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1.jpg

大約一兩年前吧,朋友對我說,以後搞不好真的會有VR(虛擬實境)電影。我當時想一想,覺得VR電影可能有兩個方向,一種是像哈利波特裡的「儲思盆」(Pensieve),觀眾覺得自己在電影裡面,但完全是個外來者,純粹以旁觀者身分欣賞這部片,只是會很有身歷其境的感受;另一種則是電影裡或許沒有主角,因為主角就是觀眾自己,觀眾不一定需要將情感投射於某一兩位電影角色,因為他自己就在電影裡頭。

《敦克爾克大行動》的IMAX版本是目前讓我感覺最接近後者的電影。當然,它不是VR電影,而且也有很多全觀鏡頭,並非都從戲裡人物的視角拍攝,但在不少細節上面,《敦克爾克大行動》都讓我感受到「自己身處其中」而且「像是其中一份子」。

screen-shot-2017-05-05-at-12-40-00-pm1.png

本片主題是二戰期間發生於1940年5月26日至6月4日的敦克爾克大撤退,它從幾位英國軍人與平民的角度觀察整個事件,當時英國軍隊與盟軍被困在法國的敦克爾克海灘,德軍已將他們包夾,唯一活下去的機會就是從海路撤退回英國,由於大型船隻與驅逐艦容易被當成攻擊目標、並且海灘過淺難以停靠,因此英國徵召許多平民船隻前往救援。

dunkirk-movie-review-14-1500x844.jpg

《敦克爾克大行動》幾乎像個實驗一樣,可以說沒有劇情、沒有人物塑造、不算有傳統三段式結構,連這場戰爭/撤退行動對戰局的意義都沒特別著墨,當時的關鍵政治人物英國首相邱吉爾沒有出現在銀幕上,也沒有任何鏡頭給官員的辦公室或戰情室,《敦克爾克大行動》把觀眾丟進與這場撤退直接有關的場景裡,並利用三個敘事角度以及各自不同的時間長度(防波堤/一周、海上/一天、空中/一小時),交錯剪接,扭曲時間帶給人的感受,營造出節奏感。

片頭直接從一組軍人小隊在巷弄裡躲藏、逃亡開始,攝影機跟在他們後頭的距離,恰巧讓觀眾感覺正跟著他們跑、自己也是小隊的一員,這樣的開場,搭配幾乎沒有背景故事的角色群,似乎表示導演諾蘭並未要求觀眾投射到任一角色身上,而是可以將自己視為片中的一員。既然是其中一員,身為觀眾的我,自然而然地也能關心Tommy這位戲分最多卻幾乎沒怎麼開口說話的小兵──因為我們是一樣的。其後還有很多場面,觀眾都繼續以「戲中人」的身分,體會這場撤退,例如跟著軍人們在被擊沉的船艙裡一起看不清方向、找不到哪邊靠門,或是跟著飛官在噴火戰鬥機(Spitfire)裡感受在空中不僅瞄準與攻擊敵機很困難,連要發現敵機、或是看看別人有否打開降落傘都很不容易。

dunkirk-movie-11.png

其他角色即使戲份很少,也能讓觀眾感動或同情,例如必須決定是否要因油料不足返航、還是要咬牙保衛同胞的飛行員,或是明知自己完全沒有作戰與防禦能力、卻堅持自行駕船出發的父子及一位年輕人,或是親自現身敦克爾克海灘上盡力將大夥送回家的准將,甚至是一位被魚雷攻擊後恐慌過度的倖存者,這些人物在最可怕的情況下,勉力控制著本能的恐懼,盡可能超越自己的極限,儘管不一定每次都能成功,但他們從未放棄嘗試,希望成為更好的人。像船上的父子,即使有絕對的理由可以將某件悲劇怪在倖存者頭上,但仍決定不將悲劇告知嚇壞的他,就是一種極為動人的同理心。

Dunkirk-2017-Movie-Free-Download-720p-BluRay-2.jpg

在畫面上,諾蘭與攝影師Hoyte Van Hoytema致力將IMAX效果發揮到最大,利用龐大的空間感,令海灘上軍人們與海上船隻更顯渺小無助,或者面對生死震撼(如快要溺水)有更大的壓迫感,以及空中纏鬥(dogfight)更令觀眾身歷其境。震撼畫面加上漢斯季默與環境音完美搭配的配樂及滴答聲,心理上根本沒有能放鬆的空檔。

wenn24106627.jpg

「生死交關」的情境也一再出現,簡直像在收集「戰爭裡的一百種死法」。海灘上的人毫無遮蔽,隨便一架戰機飛過,就有許多倒楣的生命要結束。海上的大型驅逐艦成為容易被攻擊的目標,不管從空從海,只要炸對地方,整船的人都可能淹死或凍死。單槍匹馬的空軍,有燃油不夠無法返航的壓力、墜海的可能、被擊落的可能。任何一種死法都令人害怕,而且都很容易遇上。

