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jpg

由韓裔美籍導演鄭李爍(Lee Isaac Chung)執導的《夢想之地》,是半自傳色彩的作品,呈現一場80年代韓國移民的美國體驗。80年代,韓裔移民Jacob(史蒂芬元)帶著妻子Monica(韓藝璃)與兒女Anne與David,從加州搬到阿肯色州的荒涼農地,全家住進一台拖車。他的目標是要種植韓國慣食的農作物,提供給住在附近大城市的韓國移民。

Jacob有自己的夢想,成功的話能夠擺脫他們從加州就在做的低階勞工工作,他並不懷疑自己,但難免懷疑會否拖累家人、把大家害慘。Monica很不願意來到這窮鄉僻壤,各方面都孤立的生活令她心慌,更擔心心臟有狀況的David住得離醫院這麼遠,要是發生意外會難以急救。他們買下的這片「農地」更讓人擔憂,前一個地主因無法順利種植作物而自殺,目前這塊地只是滿片荒原,要從頭打理,包括整地、建置水源等等。

大多數家庭,就像一艘在風雨飄搖中想辦法前行的小船,突破各種考驗,而遠離家園重新開始的Jacob一家,恐怕又比其他家庭艱難得多。一個家庭能夠承受無止盡的生活挫折到什麼地步呢?超過哪個階段會讓家庭崩潰呢?要如何在困境中如何保持信念?此處的信念不特別指某個信仰,而是對人生方向、人際關係的信念與希望。

013.jpg

《夢想之地》的重心,是一個家庭的故事。其他枝節只是淺淺帶過,例如種族議題,社區的白人一開始有注意到他們的族裔,但也就這樣而已,大家自然地接受Jacob一家,主題仍是家人的互動與衝突。

都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雖然是玩笑話,但在《夢想之地》倒是實際地勾勒出愛情在婚姻中被扭曲變形的過程。在農場還無法有利潤之前,夫妻倆得去養雞場工作,替小雞區分公母,公的小雞由於沒有商業價值,所以「沒用」,要被「處理」掉,也就是燒掉。Jacob解釋這殘酷的工作內容給兒子的時候,半開玩笑地說「所以我們得努力讓自己有用」,此言或許對心臟有問題的兒子不夠體貼,但這段對白反映Jacob由於身為男性/一家之主,沉在心頭上的龐大壓力;後來Jacob在最無力的時候,甚至跟老婆說,如果他失敗了,她可以離開。

005.jpg

而觀眾看得出來,Monica確實有將此列入考慮。這遠超過所謂「愛或不愛」的問題,Monica必須確保她的兩個孩子活得下去,萬一Jacob真會因為夢想賠上這個家的一切,那麼Monica必須為孩子做停損點。就算深愛彼此,就算妻子明白並能同理丈夫的執著,也總不能不顧孩子的生計。

父母的作為也影響到孩子。他們的爭執在孩子心中造成恐慌,他們工時長也讓孩子更為孤單焦慮,整艘小船幾乎要翻船。而Monica請自己母親Soonja(尹汝貞飾演)搬來同住、照顧小孩,則是個好壞難料的變數。

Soonja算是「非典型外婆」,不是那種烤餅乾寵孫的類型,而是愛打牌、會飆髒話的那種,個性固執、獨立、頑強。她與David得擠同一間房,兩人起先不時衝突,但隨時間過去,會明白外婆對David也帶來正面影響,例如外婆把David當成「身體完全健全」的孩子,而非溫室花朵,因此帶著他在外頭到處走,給予David足夠的自信與自由;而David在家常常感受父親的壓力與母親的不快,也知道父母常有爭執,這時外婆的孩子氣,給了David一個家中的同伴與避風港。

014.jpg

外婆帶David到溪邊的時候,隨手拋下一些從韓國帶來的種子,這就是英文片名「水芹」(minari),給它一點時間,它可以適應新環境,繁盛生長,就像所有順利適應下去的外來移民,也像所有不斷面對變化繼續前行的家庭與個人。

跑到一個新地方生根的第一代移民,通常得犧牲很多,因為一切只有生存,所有心思只能集中在想辦法活下來並養育下一代,留下能傳家的生活技能與事業,沒有空間留給自己的快樂。而下一代則得在兩個世界之間找到最舒適的狀態,他們在外的生活像個美國人,但在家可能說著父母家鄉的母語,父母講的英文帶著腔調,當David皺眉說外婆聞起來像韓國的時候,代表著他的美國身份認同,但久而久之他也明白,韓國的傳承並非一無是處,他也不可能完全擺脫掉,因此需要尋求兩邊的平衡。

008.jpg

《夢想之地》將David與外婆的角色及關係寫得很精彩,他們的非典型祖孫情低調而動人;Jacob與Monica這對夫妻的生活起伏,則捕捉到人在婚姻裡頭往往想到現狀就生氣、但氣完仍是盡量扶持對方的矛盾動態。除此之外還有個非常搶眼的配角,他是Jacob找來的幫手Paul,初看有點笨拙,性格有點怪里怪氣,信仰似乎有點走火入魔,除了周日會扛著大十字架走以外,還建議Jacob替這塊令前地主自殺的土地驅魔,不過隨著相處時間增加,會發現他其實是很勤奮有效率的農工,而虔誠的信仰令他善良而穩定。

010.jpg

Jacob獨自或與Paul一起工作時,背景多半是極為寬闊的戶外,滿滿一片綠,景深強調這塊地的寬廣;他與Monica談話或爭執時,多半在拖車內,狹窄昏黃,壓迫感極重;David與外婆則越來越敢往野外、偏僻之處行走,林中、溪邊,都是看起來沒那麼安全熟悉的地方,突顯兩人的冒險性,當他們碰上蛇的時候,David忍不住想把牠趕走,但外婆要David不要打草驚蛇,因為「看得到牠不是比較好嗎?」,總好過被牠逃掉不知牠跑到哪,反映出外婆坦率、直面接受現實挑戰的人生觀。

以家庭故事為主題的《夢想之地》,讓這段亞裔移民經驗成為任何族裔都可感同身受的歷程,凡是曾「適應新環境」的人都能理解。諷刺的是,更讓人體會到《夢想之地》「移民」元素的,反而不是電影內容,而是在電影之外:它該被放在哪個獎項之中?是外語片?還是美國片?本片導演與製作團隊主要是美國人,故事背景在阿肯色州,拍攝地點在奧克拉荷馬州,講述的是很美國的故事,Jacob一家人在土地上的實踐,與以往美國立國之初的精神無異,但只因為本片有超過一半的韓語對白,就失去角逐金球獎最佳影片的資格,僅能被放在「最佳外語片」的分類之下,反映出傳統分類的狹隘,也讓觀眾注意到過去看事情的角度所存在的問題,重新思考「美國」的含義。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