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jpg

「無路用之王」是部非常淡、與一般劇情片不太一樣的電影,它敘述1988年德州,在一座被火燒毀的山林裡,Alvin﹝Paul Rudd﹞與女友的弟弟Lance﹝Emile Hirsch﹞負責重建工作之一:替修好的路塗上馬路中線,並黏上反光道釘等等。在途中他們聊起生活、愛情與人生觀,偶爾會遇到一位卡車司機﹝Lance LeGault﹞與一位失去家園的女士﹝Joyce Payne﹞。

乍看之下,Lance比較幼稚,成天只想找女人上床,很多野外生存技能都不會。不過,Alvin一開始雖看似成熟,但他根本搞不懂人生的真正問題,也搞不懂他的女友要什麼,只知道對於自己某些技能沾沾自喜。隨劇情發展,我們漸漸看到這個遠居山林的工作,其實是Alvin拿來逃避用的,他不想面對家裡的事情,他甚至以為這樣的距離能讓他與女友有喘息的空間、能修補關係,卻不明白女友真正需要的是他在身邊。他其實和外在表現幼稚的Lance一樣"clueless"。片中有一段劇情是Alvin在殘屋餘燼中,假想自己回到一個有老婆有舒適爐火與沙發的家,臉上充滿快樂滿足,搭配後面劇情,非常感人,那段幻想可能是他深深渴望但難以得到的理想,除非他能正視本身的盲點。

prince-avalanche05.jpg

主角兩人個性不合,但漫漫長路他們也只有彼此,只好互倚為伴,也產生不少有趣的互動,例如Alvin喜歡獨處,Lance卻受不了自己一個人,以此而生的討論有不少有趣之處,Alvin受不了而對Lance大吼「你們家的人怎麼回事啊為何都不能獨處!」更是令人絕倒。但這兩人雖如此不同,隨劇情開展,會發現他們的本質都是很孤獨的,只是他們面對的方式與作法不同,在不得已的狀況下,他們要學習與對方相處,接受對方的友情,也幫助自己找到療癒的方法。

從另一角度看,本片也讓人想起荒謬劇「等待果陀」﹝維基百科劇情簡介:該劇的主要人物是兩個流浪漢愛斯特拉岡和弗拉第米爾,他們在一個沒有具體定義的地點:一條鄉村道路,路旁只有一棵枯樹。兩人「無所事事」地打發時間,等待一個他們不認識,名叫果陀的人。他們對果陀一無所知,甚至不知道是否真有這麼一個人。而事實上果陀到全劇結束也沒有出現,這場等待顯然是徒勞的﹞,畢竟本片有兩個主角與一眼望去永遠塗不完的馬路,重複的工作與生活,好像這兩人的存在就是一種永恆的麻痺狀態,無邊無際,比較不同的是,感覺上「無路用之王」的主角們看起來比較有希望,電影的結尾雖然沒有什麼突破的發展,但起碼這兩人在彼此的友誼中有找到些不同的想法,讓人覺得他們是有可能療癒、復原的,如同片中的這座森林,在大火肆虐的一年後,人們又開著車來露營了,小孩子又來奔跑了,一切似乎充滿了改變的可能。

02.jpg

本片的攝影與音樂﹝Explosions In The Sky與David Wingo﹞營造出非常詩意的感覺,極為美麗。有些低調靜謐的劇情安排與拍攝方式,更帶來一股如詩的惆悵感,例如Alvin某晚遇到那位失去家園的女士,她正獨自搜尋飛行員執照,她說那是唯一可證明她曾經是個飛行員的東西了,的確,如果你貢獻了心與力在人生上一站,當你被迫走到下一站時又是從頭開始。如果過往的付出的帶不走或是被火燒光了,那剩下的自己又是什麼?如果沒有物品證明,如果沒有其他人記得,那麼那些事跡還存在嗎?是真的嗎?「無路用之王」短短這一幕,以動人、詩意的方式表達了人世的失落感與脆弱。

Paul Rudd已經有一陣子都沒有好的電影角色了﹝他將會飾演Marvel於2015年的大片「蟻人」,好壞還待見真章﹞,他終於在「無路用之王」裡交出近年最佳表演成績單,Alvin是很有層次的角色,起先看來成熟穩重,好像是個已經看透、身心靈都平衡的人,但慢慢也展現出面具底下的他,可能與Lance一樣沒有安全感,我很喜歡Rudd在這兒的演出。Emile Hirsch在本片幼稚得很好笑,簡直難以想像他是「阿拉斯加之死」(Into the Wild)的男主角,這兒的他根本是個傑克布萊克!長得太像了!老牌演員Lance LeGault是當年影集版「天龍特攻隊」的狄隊長(Colonel Decker),於本片有些幽默對白,可惜本片殺青後沒多久LeGault即去世,成為他的遺作。

07.jpg

09.jpg

「無路用之王」是導演David Gordon Green根據2011年一部冰島電影"Either Way"改編,他過去作品很兩極,一種是獨立製片的戲劇如"All the Real Girls"、"George Washington"等等,另一種則是主流搞笑喜劇如「菠蘿快遞」與「王子殿下」(Your Highness),「無路用之王」有點介於兩者之間,對大部份的觀眾而言,本片可能有點悶、步調比較慢,但若不介意這點,本片的詩意美感值得細細品嘗。

療癒與重建,在不尋常的地方尋找美麗,是本片的主軸。一場森林大火,燒掉許多人的家園,這是經濟上與感情上的毀壞,但正如本片穿插的各種自然畫面,殘敗的枯枝上冒出新生命,皮毛被燒焦的動物正常活動跑跳,萬事萬物是如此具有生存適應的韌性,相信你我也是。

(Photo courtesy of Magnolia Pictures)

    全站熱搜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