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jpg

泰勒謝里丹(Taylor Sheridan)算是一位很特別的「演藝人員」。他先是演員,演過影集《偵探小天后》(Veronica Mars)與《飆風不歸路》(Sons of Anarchy),之後在2011年導了沒多少人看過的電影《Vile》,接著從2015年開始,接連擔任《怒火邊界》《赴湯蹈火》與《極地追擊》的編劇,同時他也是《極地追擊》的導演。這三部由謝里丹編劇的作品,被稱為「邊境三部曲」(frontier trilogy),都在探索屬於美國、但不那麼常被訴說的故事。

WIND-RIVER_t560.jpg

《極地追擊》的背景,是懷俄明州的印第安自治區,有一天獵人Cory(傑瑞米雷納)發現一具年輕印第安女性的屍體,被指派的FBI探員Jane(伊莉莎白歐森),在Cory的協助下進行調查。

Cory這位獵人,曾與原住民女性結婚,育有一雙子女,女兒卻已遇害死亡,但如何死的始終是個謎。Cory與兒子的相處雖然充滿關愛,但也總是籠罩某種冷的情緒,他的靈魂就是少了點什麼。

windriver2.jpg

Jane則是搞不清狀況的外地人,不過,雖然實力的確不足,但她明白恐懼不是選項。我喜歡這個角色的設計。她在死者父親Martin家的行為,確實白目,但這恐怕是普遍的現象,白人或任何「多數」族群,面對少數族裔時,態度常常會有點侮辱人卻不自覺(像「我把你當人看」這種說法就是)。另外,我懂她那種帶點大搖大擺、想強調自信的心態:她是女性菜鳥,來到完全不熟、不了解、連氣候都無法適應的地方,她很明白自己有九成九機率會被對方看不起,所以打腫臉充胖子,想表現出「我行的」這種態度,卻突顯了白目。

003.jpg

在Cory與Jane合作之下,真相漸漸浮出,這樁案情的發展,讓人看見外地來的Jane如何難以面對此地的環境、女兒遭遇過類似處境的Cory如何有冤無處申、以及當地原住民在這片蒼茫白雪中是多麼孤立無援。

WindRiver5.jpg

如同Cory告誡Jane的:「這兒不是能等候支援的地方,這是你得靠自己的地方」。印第安保留區是不歸州政府管轄的,他們由原住民部落管轄,上頭是聯邦政府機構,配置的警力與資源都相當匱乏。在這些地方,幅員廣大又與世隔絕,經濟差,機會少,娛樂少,警力嚴重不足,居民只能靠自己,恐怕連「道德」都與外隔絕——畢竟做什麼大壞事,也沒其他人知道。若再加上同儕壓力,要隱匿惡事並不難。

windriver.jpg

在這艱難處境下,城鄉差距、種族、性別,尤其是白人與原住民隱性的衝突與角力,都藏在簡單的故事中。一場悲劇的重現令人不忍卒睹,看見一名印第安女孩,明明也是父母辛苦養大的人,卻被當成物品任意擺佈、使用,在恐懼與無助中,孤獨慘死。這是多麼令人憤怒,但在冰天雪地裡,這些生離死別的痛苦呼叫卻又如此渺小,無力感蔓延全片。即使最後在山頂稜線上的一場報復,已有稍解鬱悶之情,但也無法自欺欺人認為正義獲得聲張,畢竟逝者仍然長眠,生者依舊日日悲戚;而這種系統問題造成類似案例不斷重演,也不是靠破解一兩個案子就能提供安慰的。

就如Cory所言,「幸運」只會發生在城市,在這地方不是在賭邊走路邊看手機會不會被車撞,這兒只有倖存或投降,獅子不會吃掉一隻不幸運的羊,牠吃弱小的羊。Cory拿起流行雜誌,念一篇文章給臥床療傷的Jane聽,文章標題是「有哪些徵兆代表那個男生喜歡妳?」這樣的「問題」,對比起Jane自從來到保留區面臨的嚴峻考驗,令人啼笑皆非。

004.jpg

電影最後,兩位喪女父親的交談,搭著旁邊兩個空蕩的鞦韆,特別讓人不捨。其中一位父親建議對方,不要放下心中的至痛,不能放下,因為一旦放下,女兒的美好也一起消失了。與其追求一個了斷,讓女兒與那些痛苦回憶藏到閣樓裡,不要翻動,這名父親寧可用力擁抱這整樁悲傷事實的存在,只求繼續回憶、感受已逝女兒的溫度,以及她的一切美好。身為旁觀者,看著這樣的悲劇,從種族、從城鄉、從性別等等不同的切入點,橫切進美國歷史裡頭包覆著的不公,只能慶幸有編導願意訴說這些故事,或許等大家聽得多些,未來原住民女性的處境終於能有些改善。

創作者介紹

Lizzy's Film Reviews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ick1968
  • 片中有一段情節是各路人馬激烈爭議正在武裝衝突的現場究竟屬於誰家管轄,到最後 Jane 大聲嚷著要大家通通接受 FBI 指揮辦案,但迫於火力孤單自己卻不得不先將槍口放下。

    旋即爆發槍戰。

    羅素說過,所有權力的來源,都是赤裸裸的暴力。這話殘酷但卻正確啊~
  • --

    和平就是「我的槍比你大」哪XD

    Lizzy

    Lizzy 於 2018/01/22 22:0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