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15, 2001
關於音樂,我有太多的半途而廢。

聽著Joni Mitchell就不免想到我那把塵封的吉他,很想撥幾個弦,不過發現第六弦根本已經不能聽了,大概是濕氣吧。過幾天到功學社買個新弦。

聽著其他任何音樂就會讓我想到電子琴。電子琴是讓我又愛又恨的東西。小時候為了不想上個人班,想上團體班,而棄鋼琴選電子琴。但後來老覺得電子琴被歧視,好像鋼琴才是一種「正統」一樣,尤有甚者,有人覺得電子琴就是電子花車用的那種琴。

可是後來到國二,為了專心課業,不繼續學了,才發現每次聽音樂時,我都很希望自己有台電子琴。自己是個貪心又孤僻的人,希望自己一人就可以把歌曲彈的跟很多人演奏一樣,而我學的那種電子琴,手的部分有兩排鍵盤,音色一大堆,腳也有一整排腳鍵盤,所以右手玩主旋律,左手配和絃或耍些花樣,腳可以做出Bass,鼓的部分還可以自己用程式做出來存檔,每次演奏時一起播放,根本就像個小樂隊(如上圖),真是太適合我了。然而我竟然因為功課壓力放棄它!

現在手指都老了,又笨。

至於吉他,我覺得我沒有吉他的天份,還是比較適合鍵盤樂器。

唉,以後存點錢,先從Roland四萬多元的keyboard開始吧。

其實後來我越來越喜歡鋼琴。以前以為鋼琴就只能柔柔地演奏,後來才發現原來她可以有那麼多種情緒!尤其看了Tori Amos的演奏更讓人驚異,也更讓我羨慕能把鋼琴彈得隨心所欲的人。等到錢更多一點,買台鋼琴吧。至少彌補一點遺憾吧。



==============================================

Mar 4, 2001
中產階級真是一種最可憐的族群。

夾在中間,一輩子背負著房屋貸款與別人的眼光,以及小孩的教育費。要盡力靠著月薪,在退休前賺到能夠養自己到100歲的錢(誰叫他媽的醫學這麼發達),還要承受一輩子的不自由,雖然羨慕別人的bohemian生活,但嘴裡還是要嘲笑他們沒成就。

我覺得最快樂的bohemian就是超級有錢的人們。他們絕對自由,要做什麼事都可以,只要他們放的下。他們沒有後顧之憂,可以欣賞各種藝術,學各種奇怪的東西,到世界各地接觸各種思想、生活方式,可以不做工作不擔心收入,去「探索靈魂的深處」。

所以我不了解怎麼會有bourgeois bohemian的存在。這些bobos要怎麼做到這種事?窮人至少不會去貸款買房子,如此就沒有負債。窮人知道自己根本不用買名牌,就省了這筆錢。中產階級不能跟窮人一樣哪!他們有買房子車子結婚生小孩養小孩佈置高級住宅買名牌的權利義務,整天被負債與帳單追著跑,要怎麼成為bobos?改天買本有關他們的書來看看吧,台幣怎麼還不回升啊。

我不知道自己會否走上中產階級的路,以我這種膽小悲哀的個性看來機會頗大,等我真的走到那條路上,在中年的時候(如果能活到那時)應該會很感慨吧。可能跟Joni Mitchell一樣在哪個Chinese Cafe回顧一切。我可能會覺得,一切都很淒美而泛黃,一如秋夜。都還來不及醒覺與改變,冬雪就已撲來。所謂春天的種子的希望是留給下一代的。那些看不起我們的下一代。

唉。


==============================================

Feb 8, 2001

Just now I recall a song by Joni Mitchell - "Chinese Cafe/Unchained Melody"

I love the part:
"Caught in the middle, Carol. We're middle class,
We're middle aged. We were wild in the old days.
Birth of rock 'n' roll days.
Now your kids are coming up straight.
And my child's a stranger.
I bore her. But I couldn't raise her.
Nothing lasts for long."

The point is, I'm caught in the middle. Both sides hate me. The mainstream blame me for being strange. The alternative blame me for being normal. What kind of world is it?

Do I care what people think about me? "Abso-fucking-lutely." This is the most pathetic part.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