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bottom 1.jpg

「黑豹」查德威克鮑斯曼的遺作《藍調天后》,是根據August Wilson的舞台劇改編,並由George C. Wolfe執導,背景是1927年的芝加哥,人稱「藍調天后」的Ma Rainey(薇拉戴維絲)與她的黑人樂團,要去錄音室替唱片公司錄製歌曲〈黑臀〉(Black Bottom)。樂團成員之中有位新成員,是小喇叭手Levee(查德威克鮑斯曼),他自視甚高,不服從別人的命令,想要Ma Rainey接受他的新編曲版本,並且決心在未來組自己的樂團。

於是,一邊是地位崇高的Ma Rainey全力抓住主導權,不聽令於任何黑人或白人,甚至在那個年代就大膽讓明顯是她女友的Dussie Mae待在身邊;另一邊則是年輕新秀Levee,他極度渴望被看見聽見,要搶出頭,不想安分地在樂團裡當平凡的小喇叭手,並且不時與其他樂團成員產生爭執與激辯。一山不容二虎,兩方就如失控的列車即將撞上。

剛看《藍調天后》,會感覺Ma與世界上任何「難搞的天后」似乎無異,好像只是又一個被特權寵壞的人,但繼續看下去,隨著黑人生活中各種壓迫與苦痛的紋理被編織入劇本,會漸漸感覺到她確實有理由這麼做。原本她在南方巡演的時候,價值在她身上;但到北方來替白人錄唱片之後,價值被轉出去了,可以說她被剝削了,因此她想搶一點地盤回來、不想對白人事事聽命。

Ma心知肚明,白人只想要她的聲音,沒有人真的在乎她怎麼想、或是她是否滿意,而且對主流白人音樂市場而言,藍調恐怕只是一段時間的流行,誰也沒有把握之後還能熱門多久。所以她要趁著手中還有籌碼,盡可能去爭取自己要的東西,包括幫助口吃的姪子在唱片中有個出頭機會。她知道只要鬆懈、軟化下來,馬上會被白人得寸進尺佔便宜。

喇叭手Levee則代表了另一種價值觀與手段。他懷抱希望,覺得可以將對白人的仇恨藏在心底,表面戴著一張有禮面具騙人,認為以他的才華與說服力,白人老闆會讓他錄製自己寫的歌。

Screen-Shot black bottom.png

這兩人碰在一起就不可避免衝突,但他們的生存功力有極大差別。Ma已經爬到一定地位,知道如何在可控制的範圍下盡可能開心,甚至還有個女朋友;年輕的Levee夢想很大,但對世道的瞭解還不夠,身為晚輩處事手段也不高明,甚至這樣一個初生之犢還敢勾搭上Ma的女朋友。Ma連發脾氣都是經過算計與思考的,哪些事情要鬧、哪些原則得堅持,她早都想好了,並不是衝動行事;但Levee是不定時炸彈,因為他內心仍為了過去的悲慘遭遇而充滿憤怒,無法控制自己,也未曾有人能好好引導他,於是對於任何不喜歡的事情,都以最幼稚的方式處理。

當年社會對待黑人的態度,則讓所有黑人都面臨更深一層的壓力,他們平日生活的恐懼是從四面八方襲來的,即使只是在市中心幫老闆買可樂都得擔心生命安危。而《藍調天后》片尾呈現暴力的悲劇循環,這種弱弱相殘的困境,更是令人感到唏噓。剝削他們的白人則繼續高高在上,絲毫不用付出代價,尤其本片最後一個畫面,是一張白人超機車的笑臉,是那種把黑人文化閹割扭曲到爹娘都認不出來之後,仍不知道自己幹了什麼的又爽又蠢又得意的臉,導演使用這張笑臉反過來刻劃黑人數百年的憤怒,真是非常有效。

《藍調天后》對於場景的利用,仍看得出來自劇場的根源,但這點造成的封閉感,與本片主題正好很搭配。空間的設計與布置常給人「牢籠」感,強調出這群黑人生活的壓迫感受,甚至當某個角色撞破一扇鎖上的門,仍發現外面又是個封閉空間,無法出去。至於白人角色的空間則總是在高處,包括他們所在的辦公室與錄音間的音控室皆如此,而在幾場關鍵的戲裡面,白人都站在比較高的位置。

薇拉戴維絲詮釋的Ma Rainey,有不怒而威的氣質,怒起來當然更恐怖。她的坐姿與站姿都透露著「氣勢」,不管是電影開頭在南方表演的她,還是後來到芝加哥,她在任何場域都要主宰與操縱,而她只要看你一眼,你馬上可以了解她的情緒與感受。

black bottom 4.jpg

不過,更驚人的演出來自查德威克鮑斯曼。Levee一角的複雜層次、在人前一層又一層的面具、內心互相矛盾的衝突,給了鮑斯曼相當大的發揮空間。他的笑臉面具與壓抑,久而久之令他塞滿了憤怒,也令他在極度感到羞辱時,會怒急攻心想要馬上以「強」與「力」的展現,來沖洗掉內心的恥辱與自厭感。他等著證明自己,也等著報復,而這兩件事對他而言漸漸融為同一件事。

而鮑斯曼將這些複雜感受,以更接近舞台劇根源的稍微誇張點的演出方式,震撼所有觀眾。我無法確定,鮑斯曼當時知不知道這部會是他的謝幕曲,他真的像是沒有明天那樣地付出一切,整段表演是如此生猛、又掏心掏肺到彷彿將自己挖空一般,讓人對失去這樣充滿潛力與爆發力的表演者更感心痛。Levee一角談到生死時,這樣說道:"Death got some style. Death will kick your ass and make you wish you never been born. That's how bad death is. But you can rule over life. Life ain't nothing." 我想,鮑斯曼真的用他生命僅剩的時間去"rule over life"了。

black bottom 2.jpg


補充說明:Ma Rainey確有其人,她生於喬治亞州,在職涯高峰過了之後回到家鄉度過人生晚期時光,於1939年去世,享年53歲(一說57歲)。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