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0x0.jpg

如何與至親道別?

醫生說她只剩幾個月可活,要不要告訴她?

這位被醫生判了死刑的病人,是Billi(奧卡菲娜飾演)的奶奶(趙淑珍飾演)。Billi自幼隨父母移民美國,奶奶長居中國,兩人仍會電話連絡,但久未見面。醫生說奶奶只剩幾個月可活,親屬子女們決定隱瞞她,並藉替一位晚輩辦婚禮為由,讓大家回來與奶奶齊聚一堂。這點令移民去美國的Billi與父親很不能接受:在美國,這種隱匿行為根本是犯罪。

先說明立場,我不贊成隱瞞病情的行為,我也認為這樣要坐牢。病人或許有其他事情想在臨終前完成,我認為病人有權自己決定要怎麼運用剩下的時間。

但《別告訴她》並不準備跟觀眾爭辯道德議題。它除了討論如何面對親人離去,也聚焦於東西方文化衝擊如何打在主角與親戚身上,以及移民內心矛盾造成的失落感。

The-Farewell-Movie-Review-2019.jpg

雖然Billi六歲就離開中國去了美國,但住在中國的奶奶與Billi感情很好。不過,彼此的愛讓她們覺得需要用說幾個白色謊言,讓對方別擔心自己。在電影開頭,兩人電話聊天,Billi跟奶奶說她的作家志業很有進展,但實際上她連房租都快繳不出來;Billi問奶奶現在人在哪,奶奶說在妹妹家,但她其實正在醫院做檢查。這些謊言背後,都是出自愛的考量。

但東方思想對謊言的接受度又更進一步、更全面。每件事情的對外說詞,都要考慮家族面子作調整;在按摩店,每個客人都被稱作美女,不管多醜多老;明明就是當了美國人、或是想讓孩子待美國,還是要強調永遠都是中國人;辦個葬禮還要花錢找人來哭、燒假錢假手機給逝者;甚至是奶奶病情這樣生死交關的大事,也得說謊,理由是替老人家承擔痛苦,讓她快樂走完最後一段。

Billi在這趟旅程驚覺自己多麼「美國」,她無法接受對奶奶隱瞞病情。這發生在此時此刻更是特別失落,因為她在美國發展陷入瓶頸,並沒有過上理想中「更好的生活」,卻跟自己的至親變得如此遙遠、不同,人生好像兩頭空。

再往其它親戚觀察,移民美國與移民日本的第二代,彼此也有心結,各自也背負失落感。成員間真正的衝突來源,並不是表面的文化衝突,而是情感上的衝突。家人面對奶奶的狀況,各自用不同的方式處理情緒,在冷靜承受壓力與忍受不住想要爆發之間擺盪,互相衝撞的同時反而逼出自己內心的實話。

the farewell 2.jpg

家園是什麼樣子?在這時代,它是分分秒秒在變化的,沒有一個永遠不變的家鄉等在那兒。Billi在紐約,租個小地方住,還付不起房租;回到了中國的家鄉,又發現到處都在「建設」,遍地灰濛濛的,兒時記憶不復存在。到底哪個是Billi的「家」呢?

在另一部近期以亞裔為主要演員的《瘋狂亞洲富豪》裡面,感受不到這種失落,因為主要角色們大多太有錢,不管在新加坡或是在美國,過的日子都差不多,豪宅、五星級飯店、頭等艙、超級跑車、基督教信仰......幾乎都一樣,親屬之間的距離變得很近,一趟頭等艙就可輕鬆相聚,可以說文化差異變得相當「單純」,只有腦袋裡的一點觀念而已,不管要選擇哪種價值觀,失落無根的感覺相對較小。但在《別告訴她》,文化差異的失落感是鋪天蓋地的,而第二代們離家移民至日本、美國,心中是充滿罪惡感的,因為他們完全選擇了另一種生活,與自己的根形成永久的疏離甚至斷裂,他們的後代將與留在中國的祖先們格格不入,幾乎是某種「背叛」。對華人這種講究集體文化的族群,罪惡與失落感或許又更深一些。

編劇兼導演王子逸精心掌控全片氛圍,例如Billi待的飯店,搭配拍攝手法,簡直像在拍《鬼店》那樣,陰沉抑鬱;家人團圓吃飯的時候,看似溫暖,卻又帶著緊繃的張力。她利用家庭圓桌聚餐、婚禮、祭祖等劇情,提供很「中國」的場景,凸顯文化差異,並穿插不少幽默感,避免氣氛變得太過沉重。

the farewell.jpg

演員群體表現很優異,由於多數角色都得以笑臉與謊言面對將死的至親,這種情感複雜度給重要配角很大的發揮空間,每個成員幾乎都以自己的方式,在內心的小宇宙裡偷偷崩潰,既好笑又令人心碎。

飾演Billi的奧卡菲娜,算是第一次獨挑大樑以及挑戰嚴肅劇情的「半」新人,有忍住大鳴大放、急於表現的慾望,她的低調演出頗為真誠,並且在傷心洩氣之餘,不忘透露些許諷刺幽默。趙淑珍飾演的奶奶也是一大亮點,充滿樂觀活力的樣子非常有感染力,有時表情似乎透露她對自己的實際病情是略知一二的,但沒有講明過。這兩位演員詮釋的祖孫情,真摯動人,令《別告訴她》對東西思想衝突給了個最好的收尾法:盡其所能,用愛去包容與克服。

the-farewell-movie-2-e1563199509240.jpg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