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jpg

成長並不容易,從兒時懵懂無知、到青少年期似懂非懂,隨時有第一次遇上、不太能理解的事情,處處是考驗。如果當事人是個窮困、單親的同性戀黑人男孩,安然度過的難度就更高了。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描述一位黑人男孩三段時期的故事,住在邁阿密的Chiron自幼無父,母親吸毒,他的特殊氣質使他在校常被霸凌,只有一位毒販Juan給他溫情關懷。青年時期幾段充滿酸甜苦的經歷,帶他走向與幼年的自己完全不同的路。成年後Chiron搬去亞特蘭大,直到一通意外來電,讓他回到邁阿密面對過去、也再度面對真正的自己。

10.jpg

導演挑了三位演員分飾不同階段的Chiron,他們長得不太像,但卻明顯感覺得出演的是同一角色、心底住著同一個人,而且三位的演出都非常精彩,把低調、不擅言辭的Chiron種種內心衝突詮釋地深刻動人。

「在月光下,黑人男孩看起來是藍色的」。

1.jpg

人的表象是一回事──黑人的皮膚就是黑色的,但在不同的光線與角度下,花時間與心思觀察一個人,他可以與刻板印象完全不同。在《月光下的藍色男孩》裡,有個黑人男子說他好愛哭、哭到覺得自己會化成淚珠,有個黑街狠角色毒販可以真心關懷一個小男孩、並接受其同性傾向,有個嗑藥不顧家的母親對兒子仍舊懷抱不知如何表達的愛,就連本片的音樂都採用許多鋼琴與弦樂的搭配,一反此類片型通常全程使用嘻哈與饒舌的習慣。

在真實世界裡,事情就是如此複雜,沒有一個簡單符號與檢表可將人輕易歸類,「好人、壞人」分野更是模糊,例如Chiron的母親Paula(Naomie Harris飾演),她人生一團亂,自己無法承受,連帶將孩子拖下水;自己無力付出,但孩子有替代的父母之愛時又很嫉妒;她在孩子最需要幫助時丟下他,卻又到老都愛著孩子。Paula當然可被說成一個「壞媽媽」,但每個人都只能在他有限的能力裡頭盡力,Paula一樣是生活的受害者,與其說她殘害孩子,倒不如說她頂不住塌下來的天,自身都難保,更顧不了孩子,若給她另一種環境,或許也能是個慈愛的母親。

movie_moonlight-harris_700w.jpg

Juan(Mahershala Ali飾演)的情形亦然,當Chiron搞懂,「母親深受毒品所害」與「Juan在販毒」這兩件事的因果關係時,Juan表情複雜、許多想法一言難盡,他感到罪惡、痛苦,卻也知道自己不會停止幹這行。Juan的所作所為傷害Chiron的母親,但Chiron卻極度需要倚靠Juan與他女友。當Juan帶著Chiron去海邊教他游泳,導演安排讓攝影機鏡頭下方的水波上上下下,似乎要讓觀眾體會,這孩子在可以吞噬人的茫茫大海裡,只靠著Juan一雙手撐著,不讓他溺水,讓他有機會享受生命中難得的美好。傷害他母親的人竟成了世上少數對他表達善意的守護者,人生還能有更諷刺、複雜的事嗎。

Moonlight_clip_middleoftheworld.jpg

「你總有一天得自己決定你要成為什麼樣子,別讓其他人替你決定」。Chiron的守護者Juan這樣對他說。

漸漸進入青春期的孩子,開始思考自己到底是誰、在社交圈裡以何種姿態立足、未來要成為什麼樣的人,這時期是充滿困惑的。Chiron是個格格不入的孩子,他的自我探索註定比別人更辛苦。電影呈現的三段時刻,Chiron都在以愛為引導或以憤怒為引導的十字路口上,對許多事情感到困惑。 從年幼時期,他就完全不懂為何自己被稱為"faggot"、甚至不知那個詞是什麼意思,更不理解為何如此安靜低調卻仍被討厭、被欺負、被打,這樣的經歷使得沉默寡言的他隱藏了許多傷痛與憤怒,一路帶到青少年時期。大了一點兒的他,開始理解年幼時與現在遇到的霸凌是怎麼一回事──別人對他的特質看不順眼,於是Chiron得選擇抗拒本性亦或接受,並且決定用什麼樣的方式面對外界,這些外在壓力與內在本質的衝突,使他的心理成為不定時炸彈,端看遇上什麼樣的事情,來決定炸彈會被引爆、或是拆彈成功。

***以下有微雷***

而當惡霸再度找上了他,當年輕的Chiron被迫改變自己,當敏感細膩的他開始使用武力,觀眾明白他殺死了心裡的某些東西。「成長」最大的悲劇,就在於年輕孩子必須殺掉心中美好的東西才能面對這社會與他人的殘酷。Chiron身處「男子氣概」的價值凌駕一切的世界,只能武裝自己,成為自己不是的那個人。

不過,《月光下的藍色男孩》並不準備用憤世嫉俗的態度來面對這一切,電影的第三段,是全片最精采動人的一段,在此不談論細節,留待各位進戲院體會。這世界很殘酷,但若在某個角落,能找到一個自在做自己的小天地,我們或許終究能得到某些解脫。《月光下的藍色男孩》三段故事的篇章名,都是Chiron被叫過的名稱,但終究只有他自己能決定他是誰。往後的日子,Chiron會決定做什麼樣的人,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發現了一個選擇、一個可能,而這麼一點點希望,不就是讓很多人繼續下去的最佳動力嗎?

Moonlight2.0.jpg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的編劇兼導演Barry Jenkins,以及故事原作"In Moonlight Black Boys Look Blue"的作者Tarell Alvin McCraney,都是在邁阿密長大的黑人,應該可以很放心地說,《月光下的藍色男孩》是他們非常熟悉、理解的主題,或許也因為如此,許多對白充滿細膩獨到的洞見,對主要角色的觀察盈溢著情感。本片聽來像常見的「青少年轉大人」片,但它用溫柔與創意走出了自己的特色,看完它,每個人的心都會軟那麼一些些,這或許是世局充滿憤怒的此刻,許多人非常需要的安慰。


***
經典對白:
***

Juan: At some point, you gotta decide for yourself who you're going to be. Can't let nobody make that decision for you.

***

Little: What's a faggot?

Juan: A faggot is... a word used to make gay people feel bad.

Little: Am I a faggot?

Juan: No. You're not a faggot. You can be gay, but you don't have to let nobody call you a faggot.

***

Paula: You ain't got to love me, but you gonna know that I love you.

***

Chiron: I should have cried too much sometimes I feel like I'm just gonna turn into drops.

***

主題標籤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Lizzy's Film Reviews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這部電影因為第三段,讓我不斷地想看第二次、第三次,好像永遠不會膩,從餐廳戲開始,每一分每一秒的畫面都充滿著情緒,對話不多,且不斷交叉著Kevin起身去招呼其他客人、收拾結帳的橋段,讓張力一直懸在高點(在我看來不輸愛在日落巴黎時最後20分鐘那種感受)。隨便舉其中一幕Chef's Special,雖然食物看起來簡單廉價,但是看著Kevin全心全意地準備這道餐點,那短短一分鐘的畫面,真的美麗地令人屏息。看完這部電影,跟朋友談遍片中喜愛的每一個細節,是作為喜好電影的人,最大的享受了。
  • --

    我也很喜歡片中強調準備特餐時的用心,以及廚師臉上的微笑~~
    那感覺真的好甜哪

    Lizzy

    Lizzy 於 2017/03/10 13:1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