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bf 2.png

不是每個人都能有舒適的家、被充滿愛的家人圍繞,但是沒關係,「朋友就是你選定的家人」,養老院的老人Carl對有唐氏症的年輕男生Zak這樣說。這句話是《花生醬獵鷹的願望》精神所在。

Zak(Zack Gottsagen)患有唐氏症,由於無親無故,政府經費又不足,只好先被安置在北卡羅萊納州一間養老院裡讓人照顧,但年輕的他一心想離開,去找崇拜的傳奇摔角選手拜師學藝。Zak成功逃出之後,遇上因為偷人漁獲而被追殺、準備逃去佛羅里達定居的Tyler(西亞李畢福),兩人踏上不尋常的旅程。在養老院負責照顧Zak的志工Eleanor(達柯塔強生),則奉命將Zak找回來。

聽到《花生醬獵鷹的願望》的故事大綱,可能會讓看過多部獨立製片、或日舞參展電影的觀眾,在心中響起警訊:天啊,會不會很做作、很肉麻、過度甜膩?但很神奇的是,第一次拍電影的編劇兼導演雙人組Tyler Nilson與Michael Schwartz,完全規避掉糖漿式的肉麻黏膩,也未讓唐氏症主角淪為乞憐的角色。Tyler與Zak都是有血有肉的人物,兩人相處起來情感真摯自然,溫馨但不甜膩。

002.jpg

我最喜歡的安排之一,是讓Tyler告訴Zak,不需要因為被其他人討厭,就認為自己只能當反派,Zak有顆善良的心,他可以當英雄。這是許多人常見的盲點:將別人或社會某些先入為主的錯誤觀念,內化為自己的價值觀,自認差人一等。患有唐氏症的Zak更是如此,Tyler的提醒,對他而言相當重要。

《花生醬獵鷹的願望》在看似可預料的劇情發展中,不斷帶出小驚喜。幾個以為會很普通的場景,對話卻很用心,帶出特殊氣氛,例如Tyler去雜貨店買東西的那段戲,角色間交談時很輕易地將某種緊張氣氛,轉為非常美國南方、在地的風情。南方特色是本片很重要的一個特質,兩位男生面臨著美國南方自然環境的考驗,周圍人士堅定的信仰也影響他們,Tyler與追殺他的人起的爭執則突顯了這些地區的經濟壓力與焦慮,而Eleanor像是以外來者的眼光,看待這些異地情境。

001.jpg

「家庭」的重新定義,也是本片主題之一。很有意思的是,Eleanor與Tyler就像一個野男孩的父母,媽媽總想保護孩子,要他不要做這不要做那,但爸爸希望孩子勇於嘗試,受點傷也沒關係,這三人到後頭組起類似家庭的關係,像安全網般接住Zak,但也給他冒險的空間。Tyler幾乎是片中唯一用一般人標準對待Zak的人,不會滿懷同情,也沒有退縮或厭惡。編劇也用這樣的態度描繪Zak,沒有要觀眾因為唐氏症而特別同情他,也並未用這個病症引起的特殊動作與說話方式當作笑點。Zak很有趣,很好笑,但與唐氏症無關。

FALCON-01.jpg

不過,《花生醬獵鷹的願望》收尾確實過於夢幻與倉促,光是忍不住隨便想想後續可能遇到的種種現實問題,我頭都痛了起來。但是,由於這幾個角色被刻畫得如此迷人,讓人感覺他們彼此能相遇是極為珍貴的緣分,我真的不在乎夢幻結局是多麼不合理,滿心希望他們得到幸福,因為他們值得。

peanut-butter-falcon.jpg

飾演Zak的演員Zack Gottsagen,是導演在辦給身心障礙者的表演營遇見的,Gottsagen本身有唐氏症。這角色是特別為他寫的,但編導們不把他當成某種上帝造人時犯的錯誤、一種許多父母在懷孕初期會選擇墮胎的錯誤,而是將他當成一位真正的演員。Gottsagen也把握擔綱主角的機會,生猛、坦誠的演出讓人驚艷。觀眾們不需要以做慈善的心態來看他表演,只需要想看好片,就行了。

西亞李畢福更是令人刮目相看,感覺他在多年的冒險與探索之後,真正成為自己想當的演員了,不是當年那位「不知在幹嘛、不知為何一直有戲演的大片男主角」。李畢福拍這部片的時候,算是他的低潮期,酗酒、被捕等等負面新聞不斷,但《花生醬獵鷹的願望》幾乎可說是他近年最棒的演出表現。或許在這些痛苦之中,他更靠近自己的種種人性與情緒,更能坦承不掩飾地表現出來?

pbf.png

《花生醬獵鷹的願望》是同類電影之中,氣質相當脫俗的一部片,而且演員表現相當精采,非常推薦一看。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