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izLo8OLAo5lq_1_a.jpg

《海底總動員2:多莉去哪兒》是13年前席捲全球票房的皮克斯動畫電影《海底總動員》(Finding Nemo)續集,描述患有短期失憶症的多莉,在看見小丑魚父子馬林與尼莫團聚後,想到自己應該也有家人,只是忘記了,於是下定決心要利用少數線索、遠赴加州海岸尋找爸媽。

videothumbnail_findingdory_disney_b330d055.jpeg

《海底總動員2:多莉去哪兒》並未達到皮克斯動畫中的經典作品等級,畢竟《腦筋急轉彎》、《玩具總動員》系列、《瓦力》、《天外奇蹟》、《超人特攻隊》等片設下的標竿太高了,但依舊是一部幽默精采的電影,也作了許多努力與《海底總動員》有所區隔,例如背景大多設在海生館,就很聰明地避掉與第一集的重複感;水中的光影呈現,更是讓人讚嘆十幾年來動畫技術的進步;不少新角色的加入帶來新鮮感與活力,其中七腳章魚極為搶戲;第一集沒有答案的幾件事情到了續集有了解答,例如多莉如何會讀英文字、為何會鯨魚話等等;片中不斷挑戰各種可能性,讓魚除了在水裡游以外,也有其他天馬行空的移動方式,甚至到電影最後一段的瘋狂追逐,根本完全突破劇情設定的限制,搭配上路易阿姆斯壯一曲"What a Wonderful World"更是一絕,而且等你看完本片回家,可能會慎重考慮將家中的水族箱上鎖。

all-trailers-lead-to-finding-dory-check-out-brand-new-footage-in-this-japanese-internat-941929.jpg

010.jpg

當然,皮克斯動畫不會只有聲光效果的刺激,它也有較為成熟的劇情思考。《海底總動員2:多莉去哪兒》反映的是家中有特殊需求兒童的照顧過程。當多莉漸漸憶起幼時記憶片段,最動人的主題是她的父母為了多莉的特殊需求,費盡心思設計許多機制,希望多莉擁有自立的能力,並有放輕鬆享受人生的可能──父母既必須保護她,卻又不能過度,這種掙扎拿捏、時時煩憂又不能讓孩子感受到的壓力,絕對能讓帶著孩子欣賞電影的父母們感同身受。多莉常哼的"just keep swimming"背後,原來也與上述父母之愛有關,難怪這句會成為她人生座右銘,而她也需要這樣的座右銘讓自己保持冷靜。電影後段一場戲,更表現出父母為了子女,願意作出多少犧牲與堅持,是整部片情感的最高點。

007.jpg

多莉的失憶也帶出本片另一個次主題:殘疾或身體缺陷。多莉有短期失憶,幫助她的章魚少了一隻腳(因此被多莉稱為Septopus),幼年好友鯨鯊近視,另一隻白鯨則在頭部受傷後無法使用迴聲定位(echolocation)能力,連上一集的主角尼莫也有一邊鰭特別小。以往有過無數電影與卡通,都在強調「不一樣」沒有關係,要善加利用自己特別的那部份,但是那些「不一樣」,通常是指更厲害的、常人沒有的能力,或是涉及種族、性別平權,但《海底總動員2:多莉去哪兒》討論方向是的確會被視為「缺陷」的「不一樣」,在第一集裡,多莉的失憶常常是笑點來源,到了續集則是認真採用比較黑暗寫實(但孩童可接受)的態度,顯示失憶對多莉生活造成的嚴重影響,這項缺陷無法轉為優勢,多莉面對它的方法,是在父母的輔導下調整人生觀,時時告訴自己「只要游泳~只要游泳~」,並且依靠許多友情協助,讓自己不用時時活在恐懼中,依舊有機會享受人生。這觀念不僅小孩子受用,對大人而言也是很重要的呢。

009.jpg

006.jpg

準備去看《海底總動員2:多莉去哪兒》的朋友,可千萬別遲到,在正片開始之前,照例有一段皮克斯短片,這回的《Piper》講的是一隻非常可愛的小小鳥(正確說來是sandpiper),如何克服恐懼在海邊沙灘上覓食,這部絕對是與皮克斯動畫搭配放映的短片中,最精彩美麗的前幾名之一,不要錯過唷!

piper.jpg

題外話之一:幫那兩隻懶惰海獅配音的,正是影集《火線重案組》(The Wire)裡飾演警探的Dominic West與飾演毒販的Idris Elba。

008.jpg

題外話之二:看了《海底總動員2:多莉去哪兒》,覺得海生館、水族館常有的「戳戳樂」(讓孩童手戳水生動物的區域)實在太殘忍了。

***
經典對白:
***

Young Dory: What if I forget you? Would you ever forget me?

***

Marlin: Can't she just pick two and leave?

Nemo: Dad!

***
,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ick Hsu
  • 上周六傍晚帶著家人與友人一起看了這部電影。

    一開場的那段 <piper> ,其實正是導演要為接續而來的整部影片做出主旨錨定。

    "你要自己持續照顧孩子一輩子,還是要訓練他/她們能夠好好照顧自己一輩子?"

    這部片子的目標客層是孩子們 (以及仍舊保有童心的大孩子們) ,因此編劇在故事情節的編寫走勢上已經算是宇宙無敵超級佛心;但對於家中有失智症親人的觀眾們 (我就是當中之一) 來說,其實也會考量一個票房市場問題。

    如果今天被失憶症/失智症侵襲的是DORY年邁的父母呢?

    一方面,在西方社會,子女在年滿十八歲之後,並沒有終生扶養父母的義務;另一方面,在醫療經濟學的總額預算控管 (台灣的全民健保就是一例) 上也不會贊成將資源投入在預期餘命相對有限、預後效果令人存疑的老年病患上。

    而多老才算老年哩? 65歲就是了。

    若將這部電影與不久之前才在發生的老人安養院失火事件放在一起,想來絕對不可能是光靠著播放一首 "What a Wonderful World" 就能安全下莊,從此無憂無慮。
  • --

    真的,這畢竟還是「老少皆宜」的電影,所有事情都被簡化許多,並以最光明的角度去看。

    我常常覺得,要如何分辨某電影的觀賞族群是鎖定成熟還是天真的對象,只需要看這點:電影中是否愛能解決一切。

    太多事情無法由愛來拯救、解決了。

    那些事情,不一定「大」、不一定「聚焦」,只是各種小小的悲劇,每天都在發生的悲劇。

    「愛一個人無法拯救他。」這才是人生......

    Lizzy

    Lizzy 於 2016/07/23 16:2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