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tingonzero1.jpg

你對賀寶芙(NYSE: HLF)這家以直銷模式販賣營養品與體重控制服務的美國上市公司,有什麼印象或看法?是提供顧客健康又會賺錢的公司?是很會騙錢也很會賺錢的公司?是直銷公司?還是老鼠會?

時常關注金融市場新聞的朋友,或許對這件事有印象:美國避險基金公司Pershing Square Capital Management的執行長比爾艾克曼(Bill Ackman),這位非常有名的億萬富翁,在2012年曾公開表示,他認為賀寶芙做的是詐欺,是層壓式推銷(pyramid scheme,在台灣俗稱「老鼠會」),也就是說,他們的方案是靠招募新下線賺錢,而非靠賣產品或服務消費者。

賀寶芙執行長嚴詞反駁,反控艾克曼想操縱市場讓自己獲利,賀寶芙不是層壓式推銷。

更刺激的是,艾克曼認為這家公司價值是零,放空十億美金,並認為這是個「我是為美國好」的放空,出發點為道德考量。

這場金融市場大戰被拍成紀錄片《直銷金字塔的真相》(Betting on Zero,Netflix觀賞網址: https://www.netflix.com/tw/title/80108609 )。

片中討論了艾克曼為何認為賀寶芙與其他直銷公司不太一樣(一般直銷公司,經銷商的收入相對較多來自商品銷售),並提到賀寶芙的制度對晚加入的下線非常不利,而且初期就要先花大約三千美金以上買很多貨成為督導(supervisor),並繼續保持庫存採購,才能享有購貨折扣、佣金抽成,賺更多錢,但很多抱著發財夢的人,買下去卻發現這麼大批貨根本賣不出去,幾乎一定要靠找足夠下線才能有賺錢機會,最後只能認賠。

更敏感的問題在於,賀寶芙也大舉進入拉丁族裔的社區招人拉下線,在這些貧窮社區,很多參加者原本手頭已經很緊,社區內也很難再找到下線,商品又賣不出去,最後這些抱著致富美國夢參與賀寶芙經銷夢的外來移民,反而連僅剩的一點存款都賠光。

BettingOnZero2.jpg

不過,在華爾街金融圈,看到的又是另一種故事。

先來看看這位膽敢挑戰賀寶芙的投資人比爾艾克曼。在外人眼裡,他成熟有自信,是華爾街行動派投資客,很大膽,很有爭議,很有錢,擁有遊艇與漢普敦豪宅。很懂得運用媒體,電視台愛請他上節目,製造新話題,並將新話題轉為自己的財富。艾克曼曾放空債券保險商MBIA(NYSE: MBI),花了七年證明他是對的,這過程都記錄在《Confidence Game: How Hedge Fund Manager Bill Ackman Called Wall Street's Bluff》一書中。

沒想到2013年初,就在艾克曼承認放空賀寶芙十億美金後幾周,另一位華爾街重量級人物,身價超過百億美金的卡爾伊坎(Carl Icahn)加入戰局,他買進賀寶芙,與艾克曼對作。

雖然伊坎搬出了不少理由,強調賀寶芙是合法的好公司、給了很多失業者翻身的機會,但這次他出手的主要原因,大概還是因為1. 看艾克曼不順眼;2. 老子有錢。

十年前他倆合作過一筆投資,但後來艾克曼上法院告伊坎,要求賠償一千萬美金,最後艾克曼勝訴。這兩人都公開表示過對對方的不滿,所以當伊坎見到軋空(Short Squeeze)的機會,就進場輾壓艾克曼。

兩人不僅在金融市場交手,還不時在電視節目上叫陣,甚至曾在CNBC的節目上,兩人同時透過電話連線,隔空向對方嗆聲、對罵,這些億萬富翁真的挺像小孩子的。

BettingOnZero3.jpg

伊坎甚至在節目上這樣說:「我告訴你,他(艾克曼)就像那種在校園裡哭哭啼啼的傢伙。我在皇后區唸過很難混的學校,那些同學會毆打瘦小的猶太男孩。艾克曼就像那些只會哭哭的猶太小男孩。」

想看這兩位億萬富翁吵架的照進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CZRk1lL90Q

看過影集《金融戰爭》(Billions)的朋友,讀到這而應該會覺得,影集裡擔任避險基金老闆的主角Bobby Axelrod,平時又嗆又兇狠,看來是很貼近現實世界的呢。

到了2014年,艾克曼又準備一堆資料,再度公開抨擊賀寶芙,這回引來主管機關聯邦貿易委員會(Federal Trade Commission)調查。不過,在2016年中,調查結束時,聯邦貿易委員會雖起訴賀寶芙,指出該公司使用不公平、虛假、欺騙性的商業手法,並提出和解條件是賀寶芙賠償兩億美金、以及要從根本上重組其業務,但聯邦貿易委員會並未認為其商業模式是老鼠會。因此賀寶芙賠了錢、做了些調整後,還是活跳跳的。

