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這是不能反推的。人要老一點才有機會寫好小說,但是有些人活到幾百歲還是寫不好。

回歸正題。常常聽人說,好的小說家要能敏銳地觀察人性。這種能力真的是要靠人生經驗培養,很少人能年紀小小就這樣。就像湯瑪斯‧哈代的「嘉德橋市長」,會是他46歲的作品,而不可能是26歲的。

觀察、預測人性,是很好玩的事情。有老靈魂的人就會懂。

例如,在某某人說了一句話之後,你就知道他下一步要炫燿哪件事情。諸如此類。結果真的預測準確了,還不夠老的時候,會覺得「天哪!還真的咧!他真的就是要炫燿!」心中可能不平、可能覺得噁心、可能想吐。但是再老一點,就不再有這些負面感覺,而是把這一切當作喜劇,懂得享受「我又說對了」的快感,然後開心地繼續推測主角的下一個動作會是什麼。

我想,當上帝是很有樂趣的。祂既然都看了那麼久,我們所有生物在祂眼中一定很可笑,哈!就像有些人在我眼中已經很可笑了一樣。

噢,還有蕭薔也是很有趣的例子,她一直很害怕我們不知道她有多麼地多才多藝,所以任何「知性」或充滿小資情調的話題,她都想插上一腳,例如藝術家達利、電影鵝毛筆、美國前總統柯林頓。我想她一直忽略了一個事實──多才多藝的人還是可以很討人厭的。非關忌妒,而是這種幼稚心態讓人覺得可笑,何況從她不懂又要硬談的內容中,我們更有機會一窺她的膚淺。

PS.真想寫小說,但也真怕四十歲的我看到了以前的著作會狂笑!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