Dunkirk-movie-banner.jpg

這種被挨著打、無法求勝只能求活下去的窩囊感,由英國男團「1世代」哈利飾演的Alex在言語及表情之中展露無遺。最讓我感到震撼的畫面,是Alex與另兩位軍人坐在海灘邊,看著一位同袍解下裝備,往海中一步步走去,但三人定格在那兒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平日,大部分的人看見有人想自殺、或是做出過於危險的事情,直覺都想阻止、想搭救,但在這兒沒人想開口,不是他們殘酷,而是他們知道自己也沒有更好的建議與選擇,誰知道在這沙灘上多待一會,會否發生更可怕的事呢?哪種死法比較舒服呢?他們真的沒有把握,又還能說什麼。

Dunkirk-1481731923.jpg

***以下有微雷***

沒錯,在撤退行動成功之前,在英國打贏二戰之前,這一刻無庸置疑充滿挫敗,甚至在撤退成功之時,這種「被打到躲回老家」的樣貌看起來都不是挺光彩,但敦克爾克撤退能成功帶回三十多萬軍人,卻也代表實力並未被完全毀損,而且能提升士氣,它代表著「我們可以繼續打,你們想贏的話還要付出很多代價」,在這一刻,「活下來」就已經很夠了。電影最後那架燒掉的飛機,乍看是挫敗,卻藏著要贏一場戰爭的基礎條件:決心與堅持。決心與堅持不一定能保證打贏戰爭,但缺了它們一定打不贏。

Dunkirk.jpg

《敦克爾克大行動》裡的資深演員都非常厲害,只需要少少一點戲份就能打動觀眾的心。以《間諜橋》拿下奧斯卡獎的馬克勞倫斯,飾演的平民船隻駕駛,是整部片的精神象徵,他的情緒保留,不多愁善感,有非常英國的氣質,內心無比堅定、為所應為,是"keep calm and carry on"的代表,看著他的態度,我忍不住思考一個「個人」能支持自己的國家與軍隊到什麼地步?如果某個國家的國民都是這個樣子,大概很難被欺負吧。

First_look_at_Cillian_Murphy__Tom_Hardy_and_Harry_Styles_in_new_Dunkirk_trailer.jpg

飾演飛行員Farrier的湯姆哈迪真是個可以靠眼睛演戲的人,雖然臉又再度被蒙起來了(先前已經在《瘋狂麥斯:憤怒道》與《黑暗騎士:黎明升起》被遮臉),但他光靠眼神就能表達出焦慮與決心。

dunkirk hardy.jpg

肯尼斯布萊納飾演的准將,最精彩的一幕純靠表情說明一切:就在他以為必死無疑、閉上雙眼之後,發現重獲新生,抬頭見到自家的飛行員英勇作戰,他欣慰不已,卻也注意到螺旋槳已不會轉動,這時布萊納的嚴肅眼神透露著尊敬與遺憾,精湛演出也一同提升了飛行員角色帶來的感動。

20-dunkirk-2.w710.h473.jpg

「1世代」哈利則是年輕演員裡最搶眼的,他在某些時刻的恐懼、挫折、非理性的妄想,都拿捏得很棒,如果他哪天不當歌手了想當演員,應該也能有不錯的發展。

我還沒有仔細讀過關於《敦克爾克大行動》的影評(我習慣在寫完自己心得後再讀別人的),不過稍微瞄了一下,似乎不少觀眾不喜歡本片「沒有提供角色背景」,這倒是令我思考一件事情:每場戰役,都有數不完的無名軍人死在裡頭。就算站在軍人公墓前面,望著他們的墓碑,我仍不知道他們的個人故事,有些墓可能連名字都沒有。但透過《敦克爾克大行動》,我大略理解當年出現在這場戰役的人們經歷了什麼,就算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個內心溫暖的可愛宅男、有沒有家鄉等待的家人女友、是不是隊上的開心果、是不是家族最後一位香火,其實都不重要,出了電影院,在現實中我們永不會知道他們是誰,其人生故事也從未真正被留下,但我仍可僅因這些人在戰役中經歷的種種極端考驗,感受到他們所感受過的,擔憂起他們所擔憂過的,並向他們努力過的一切,致上最高的敬意。就如同片中的Tommy與Gibson,這兩人萍水相逢,幾乎未說上話,更不知道對方是何種背景,但他們卻能理解彼此大概在想什麼,也能理解對方的恐懼與難處。

screen-shot-2017-05-05-at-12-40-00-pm1.png

戰爭是一種極度恐怖的經歷,或許對我來說,它本身就提供了所有角色的共同背景。《敦克爾克大行動》在技術上與情感上的成就,一點也不辜負它背後這樁歷史事件的崇高意義,以及所有被影響的人們。

P.S. 諾蘭的老班底米高肯恩本人雖沒有出現在片中,但有貢獻聲音。

***
經典對白:
***

Winnant: I thought the tide turned every three hours?
Bolton: Well, it's lucky you're army and I'm navy, then.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Lizzy's Film Reviews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