類畫面的朋友,請自行斟酌。

Sam-Worthington-in-Hacksaw-Ridge-2016.jpg

本片是依據一件非常神奇的真實故事改編,Desmond Doss(安德魯加菲)是虔誠的基督復臨安息日會(Seventh-day Adventist)教徒,在日軍偷襲珍珠港後,他執意從軍卻因信仰與其他個人因素而拒絕拿槍與殺人。受盡上級與同袍刁難與排擠後,他卻在一場凶險的關鍵戰役中,救回許多受傷同袍。

hacksaw-ridge-venice.jpg

《鋼鐵英雄》與其他戰爭片最大的不同點,是它的主角不是善於攻擊與作戰的軍人,而是一個發誓不拿武器、不殺人的軍人。本片先探究Desmond本人對暴力的看法,再將他的個人特色帶入一個更大的主題──好軍人不是只有一種模樣,有能力的團隊裡不一定只許有同一類人。

hacksaw_ridge1.jpg

Desmond從小就面對不少暴力慾望──包括他自己與父親的,也因此很早就體會到暴力帶來的後果,故選擇排拒暴力,更不願意殺人。至於在戰爭中殺人,是否應該叫做「特例」而不是謀殺?Desmond的軍中同袍辯稱說那是自我防衛、是保護自家弱小,乍聽之下很有道理,但這種解釋可以不斷擴大,戰爭兩方都覺得對方是邪惡的、要保護自家人被惡人所欺,所以可以殺,美國人認為這合理,日本人也認為這合理,這樣推論解釋下去,人類即使每天打仗殺到人口死一半也是很合理的,都是對方太邪惡,大家都沒有謀殺,只是保衛同胞。但善惡哪有那麼簡單,我們又哪有權定義善惡?在戰場上,哪種殺叫做謀殺、哪種殺叫做保護家園?那些被殺害的「敵人」大多也只是在保家衛國、家鄉也有長輩妻小為他哭泣。在Desmond的觀點中,暴力就是暴力,他明白別人動手的無奈,但他不想成為其中之一。

hsr4.jpg

Desmond父親則成為Desmond極端反暴力的重要對照:父親眼睜睜看著太多朋友死在戰場上,這種經歷令他下半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一輩子都走不出來,並把自我厭惡與憤世情緒,全發洩到妻兒身上,形成暴力循環。Desmond則決心打破這循環,連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暴力都不還手,讓一切到此為止。後來他在戰場上的行為,更等於彌補了父親的遺憾,把許多原本被丟在戰場上慢慢等死的朋友救回來。在戰場上,不僅殺敵、攻地等等行為能帶來貢獻,救回自己的弟兄、減少傷亡也是重大功勞,而且需要的勇氣、冒的風險可不比奮勇殺敵還少。

hacksaw-ridge-1-1200x675-c.jpg

這就帶到另一個主題。在團體中,為了達到共識與效率,自然會要求團隊裡的個人遵守某些規章與習慣,在需要出生入死的軍隊裡更是如此。但是這種「一致性」要做到哪種程度,才不會扼殺不同的個人所能貢獻的不同價值?誰又能想到,連把槍都不願拿的小兵,可以為同袍帶來如此大的安全感與實質幫助?再往社會、國家、人類這個物種的角度去思考,會發現多元與包容的重要,也許在不同的危機與改變下,「不同」的人正是帶領大家平安度過的關鍵呢。

hacksaw-ridge-movie.png

導演梅爾吉勃遜已經好多年沒有作品,這回重出江湖導了《鋼鐵英雄》,後半戰場戲拍得比前半段的文戲好,戰場上的暴力氣氛很有臨場感。當然他還是不忘增添一些宗教意象,例如Desmond受傷,被從鋼鋸嶺吊下山時,梅伯利用拍攝角度,讓Desmond看起來不像在下降,而是上升,宛如將進入天堂。梅伯過去的歧視言論、暴力行為,曾經令我很不舒服,不過後來知道他深受躁鬱症與藥物酒精濫用所苦,也許他心理生了病,影響了他的言行,從這點考慮的話,我是願意包容的。而且他也有努力尋求治療、以及盡可能彌補過去的傷害,希望這位有才華的電影人未來還能帶來新作品。

電影片尾有段Desmond Doss本人錄影訪談,看了這段之後,我覺得安德魯加菲詮釋得挺傳神。此外,泰瑞莎帕瑪、雨果威明、山姆沃辛頓、Luke Bracey等也表現不俗。不過,最讓我眼睛一亮的是文斯范恩,他在一開始是個樣板教官模樣──以折磨菜鳥軍人為職志,不留情面,歧視所有不符合「雄壯威武男性」特質的人,但在某次霸凌事件之後,他話題一轉,勸Desmond說這已經是關乎個人性命,不想看他白白送死,拜託Desmond自行退役,這一幕的文斯范恩眼中閃耀出溫和光芒,讓人發現他其實有慈悲的那一面,他若有錯,犯的錯不是殘忍,而是沒能看得見Desmond意志上的強悍。最近常常在無趣喜劇中迷失的文斯范恩,終於又找到能好好發揮的機會。

hacksaw-ridge2.jpg

***
經典對白:
***

Captain Glover: All I saw was a skinny kid. I didn't know who you were. You've done more than any other man could've done in the service of his country. Now, I've never been more wrong about someone in my life, and I hope one day you can forgive me.

***
創作者介紹

Lizzy's Film Reviews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Nick1968
  • 是啊,日本軍人也是不要命地在保家衛國;所以,ˊ這場沖繩戰役真的好慘 .........
  • --

    兩方小兵們都是一樣高尚的理由、一樣英勇地殺敵,任何一邊的傷亡都是同樣令人傷心的

    Lizzy

    Lizzy 於 2017/02/26 20:09 回覆

  • Ryan / 小凱
  • Hi Lizzy, 我很喜歡這一片,特地購買戴斯蒙的自傳閱讀,由他本人口述,第二任妻子 Frances 協助撰寫,自己分成「生平回顧」、「個人感想」和「史實差異」三部份撰寫感想,歡迎來我家看看喔!
    http://ryanhuang13.pixnet.net/blog/post/458366015
  • --

    哇,這個好棒啊~~ Desmond實在是神人無誤!
    也很感謝你的整理與感想!

    Lizzy

    Lizzy 於 2017/04/17 22:5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