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jpg

《胖寶的春天》講的是格格不入的青少年感受到的孤立情況。這兒的格格不入,是真的格格不入,不是影集《歡樂合唱團》(Glee)裡面那種。

Terri﹝Jacob Wysocki﹞是個體型過胖的高中生,他父母不知去向,要照顧生病的叔叔﹝Creed Bratton﹞,幾乎沒有朋友,也放棄融入團體生活,甚至每天穿睡衣上學。副校長Fitzgerald﹝John C. Reilly﹞想要幫助他,約定每週見他一次。漸漸地,他開始認識與他一樣無法融入的同學Chad﹝Bridger Zadina﹞與Heather﹝Olivia Crocicchia﹞...

03.jpg

Terri的父母不知在何處,平時他要照顧重病的叔叔,從照顧的態度看來,在他邊緣人的表面下,其實有貼心溫暖的一面。但Terri沒機會與能力去融入學校裡的小社會,說真的,以他的體型,連家裡的浴缸都容不下他,更別說學校,同學們欺負他、侮辱他、因為他的大胸部而稱他Double D,他不知道如何是好,最終選擇逃避。

05.jpg

看到Terri穿睡衣上學的舉動,觀眾可以猜測這人已經完全放棄了,他不怕被別人排擠欺負了,在他穿睡衣上學之前,可能就已經在過那樣的日子,再慘也不會慘到哪去,久而久之早已麻木。他生命中的樂趣變成誘捕老鼠並看鳥吃鼠屍,對於其他同學的種種反應與行為則不予理會。

直到副校長Fitzgerald「發現」了他並決定每周見面談談近況。

07.jpg

這個師生關係頗為特別,嚴格說來並不是老師成為了一盞明燈,指出Terri的人生方向,而是這個老師多少也像Terri一樣,是個有點兒尷尬、缺乏安全感的存在,所以讓Terri感到自己並不那麼孤獨,也不是全然不能被理解。甚至Fitzgerald在發現Terri某個有點殘忍古怪的行為之後,竟跟他說「我瞭的」,讓他知道那不是多麼嚴重或難理解的,人非聖賢,人也不是個個都落在常態分配裡的中間那一大塊,人都有探索與迷惘的時候,犯不著為了一點怪癖就把自己打進「無人了解的怪胎」那一圈。

《胖寶的春天》是個更貼近真實的青少年轉大人(coming-of-age)故事,Terri最終沒有外型大改造,沒有交到女友,沒有變瘦,沒有當上畢業舞會的國王,沒有在全校師生面前發表一場感人演講,他基本上一直都在做自己。他從頭到尾一樣胖,一樣尷尬,但他開始有了與學校師長同學的連結,他漸漸改變對自己的看法,他可以繼續努力尋找快樂。人生就是不斷的掙扎,傳統coming-of-age電影的鹹魚大翻身,通常不會在現實中發生,我們大多數人都沒機會變成萬人迷,但要找到可以讓自己變得更好的方向,以及往前走的動力。

02.jpg

本片的攝影頗為優美並注重細節。例如電影前段呈現Terri的方式與角度,不管是泡在不夠大的浴缸裡,還是整個龐大身軀被擋在半掩的門後,都顯現著他的「不fit」;一幕Terri觀察鳥吃老鼠的戲,從Terri走在林間小徑上,到鳥將老鼠吃掉時的特寫及Terri的表情,都呈現詭異的、不足為外人道的美感。

導演Azazel Jacobs是紐約知名前衛/實驗導演Ken Jacobs的兒子,在他的鏡頭下,即使類似題材早已拍到爛了,他都還是能帶出很不一樣的感覺。舉例來說,後面三個同學吃藥又喝醉的戲,精準呈現了他們的本性,Chad變得更好色、更具侵略性,Heather想要「被想要」,Terri則是不知道或不覺得自己需要應對一個在眼前脫光的美女,這段內容有些地方令人很不舒服,但它對「青少年的性」有某種不逃避的誠實,它不唯美,很直接,很尷尬,很難預測發展。這跟很多青少年片裡呈現的性啟蒙與性探索非常不同。

08.jpg

主角Wysocki帶著某種溫和誠實的特質,讓觀眾願意關心這麼一個被動內向的角色。不過配角John C. Reilly頗搶戲,這位演員總是帶點怪怪的特質,很適合本片的副校長角色,他的疲倦與皺摺/挫折雖都很明顯寫在臉上,但還是很盡力為孩子們做點事,不嫌棄也不放棄,我想任何一個年少迷惘的怪胎,都會很希望有個像他這樣的導師。

***
經典對白:
***

Mr. Fitzgerald: I knew this kid growing up who tied flaming tennis balls to cats' tails and loved every minute of it. I think he's a cop now.

***

Mr. Fitzgerald: Life's a mess, dude, but we're all just doing the best we can, you know.

***

    全站熱搜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