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因為參加一場舉辦於台大管院二館的研討會,因此偷得一小段午間時光回顧母校。管理學院看起來跟以前差不多,但週遭有極多的小改變,熟悉中帶著陌生,好像以前看到的是一幅比較簡單的畫,現在則被加上許多新東西。

經過以前曾上過課的教室,有些學弟妹坐在陳舊的椅子上吃飯,混雜著撲鼻的便當味,的確,有那麼一小段時間,我好希望再回去過學生生活。不過,身為標準魔羯座,我不會有不切實際的期待。心裡很明白,一旦離開大學校園,無論是用何種方式、在何種情況下重返學生生涯,都不可能真正回到18~22歲那時的校園時光。除非已經很有錢有閒,未來人生已沒有任何經濟、同儕壓力、工作的牽絆,否則大學畢業幾年後即使回復學生身分,仍然很難回到以往的學生歲月。心境、感受、判斷力、壓力,都已經不同。我敢說,所有"純粹"抱著「想再次體驗學生生活」心態,在大學畢業後幾年回學校唸書的人,99%都後悔了。

離題一下,我也想重返校園,但不是為了回到過去,而是希望有與「主流路線」不同的經歷。我想念的學校是劍橋或是牛津(放心好了,我對美國的學校半點興趣都沒,要是不幸去念了,也只是因為美國物價實在太便宜…我是指跟英國比),主修科系應該是跟文化、政治、哲學、社會學、國際關係等等有關的。不過,這恐怕是很久以後才能做到的事情。

舟山路收回後的台大校園,景致與氣氛的確進步了不少,顯然有用心出錢出力設計過,不過,校園內高價位的餐廳、飲料店增加了很多,招牌顏色也很俗,好像走在亂七八糟的都市裡一樣,害我很不習慣,或許我還是喜歡「感覺上很古老、很樸素、充滿老樹老房子」的學校吧。看起來太都市化的學校,實在太沒文化、太粗糙、太唐納川普了。好啦這是我的偏見…

往來的學弟妹們正過著單純自在的生活,除了窮苦學生以外,他們人生的煩惱大概不外是「考試到了沒唸書」、「表白失敗好難過」、「被社團排擠好悲傷」,而那些煩惱,在已出了校園的人看來,簡直是…「拜託!那是哪門子煩惱啊?果然我吃過的鹽巴是比你們吃過的麥當勞與星巴克多!」

望見他們無憂的樣子,我可以理解為何有那麼多老芋頭嚮往學生時代。不過,雖然我每天抱怨工作,心底深處卻也明白,現在的自己其實比較快樂。大學時的快樂純粹來自於「沒事幹」,其實頗為虛無飄渺。我指的沒事幹,是指有很大自由去從事自己想做的,「被逼著要做的事情」不多,也不會花掉太多時間;既然沒被特別逼著做什麼,考上台大後家人也會讓孩子喘口氣,心情上似乎比較容易達到快樂。出了社會,有家人要養、有面子要顧、有來自親戚朋友同事同學的壓力與期望、有複雜的生涯規劃問題,大多數人對自己的生活,沒有選擇的自由。

即使如此…

現在被生活壓得喘不過氣來的我,心底卻更快樂,因為人生經驗比以前多了,遇過的狗屁倒灶事情多了,世間蒼生的悲情遭遇也看多了,有時候看別人還在為我自從大學後就沒感嘆過的事情哀哀叫,心裡就覺得很好笑、很想吐槽(各位就明瞭五月花樂團的歌詞多麼讓我笑到昏倒。成長吧!五月花!要不然,把寫的歌交給羊承零唱吧,總有一天她得唱心智年齡高達18歲的歌啊)。

就因為這些經驗增加了,才會懂得自己是何其幸運,能擁有現在手中的一切。我每天在罵東罵西的同時,其實心裡沒有一天不存在著「好險!」的感覺。這種感受就像玩PS3拳擊遊戲裡的公開賽,每贏過一位對手就想趕快儲存遊戲進度,原因除了呆會要是玩輸了還可以作弊再挑戰一次,還有個更重要的理由:好不容易才打贏那麼多對手、累積那麼多經驗與金錢,我很珍惜自己可以破到這一關,一點都不想放棄之前的經驗,更不希望還要重玩一遍。

我不想回到過去,更不想重來一遍,因為我很幸運地走到這裡,我害怕要是重來一遍,萬一哪個決定不慎改變,恐怕就走不到現在這兒了。

在母校看著快樂的學弟妹們,我並不太羨慕,心裡咕噥了一聲「小夥子,你們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咧。」

但是我希望多年後更滄桑的他們,也能和我一樣,沒有後悔,沒有遺憾。

更不要寫出「快樂很偉大」那種歌詞。

***

快樂很偉大

曲:石頭+阿信 詞:阿信

想要天下 天空就會在腳下
如果雨下 夢想很快就發芽

如果有夢 woo be cool woo woo be cool
就要爆發

越玩越high 越玩越大 快樂無限 夢無價
天都不怕 地也不怕 大聲的唱 快樂很偉大

貝多芬是 十八世紀的怪咖
相信自己 明天你就會稱霸

***

P.S 即使生活中仍會有各種讓人生氣的事情,沒關係,吐嘈吧!這總是比「多愁善感」更健康的選擇。

    全站熱搜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