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電影是改編自Michael Cunningham獲普立茲獎的同名小說,講的是三個不同時代女人的某一天。妮可基嫚(Nicole Kidman)扮演1923年的英國女作家吳爾芙(Virginia Woolf),正在寫小說"Mrs. Dalloway"﹝這本小說原始名稱就是"The Hours"﹞,考慮著是否該讓書中主角自殺,當時的吳爾芙很想逃離她住的Richmond郊區,然而她老公堅持郊區對吳爾芙的心理狀況最好;茱莉安摩爾(Julianne Moore)飾演1951年一位洛杉磯的家庭主婦Laura,她有個聰明的、看得出她不快樂的兒子Richie,並懷了第二胎,正為老公的生日派對做準備,當時的她正在閱讀那本"Mrs. Dalloway",而她對郊區家庭主婦生活的厭惡與煩躁也使她有輕生的念頭,然而她的老公完全感覺不出任何異狀;梅莉史翠普(Meryl Streep)則是2001年紐約的編輯Clarissa,正為她罹患愛滋的前詩人男友Richard準備派對,她目前還有位同居女友及女兒,但她的心思都在那位前男友身上。



所以,不同時代的三個女人,Virginia Woolf是"Mrs. Dalloway"一書的作者,Laura是"Mrs. Dalloway"的讀者,而Clarissa過的日子則很像書中的Mrs. Dalloway,為了照顧朋友而忽視自己的人生。



***以下有雷***

「時時刻刻」的主題是一種孤獨與絕望,一種"quiet desperation",一種被生活囚禁的痛苦與逃脫的慾望,一種時間就在生活細碎點滴中一去不返的遺憾與壓迫感。劇中主角的孤獨不是沒有人陪的孤獨,而是沒有人懂的孤獨。快樂只是一種偶然,當它開始消失,日子就只剩等待時間的推移。很美的安排,很完美的劇本,很沉重但很棒的電影,這都要歸功於導演Stephen Daldry、編劇David Hare以及非常傑出的演員群,包括三位女主角。另外,導演與編劇都是「很英國」的英國人,也讓全片的細膩程度更為驚艷吧。







偏意識流的原著小說原本就很難改編成電影型式,一處理不好就可能變得雜亂無章、或是旁白令人厭煩,尤其原著由三個女人的故事貫穿一氣更是極大的挑戰,但是編劇David Hare與導演Stephen Daldry卻成功地塑造流暢的對話與口白,使整部電影不至於艱澀難以理解,並且拿捏得很恰巧而不流於做作。三段故事的連接、場景先後順序的安排,再再顯示導演功力深厚。甚至,這部片最動人之處甚至並非對白,而是沒說出的那一部分。電影一開始,是從1941年吳爾芙的自殺起頭。她身上裝著沉重石頭,一步步往河中間走下去,妮可基嫚臉上的堅毅決心與片中貫穿前後的抑鬱,讓我在這幕之後再也無法將目光移開螢幕。吳爾芙知道再活下去,不僅自己痛苦,愛她的老公也痛苦。之後,「時時刻刻」以三個女人的某一天,呈現生活的沉重,甚至是關於「那樣的生活值不值得繼續下去」的思考。吳爾芙是以溺水結束生命,但在她真正溺水之前,她的生活早已如溺水一般無法呼吸、沒有生氣,有一天她老公問她,為何要殺掉她小說中的角色,吳爾芙回答:"Someone has to die so the rest of us can value life more."。而另外兩個女主角的生活也類似那種溺水感覺,要掙脫只有兩條路,一是想辦法改變現狀,另一則是結束自己生命。









有些人也許會覺得片中的吳爾芙與Laura莫名其妙,明明有愛她們的好老公為何還會如此憂鬱。我倒覺得很好理解,有些人的伴侶人很好,但是他們不了解你,久了之後你會發現,自己的想法與個性只能卡在自己的腦袋裡,對方久而久之會不能理解你到底有甚麼問題,但你說出之後,對方又不能理解那怎會是問題,對方只認為,他的方式與建議對你好。再久一點你就會把自己關起來了。

另外,這部片也讓人思考更多存在的意義。有時候,即使是愛我們的人也無法提供我們活下去的理由。吳爾芙有愛她但不了解她的老公,但她知道自己的存在拖累了自己與他人;Richard有非常關心他的前女友Clarissa,但已是愛滋病患者的他,活著只是試著把時間捱過罷了,意義已經不大;而Clarissa,把整個人生重心都放在照顧Richard身上,那Richard自殺後她該怎麼辦?除非她能從自己的內在找到生存下去的理由,否則她的人生也不過只是"facing the hours"。人終究不能為別人而活,每個人最終都是孤寂的,必須靠自己來讓「存在」值得。

