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寫過不知多少次我的志願,都是為了學校的作文,記得我每次寫的答案都不太一樣,而且都不是真心的。我當時並沒有什麼很認真的志向,實在不覺得有什麼特別想做、一定要做的事情。

直到現在三十幾了,突然發現我的志願竟然是想要變成一個黑洞。

我明白這完全不是一個職業,這根本不是人可以做的,但既然只是一種「希望」,那天馬行空一點也無妨吧。

想當黑洞的原因很簡單,我想躲起來。我想消失。我想隱形。我必須存在但又必須隱形,唯一的方法似乎只有變成黑洞,它最經典的能力就是,所有東西只要被吸進去了,就不見了。就‧不‧見‧了。我也希望我的所有想法與感覺,能夠被一個大型垃圾處理器弄到不見。

太多事情,根本不能說出口,根本不會有人聽,聽完沒有人會理,講完後更覺孤單,如果有一個方法,能把自己所有悲苦喜樂全都被吸走,讓自己變成一個沒有情緒與感覺的假面人,這樣與他人相處起來會更輕鬆愉快,就算自己不愉快,至少別人不會賭爛你、嫌你,或覺得隨便一個路邊賣檳榔的、隨便一個電視上想紅的笨蛋都比你好很多。有人會嫌太陽太亮,星星太暗,但總不會嫌黑洞太黑吧,因為它雖然存在但沒有人特別記得,所以也沒人記得要去嫌它。這不是很好嗎?

這就是我的志願。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尼克
  • 看完這一篇,覺得有很深的一股藏怨之感,安營紮寨地盤據在版主心中的小沛城。

    "玉露梧桐嫩,初遇冷,刺針沾恨。"

    無論是中國古代的女書,描寫閨怨的宋詞,還是現代科技的臉書;任何形式的書寫,都是一種自我對話、自體修復的過程。

    版主加油。
  • --

    謝謝囉~~ 寫作的確是一種自我修復,寫完了心情也好了一半,再由別人看過了又好一半,這就是最簡易的療癒過程哪~~

    Lizzy

    Lizzy 於 2013/10/03 21: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