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jpg

水可以是任何形狀。愛也是。

不管你喜不喜歡《水底情深》,應該都難以否認,它的設定很大膽。人與「完全不像人」的物種談戀愛,通常不算是能引起大眾共鳴的主題,「金剛」相關作品或許勉強可以算,但那並不是真正的「談戀愛」,比較接近一方單戀、另一方同情。

020.jpg

故事發生在60年代的美國冷戰時期,喑啞的Elisa(莎莉霍金斯)生活極為簡單規律,在政府實驗室當清潔婦,有天她發現實驗室新進的「資產」,是個與人類似乎可互相理解的兩棲人形生物,孤獨的Elisa偷偷與這或可稱為人魚的生物建立起友誼,甚至發展出比友誼還多的感情。然而,政府代表──美軍上校Richard Strickland(麥可夏儂)卻打算傷害這件「資產」......

021.jpg

018.jpg

《水底情深》的內容雖然很血腥很成人,畫面保證只適合成年人觀賞,但也充滿了童真,是極富童話氣質的電影,從一開始在水裡的鏡頭,接著進入故事發生的起點,鏡頭像跳舞一般在Elisa住處繞來繞去,這地方位於戲院樓上,更有一種奇幻的世外桃源味道,加深了「童話」感,也像是Elisa住在電影的頭部——這是電影做夢的地方。

電影前段介紹女主角生活時,強調規律,一成不變,無熱情。甚至包括自慰,一點也不像在激情與享受,而是例行公事。這女孩羞赧了一輩子,一直知道別人看低她,她也習慣看低自己,因此習慣寂寞,習慣隱形,知道自己沒人要。她在社會中的位置就是邊緣人。Elisa,連同失業又是未出櫃同志的鄰居Giles、以及身為黑人女性並處在沒剩多少感情的婚姻中的同事Zelda,這三人同是善良好人,同為冷戰時期的邊緣人,找到愛情的機會都很渺茫。或許也因為如此,當Elisa因人魚的出現而感到不再殘缺後,Giles與Zelda幾經掙扎還是決定冒險幫忙Elisa,他們明白對自己這類不符社會主流價值的「怪人」,享受浪漫愛情的機會有多麼珍貴。

TSOW.jpeg

諷刺的是,殘忍無情的Richard Strickland,恐怕才是那時最「正常」人的代表,他的觀念都符合當時美國的主流觀念,包括絕對的、完全以美國為優先的愛國心,而女主角與黑人朋友、Giles、人魚、甚至是Michael Stuhlbarg飾演的博士等等,都在威脅他的完美世界觀。

013.jpg

Richard不管面對什麼逆境都抱著最積極正面的期望與態度,開著那個時代最美式的車,有著標準的核心家庭,信仰上帝,專心追求職涯發展、維護美國利益。一切都非常美國。

011.jpg

019.jpg

但他追求的目標,卻需要傷害別人。他心中有個標準願景,其他不符合標準的都擋了他的路、得以用最殘酷的手法誅之(這點大概可映照美國多年以來的外交政策吧)。他堅信人是上帝用自己形象創造的,因此長得不像人的都是可被犧牲的畜牲。整體說來他幾乎象徵著槍/陽具,時時都想主導一切、要與他人競賽比較,處處展現男子氣概之中比較具有毒性的那面,連與老婆行房都有「機關槍」般的感覺,甚至,他對Elisa也有性渴望,似乎很嚮往有個無法頂嘴的啞巴伺候(是以當Elisa以手語比出髒話時,他即使看不懂也還是氣炸了,因為這位不能也不該頂撞的女人,竟找到方法頂撞他,這完全破壞了他的理想世界)。

014.jpg

與Richard同為反派的小角色──餐廳店員,則呼應了Richard的世界觀,店員心目中有個「家庭應有的樣子」,任何不符合白人異性戀的人事物,他都不想在餐廳看見。

這些角色的作用,當然很明顯是要抨擊恐同、種族主義,以及主流社會多麼常把「特別」的人孤立起來、逼到絕境。對於「特別」的東西,例如人魚,該如何看待?Richard的接觸方式,是直接虐待,待「資產」激烈暴力反抗,Richard就可以名正言順地說「你瞧瞧這是不是野獸!是不是該教訓教訓!」;實驗室的博士,願意以科學家的冷靜角度觀察,於是同時看到人魚在科學研究方面的潛力,以及其人性;Elisa則用願意真心了解對方的態度去接觸,因而看見了對方天真溫暖的一面。選擇用哪種方式觀察所知不多又特殊的人事物,常常會影響得到的答案,若只去設想對方最爛最壞的一面,通常就會只看到最爛最壞的一面。

005.jpg

對「怪獸」一向很有愛的導演吉勒摩戴托羅 ,在《水底情深》裏頭幾乎是用兒童的眼光,帶觀眾旁觀這一切。通常電影怪獸不是可怕就是可愛,但戴托羅硬是要挑戰觀眾,人魚的外型將兩種特質混合,逼迫觀眾面對歧視與偏見(本片人魚靈感來自《黑湖妖潭》(Creature from the Black Lagoon)裡的怪獸)。全片色調與氣氛,則令人想起法國導演居內的《黑店狂想曲》與《艾蜜莉的異想世界》。《水底情深》的畫面極美,尤其牽涉到與水有關的畫面與意象時,非常精緻動人,彷彿有魔法般,粼粼閃耀。對於色彩運用的細節也很用心,例如Elisa漸漸動情後,開始換上紅鞋子等等。配樂更是令人印象深刻,出了戲院若再聽到配樂,很容易聯想起電影許多美妙畫面帶來的感受。

莎莉霍金斯的演出已經讓她拿下許多影評人獎項,就看下周一早上是否有機會獲得奧斯卡小金人。由於是啞巴角色,她純靠肢體語言及表情,表達出許多繁複、動人的感受,尤其臉上各種挫折、寂寞表情,令人動容。其他配角如麥克夏儂、李察傑金斯、奧塔維亞史班森與Michael Stuhlbarg等等,都相當稱職。

016.jpg

比較可惜的是,《水底情深》在技術與演員方面雖然超級優秀,讓成本兩千萬的製作看起來值兩倍以上,但底蘊卻百分之百堅持政治正確,黑白是非,極為清楚,沒有模糊地帶,電影裡頭這個冷戰時代似乎只剩兩種人,善者與惡人壁壘分明。這也使得人物部分除了博士以外,幾乎沒有太多複雜性,或許這也說明為何兩位主要男配角麥克夏儂與Stuhlbarg都是極優秀的演員,但飾演博士的Stuhlbarg硬是比較搶眼,不似夏儂那樣扁平而重複。

004.jpg

012.jpg

或許可以把《水底情深》看做加入很多成人元素的天真童話幻境,如此一來其純粹的政治正確就比較容易被接受了。它去除掉現實的複雜性,給了少數、邊緣族群一個最終極的浪漫:找到一個「看不見我的不完整」的伴侶,去到某個完全不用再承受異樣眼光的世外桃源。在那兒,每個人(或「生物」)都可以是童話故事裡的王子與公主。

003.jpg

***
經典對白:
***

Giles: [interpreting Elisa] When he looks at me, the way he looks at me... He does not know, what I lack... Or - how - I am incomplete. He sees me, for what I - am, as I am. He's happy - to see me. Every time. Every day. Now, I can either save him... or let him die.

***

Strickland: You may think, "That thing looks human." Stands on two legs, right? But - we're created in the Lord's image. You don't think that's what the Lord looks like, do you?

***

Strickland: Fuck. You ARE a god.

***

Li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