影片《直銷金字塔的真相》還不忘在最後提醒大家:2016年12月21日,川普任命伊坎為監管改革特別顧問(special advisor to the president on regulatory reform)。

兩人應該很惺惺相惜吧。(不過伊坎已於2017年8月辭去該職)

***

這整段故事,說明了為何在做金融交易時,除非錢太多,否則不能加入道德判斷。尤其在放空的時候,更是要謹慎。

「放空」的最大難處,在於它的「時機」比「做多」還重要很多。當然,做多也要時機,錯了也會賠錢,但賠的範圍不超過原始投進去的錢。借券放空則多出不少成本,除了借券費用,還有補繳保證金的壓力,你不一定有資本實力陪這檔股票玩,所以即使最終是對的,若時機不對,在財務上就可能是非常錯誤的選擇。

何況「道德」本來就是很模糊的東西,例如,合法的直銷與不合法的層壓式推銷(老鼠會),分界在哪?要怎麼切實畫出一條線,確認超過這兒,其商業模式就成了老鼠會?

從定義上看,「靠招募新下線賺錢,而非靠賣產品或服務消費者」,就是老鼠會。但「賣不出商品」,是否就是公司模式不對、商品騙人呢?或許是因參與者銷售能力不好、沒有生意眼光、不夠努力、事前沒有想清楚等等。不能因為個人做不好,就反推一定是公司的錯。

所以,即使有很多下線不斷出場被新人取代,不少人攪和好幾年啥都沒賺到甚至賠大錢收場,只要在這些年仍有新的下線做成功,進入所謂「總裁圈」,那麼大概很難將公司「定罪」,頂多說它有瑕疵。

這大概也是艾克曼如此高調控訴賀寶芙、受害者也做出集體訴訟、社會熱烈討論、主管機關介入調查之後,一切還是輕輕放下的原因。

此外,艾克曼做了放空之後,是否該「高調公開」,也成為他的兩難處境──他的立論是賀寶芙根本違法,因此需要讓主管機關有調查的壓力,又要有新聞性才能造成輿論壓力,於是得公開質疑;但這樣做卻又引來敵人報復,用銀彈讓他流血。

***

各位一定很想知道,在電影結束後,這筆十億美金的放空,命運如何吧?

賀寶芙有伊坎這樣的有錢股東當後盾(去年9月底伊坎的持股為26%),主管機關基本上也放手了,公司可以運用的策略不少。該公司於2017年10月完成了以四億多美金將六百七十萬股買回的計畫,股價也到了四年來高峰。

這種輾壓,可能讓艾克曼終於受不了,在11月的3Q17投資人公開信中,他表示依舊看空賀寶芙的前景,認為目前股價表現主要來自技術面的影響,但透露投資部位中,賀寶芙的空頭部位已經換成賣權(put options),以因應市面上自由流通的股票(free float)減少,並讓有心人士不能透過軋空(Short Squeeze)來將他逼出場。

當初艾克曼做出這一串研究與指控時,看得出他是真心認為可以扳倒賀寶芙,重演當時花七年證明自己看對MBIA的大勝利。後來電影《直銷金字塔的真相》於2016年底首映時,也有一些評論者認為這部片可以是賀寶芙的《黑魚》(Blackfish)──《黑魚》在2013年上映後,海洋世界(NYSE: SEAS )股價與公司聲譽都大崩盤,也被迫取消虎鯨表演。

不過,賀寶芙目前看來是暫時安全過關了。

BettingOnZero4.jpg

***

至於我與賀寶芙有什麼接觸與看法嗎?我除了在路上遇過賀寶芙營養俱樂部的人發傳單以外,沒有直接接觸過他們的經銷人員,倒是曾有住加拿大的親戚,送了兩罐給四歲以上兒童食用、半年內就要到期的奶昔給我們,上面夾了張名片,是我不認得的名字。

當時我孩子最大的也不過兩歲出頭,根本不可能吃(更別提我也不會想讓小孩子吃這種營養奶昔),所以收到這「禮物」時,我挺生氣,覺得我又沒要人送禮,幹嘛硬塞兩大罐沒人能吃的兒童食品來?我家小孩長得像垃圾桶嗎?

不過看了《直銷金字塔的真相》,我合理推測對方大概為了成為督導,囤太多貨賣不掉,就開始到處亂送再轉送吧。氣憤頓時轉為同情了。阿彌陀佛。

本文同步刊載於Emmy, Ingrid and friends.粉絲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zzy 的頭像
Lizzy

Lizzy's Film Reviews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