基本上「時時刻刻」是許多細碎事物組合而成,只是三個女人各自生活中的某一天。但人生不就是這些細碎事物組成的?隨著年歲漸增,對瑣事的感受會變得很敏銳,一把花束,一個眼神,你愛的人出現的某種老態或病徵,多的一撮白髮,一聲疲累的嘆氣,一個小習慣的改變…就是這些小事情,這些分分秒秒,諭示或改變了未來。如果你的人生中經歷過一些心靈折磨,「時時刻刻」肯定讓你感觸良多。

演員方面,妮可基嫚的表現非常驚艷,很多人的焦點都放在她變大的鼻子上,但她的改變不僅如此,包括她走路、說話的樣子,輕微的駝背,看人的方式與眼神等等,她都已經不是妮可基嫚了。她把吳爾芙那種瘋狂邊緣的焦躁不安,以及那種太過聰明、「懂得太多看得太遠而無法承受」的痛苦,詮釋地非常好。我尤其欣賞的是她眼神中那種堅毅卻絕望的情緒,她既理智,又瘋狂,試著在最微小的事物中找尋意義﹝各位可以特別注意片中某幕她注視一隻死鳥的眼神﹞。我就是欣賞她眼神中透露的堅強吧,那種知道人生永遠不可能好轉卻仍傲氣面對命運的態度,不管她最後選擇活下去或自殺,她都堅強而不逃避。或許這完美的表演,跟她當時面臨婚變有關。









茱莉安摩爾的角色算是比較自私的,她只想逃離自己的痛苦,但也經歷不少掙扎,尤其她早熟兒子的表情,讓她心裡清楚知道自己的選擇對兒子會造成多大的傷害。而茱莉安摩爾把那種「我知道這樣做很糟,但再不做我就要崩潰了」的情緒演得很經典。





梅莉史翠普的角色Clarissa看似堅強成功,卻擺脫不了遺憾。她一心只想幫助前男友Richard,有時甚至不顧身邊的同居女友與女兒,她太執著於以前與Richard的某種快樂,這種執著讓她再也無法往前走,Clarissa心中或許也猜到Richard很不想繼續活下去,但她不想面對這件事,只想繼續照顧他、為他辦派對等等。梅莉史翠普本來就是硬底子演員,有時候她一個受傷的表情就讓觀眾心都碎了。我很喜歡她的角色Clarissa在片中的一句話:"I remember one morning getting up at dawn, there was such a sense of possibility. You know, that feeling? And I remember thinking to myself: So, this is the beginning of happiness. This is where it starts. And of course there will always be more. It never occurred to me it wasn't the beginning. It was happiness. It was the moment. Right then." 她對未來快樂的渴望成了一種幻覺,後來她才明白快樂只存在於某個當下。

艾德哈里遜(Ed Harris)飾演的愛滋病詩人Richard,算是三個女主角之外最重要的角色,他也就是Laura的兒子。當年痛苦想自殺的Laura,後來決定生下第二胎後拋棄家庭,去到加拿大過自由生活,讓Richard一生都活在這陰影中,永遠害怕愛的人隨時會離開,而他雖然有很棒的文學成就,還得了獎,他卻認為別人只是同情他得愛滋病才頒獎給他。艾德哈里遜詮釋的Richard有一種唯美的「放棄」態度,他彷彿已經讀懂了人生的一切,再也不想面對未來的時時刻刻。











其他配角也有搶眼表現,例如Toni Collette飾演Laura的鄰居,同時也是完美的主婦;








Clare Danes飾演Clarissa的女兒;




Allison Janney則是Clarissa的同性愛人;


John C. Reilly則是Laura的老公,他在這兒的角色與他在「芝加哥」(Chicago)的有點類似,Reilly把那種搞不懂狀況、永遠不理解老婆在想甚麼的悲情表現得很棒。


特別想提的是童星Jack Rovello,他演的是Laura的兒子,也就是小時候的Richard,他可說是銀幕上最悲傷、最懂事的小男孩吧。


本片的配樂者是極限/極簡主義(Minimalism)音樂大師葛拉斯(Philip Glass),他的音樂讓人深刻感受到一點一滴的時間流失,每小時,每分,每秒…

總而言之,這是一部讓人很難過的片,也許看完這部片,會感覺自己口袋中也有沉重的石頭,甚至自己也會有那麼一刻,想學習吳爾芙帶著這些石頭走進河裡,照道理我不該推薦這部片,但是它令人無法呼吸的美麗與哀傷卻讓我捨不得不推薦。所以,真的已經很厭世的人就別看吧,但如果你覺得人生還蠻開心的,不會因為看了「時時刻刻」就想不開的話,那就看看吧,它的美感不會讓你後悔的。

最後附上我最喜歡的一段話,是Clarissa幫Richard辦派對,但Richard說他不想參加派對時,Richard說的話。那時Clarissa說,Richard不想去派對沒關係,他不需要做任何不想做的事情,隨心所欲就是了;但Richard回答說:"But I still have to face the hours, don't I? I mean, the hours after the party, and the hours after that…";Clarissa不死心,提醒Richard說,他還是有很多好時光啊不是嗎,Richard回答:"Not really. I mean, it's kind of you to say so, but it's not really true."





    全站熱搜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